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既然要服装设计公司还,那就不是刘氏集团的投资,而是刘氏集团的借给服装设计公司的债务了。”强子有点尖刻地指出,“也就是说,刘氏集团的实际投资,其实根本就不会有四百万那么多?”

    刘政铭说:“可是,要不是刘氏集团出面贷款或者提供担保,这笔款子也贷不出来。刘氏集团出面贷款,风险就由刘氏集团担了,这和刘氏集团投资能有多大的区别呢?”

    强子还是保持着微笑:“刘氏集团担保贷款,服装设计公司可以支付一定比例的费用,说是利息也好,说是担保费也罢,都可以的。”

    “担保费?”

    “这是我的说法,至于在财会上的说法叫什么,我不知道,反正就是这么个意思。”

    “你这么说,那这个服装设计公司,就没有我们刘氏集团的股份了?我们也就是个债权人?”

    屋里的空气一下子变得凝滞了起来。刘政铭的脸上虽然还勉强挂着些微笑,可是笑容已经有点僵了。王海梅也看着强子,不满明显地写在脸上。

    强子明白这样谈可不行,再这么顶下去,这场谈判可能要流产。可是,刘政铭的做法,明显是把自己当成了傻小子,一味地接受怎么行?这种做法简直就是空手套白狼。强子真有点为难了。总地说来,强子还是相信刘政铭要办服装设计公司的诚意的,只是他现在的这种表现,不能不让人疑虑。要么刘政铭就是想骗自己一把,要么就是完全把自己当成了傻小子了。强子决定试一试。

    “刘总,你看这样行不行?”强子努力镇定,还笑了笑,说,“反正现在我们双方都拿不出全部的资金,所以,现在只是一个注册资金的问题。我们就先定一个持股比例,比如说总注册资金200万,我们双方按照商定的比例凑够这200万,把服装设计公司先启动起来,其他的资金之后都按照借款的方式投进来,由服装设计公司归还本金和利息,还有担保人的担保费,你看怎么样?”

    平心而论,刘政铭自己也明白自己刚才要求的以贷款计算股份的方式有点不讲道理,他也没想到就这么点心思,也被面前的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年轻给看破了,看来,这个强子,也不是个容易糊弄的,他这个南城商界的黑马,也不是白给的。刘政铭想了想,问:“你打算要多少股份?”

    强子一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百分之六十总得有吧?”

    “百分之六十?”刘政铭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百分之六十,和自己原想设想中的百分之三十以下,差距未免太大了,“那我们没办法给董事会交代啊!这样吧,我给你百分之三十。”

    强子知道这个时候接着谈这个问题,很可能谈僵了,又不是菜市场买菜,也不是这个谈法。他换了个话题,问:“刘总的资金里面,除了贷款,刘氏集团的资金有多少?——我说的意思是,不算是服装设计公司的贷款、不要服装设计公司还的资金有多少?”

    刘政铭笑了:“强子啊,你觉得作为刘氏集团大楼,我最多能拿出多少资金?”

    这时候强子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作为南城商界领头羊的刘氏集团大楼,自然不会拿不出几百万的资金,与此相比,资金紧张的其实是自己。尽管目前的刘氏集团正处于扩张期,刚刚兼并了富润商场,并且还有更大的投资计划,但是,作为一家出名的家族企业,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只要经营上没有发生困难,这么点投资就难不倒它。

    强子说:“要不这样:我们先各自拿出100万,各占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先把服装设计公司成立了。之后,我的服装设计公司和后续资金一共240万,就算做是我借给服装公司的资金,按照银行利率计算利息,刘氏集团的460万,也按照借贷处理,另外可以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息的一半,支付担保金。这样已经极大地照顾了刘氏集团的利益了,因为服装公司支付给刘氏集团的利息,是支付给我们商场的利息的一倍半。至于以后这些资金是不是转为股份,要看以后商量的结果。”

    强子这么说,刘政铭就不能不说实话了:“其实我们是这样计划的,也就是,总共七百万的资金,都由刘氏集团出面从银行贷出来。有两百万是刘氏集团直接投资服装设计公司的,这一部分就可以算作是刘氏集团的股金;另外的两百万刘氏集团贷出来的款子,实际上是由刘氏集团贷给王海梅,由王海梅投资服装设计公司,可以算作是王海梅的股金,只不过为了财务安排上的方便,在帐面上,是刘氏集团转贷给服装设计公司。”

    强子看看王海梅,王海梅对他笑着点点头,就不由他不相信了:看来这两口子还真有些猫腻在里面。不过,这种事情,捅破了也没有什么必要,只要不损害自己的利益,最好的办法是装糊涂。强子只是问:“也就是说,这四百万其实都是用来入股的股本金?”

    刘政铭点点头。

    强子又问:“那就是说,其实这四百万是不用合资的服装设计公司还的?”

    刘政铭有点尴尬,点头说:“我原想你肯定没有多少资金,估计也就是一二百的样子,这间公司我们的股份会占到百分之九十五以上,这样一来公司就差不多是我们独营的企业,所以就计划由服装公司还这笔贷款。现在看来,还是低估了你呀!”

    好在刘政铭的判断失误,反倒使强子赢了这一局。

    “嫂子的资金,从服装公司的账上走,那么,从账面上看,还是服装公司欠了刘氏集团两百万的债务。”

    强子还没有想明白,但是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妥。

    王海梅说:“开借条给服装公司,服装公司再借给我,我再投资给服装公司,里外里,不还都是两百万?服装公司还能吃什么亏不成?”

    表面看,是没有亏吃。服装公司是独立核算的企业,要是经营顺利,当然没什么,要是不顺呢?到时候王海梅可以拿着700万的股份抵账,服装公司拿什么给刘氏集团抵这700万的帐?只有服装公司的资产,可是服装公司的总投资是600万。表面上,服装公司垮了,黄白也是股东,也会吃亏,但实际上,他可以拿这600万的公司抵这700万的债务,他们的700万的股份,倒是不算什么了。

    刘氏集团和王海梅做的是稳赚不赔的保险买卖,这里风险最大的,却是强子那两百万!

    对于强子来说,世上没有稳赚不赔的生意,只在于这风险到底值不值得冒一下。

    强子问刘政铭:“刘氏集团的两百万借款,要不要抵押?怎么抵押?”

    刘政铭笑道:“我们是家族企业,制度很严格的。抵押肯定要有,不然上面查起来就没办法解释。”他看着强子,反问他,“除了服装公司,你觉得还有什么合适的抵押吗?”

    这个,还只能承认别无他途。那么,只好同意了?

    “这么说来,刘氏集团和嫂子的投资就一共是四百万,我的投资加上服装设计公司,一共是两百万?”

    刘政铭点头。王海梅说:“你的服装设计公司有没有100万,还要详细地评估一下才行吧?”

    王海梅这样精明,强子倒是没想到。也不至于不高兴,强子解释说:“评估当然是应该的。不过,我把我的服装设计公司并到咱们的服装公司,并不是单纯为了凑投资额,主要还是为了新公司将来的发展着想。我始终觉得,我这两年最大的收获,不是赚了多少钱,而是手里的这个服装设计公司,而这个服装设计公司里最宝贵的,也不是那些设备,而是培养训练的这一批熟练的服装设计师。有了服装设计公司的设计师和这近一百个熟练工人,服装公司开工前的职工培训和开工后的骨干力量这两个问题就都解决了。……当然,嫂子觉得有必要的话……”

    “这个没问题。”刘政铭给王海梅递了个眼色,不让她再说,“我和那经理合作,本来就是冲着那经理的经验和管理能力来的。你的服装设计公司的成绩那是不用说,正是你管理能力的体现。能把这个公司合并到我们的服装公司,正是我想要的:这样的话,我们的新公司,在建成之前,就有了一个比较好的底子。你放心,新公司的经营权和用人权,我都交给你,到时候,我就派一个副总经理和一个会计就行了。”

    他的这些话说得合情合理,都把总经理的位子留给强子了,作为三分之二的股东一方,只要一个副总经理和会计,算是很大的让步,强子若是不同意,倒显得不近情理,过分了。

    “我承认,刘总给的条件算不错了。”强子笑嘻嘻地说了这么一句,把话一转,“资金共出,看来是没问题了;利益共享,也应该没问题;但是,风险共担嘛,我看就未必了,最大的风险,还是我一个人但着!”

    “这话怎么说?”刘政铭脸色微变,嘴角都抖了一下。

    强子收起了笑容,说:“嫂子的风险有什么?向服装公司的两百万借款,有在服装公司的两百万股份担着。新公司经营好了,只需要用盈利来还借款,嫂子空手套出两百万的股份来。经营不好,最多用两百万的股份抵了两百万的债务,也不会损失什么。归根结底,就是用服装公司的钱赚服装公司的股份。而刘氏集团大楼呢?是拿出了四百万,可是却要服装公司用六百万的资产作抵押。这样一来,只有我的两百万投资,是没有任何保障的。”

    “那你的意思是?……”刘政铭听着他这一番话,不动声色,慢悠悠地问。

    强子把目光从和刘政铭的对视中迈开,说:“我觉得我应该得到一些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