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刘政铭的计划,本来就暗藏了猫腻:“先是企图让服装公司归还他们的投资贷款,由他们白得股份,被强子识破;接着又提出这个万无一失的“合理”办法,还是没有蒙住面前的这个毛头小子。两口子交换了一个眼色,都觉出了面前的这个强子的不好对付。”

    刘政铭还是不动声色,说:“说说看,你想要怎么补偿?”

    强子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看着桌上的菜,也不觉出饿。谈判进行到这里,才到了关键点上,他感到了自己胸中涌动的亢奋。和刘政铭这样的老狐狸过招,果然是步步凶险!他把茶水咽下去,稍顿了一下,提出了之前和林鸢周子明他们定下的底线条件:“我的两百万,要占四成的股份。”

    刘政铭看着只有自己一半年龄的强子,只有感叹:够狠!够精明!

    话又说回去,要不是强子够精明,够能力,他也不会找上他。这时候,再跟强子讨价还价,看来是很难了。

    要把这件事做成,看来只有答应他了。

    刘政铭有点无奈地笑了笑,说:“好吧,我还得回去把这件事上会跟大家商量商量。不过,我会尽量地说服大家接受你的条件。”

    强子笑道:“刘总是一把手,我相信刘总肯定能办成这件事。”

    “我们不象你。”刘政铭笑一笑,说,“你是一个人的生意一个人说了算。我们不一样,跟朋友合伙的,自然是要问过朋友的意思。”

    强子知道这事情其实已经成了九成,再在这上面纠缠,纯属不智。没想到这次刘政铭倒是答应的爽快,事情谈成,人马上轻松了下来,看看刘政铭,再看看王海梅,心想,这两口子还真是胃口够大。不过,只要和自己的协议是合法的,才不管这些事情呢!想管,也管不来。

    “这个分歧,看来已经基本上解决了。”强子笑笑说,“主要的,原则性的东西谈妥了,剩下的,就是具体的操作了。”

    刘政铭说:“这个合伙的新服装设计公司,法人代表还是你来当,执照、税务登记证这些手续,还是要以你为主去办,我们刘氏集团会积极协助你。当然。领证之前,我们之间,还需要一份正式的投资协议。同时,为了办事方便,新公司最好还是挂在刘氏集团的下面,这样,有些事,由刘氏集团出面帮助解决,就要方便得多。”

    这些事情,强子也说不出个反对的理由来。他的财经政策知识有限,不过战争的现实还是有体会的。他也不愿意成立什么董事会,可是目前的现实是,有一顶红帽子,办起事情来就是要方便许多,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更何况这个合伙的服装设计公司还真正的有刘氏集团的投资股份。

    强子只是笑笑说:“以后,这些事,就要全靠刘总了。”

    刘政铭也笑:“也不能这么说,以后,这间公司,你是法人代表,这间公司是你说了算。我呢,只是从旁边协助你,帮帮你的忙。”

    今天的谈判应该说比较艰难,强子也不想再把时间浪费在客套上面,他直接说:“服装设计公司的筹备,办手续是一个方面,其实,最重要的是开工的地皮,要尽快地着手想办法,这个问题在我看来才是最关键的。这个问题,我是没有办法解决,还是要靠刘氏集团,要靠刘总来解决。”

    刘政铭和王海梅相视一笑,说:“其实这个问题倒是最容易解决的。我们刘氏集团,在南城郊区正好有一块地皮,大概几千米,建这个服装设计公司的场地是再合适不过了。这块地皮原先是准备建刘氏集团的商品储备库的,因为距离比较远,后来又在内城区搞到了一块更适合的地皮,南城郊区的这块地皮就闲了下来。我原先就想办一个服装设计公司,现在有了这块地皮,就更打定了主意,这才来找你合作的。”

    强子很高兴,没想到自己以为最难的事情,竟然就这么轻易地给解决了。笑道:“看来跟刘总的合作,还真是选对了!”

    刘政铭说:“我是真的想办一个南城最好的服装设计公司的。”

    强子想想,说:“既然有地皮了,那就应该尽快地把手续办了,开始进行建筑施工。现在已经入秋了,赶得及,估计还能把地基、排水、桩基这些事在入冬土地封冻之前做完。只有这样,才能争取明年服装设计公司早一点投产。要是今年不做完这些事情,很可能明年内投产就会有困难。”

    刘政铭笑笑说:“这个事情可能是急不来的。要搞土建,要打基础,首先要有设计图纸吧?这个就不是一时半会能弄出来的,何况有了图纸还要到有关部门审批,也不容易,三弄两弄,可能就迟了。”

    这个,强子倒是相信的。现在的有关部门,正所谓: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要办一件事,就得拉下脸来求人,装孙子。强子是最不愿意跟这些衙门打交道了,可是,要办一些事,又不可能不跟这些部门打交道,也就只好勉力而为了。好在现在有了刘氏集团,有了刘总,他们公对公,事情总会好办一些罢?

    “能不能边设计边施工,边报审批呢?我听说很多集团都是这么干的。”强子笑嘻嘻地说,“我觉得刘氏集团还有刘总,对这个,总是有办法的。”

    “你个强子,还给我来这个!”刘政铭笑着说,“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服装设计公司的事情就是刘氏集团的事情,我会尽心的。”

    强子很认真地说:“服装设计公司成立到刘氏集团,以后刘总就是我的爷爷了!”

    刘政铭说:“你是独立核算的法人代表,我们刘氏集团不会干涉你的经营权,最多有忙帮一帮,有困难帮一帮。”

    强子笑道:“有刘总这话,我就安心了。”

    事情谈到这里,谈了个七七八八了。剩下来的,该是需要详细斟酌商讨的具体协议条文,也不是今天晚上能做完的事情。王海梅看已经谈得差不多了,笑道:“我看今晚就谈到这里吧!反正事情也已经基本上谈妥了,框架都已经基本定了下来,其他的,今晚也谈不出个什么来了。咱们停下来,安心把这顿饭吃完,怎么样?”

    刘政铭看看妻子,看看强子,说:“那咱们就安心吃饭?”

    强子也同意:“反正以后就在一个锅里吃饭了,什么时候都可以谈,今晚先吃饭。”

    今天是莫飞和莫雨儿的婚礼。

    这俩人是在门少庭失忆期间认识的人,莫飞一直都跟着门少庭的身边,这一次再次住院好在是没有忘记他。

    那一次在服装设计大赛的分会场比赛时,莫飞和强子之间发生了不愉快,莫飞的表现让莫雨儿很不高兴,结果就是原定八月底的婚礼,被推到了十一。当时的莫雨儿的确是有了和莫飞分手的心思,可是后来还是在莫飞的软磨硬泡和父母小姑等人的劝说下,又和莫飞和好了。

    此刻,是上午的十点钟,接新娘子莫雨儿的车还没有到,宾客们坐在酒楼的大堂里寒暄着。裴俊吉现在和莫飞都是销售公司的合伙人,这场魂似的酒席自然是他来操办,南城最大销售公司的办公室副主任张润东也来了,负责招呼销售公司的客人。孙亚东开了自己的英菲尼迪去给莫飞助威,接新娘的婚车是张润东从公司开来的一辆加长林肯。

    小鱼也和爸爸妈妈一起来了,被安排在三楼的包厢里,被她的小姑秀英招呼着,秀英是销售公司的人,同时也是媒人的身份,今天就又代表女方,同时还代表男方。秀香、秀英两姊妹今天很是高兴,喜滋滋地谈论着,莫爸爸今天话不多,只是偶尔和亲友说上几句,他没有妻子和小姑子那么兴奋,可是也不反对这门亲事。

    小鱼并不支持姐姐的这个婚事,可是,宁拆十座庙,不悔一桩婚,她一个小女孩子,又有什么发言的余地?

    酒楼门口想起了鞭炮声,新娘的花车到了。

    莫飞一身笔挺的咖啡色休闲服装在鞭炮声中下了车,飞溅的鞭炮碎屑差点飞到了身上。他一边躲着鞭炮,一边笑着和大家打招呼,还不忘用手指抿一下头发。

    等在门口接亲的人们涌上来,等着新娘子。莫雨儿在伴娘刘玉芹的陪伴下下了车。她今天是一套红色的套裙,头发盘了起来,脸上也上了妆。俗话说:新娘子是最漂亮的,今天的莫雨儿就特别地漂亮,特别地柔媚动人。

    众人簇拥着新郎新娘伴着鞭炮声在彩花下面进入了酒店。莫飞一边走一边还含笑和来宾点头致意,每一个重要的客人都不落下。伴着漂亮的新娘子,看着众多有分量的客人,莫飞顾盼神飞、满面红光。进入酒店大堂,跟大家打了招呼,新娘刚由伴娘陪着到预备好的包厢整理休息,鞭炮声又响了起来,有人进来通报:周总经理来了。

    这是今天最尊贵的客人,莫飞忙拉着莫雨儿迎了出去。

    酒店门口,周林天已经在销售公司的副总魏林光的陪同下正要登台阶,张润东早已迎了出去,小心地跟在后边。今天的来宾,差不多一半都是销售公司的职工,周林天被簇拥着,不比新郎进门的阵势差。莫飞和新娘正好迎在门厅里。

    “祝贺祝贺!”周林天握着莫飞的手,目光却落在了新娘的脸上:好漂亮的新娘子!

    “周总经理百忙之中过来,实在是……”莫飞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小莫的婚礼,我是一定要来的。”周林天笑着放开莫飞的手,又和新娘握手。

    “周总经理好!”莫雨儿和周林天握的不是很自然,不过,她很明白这个客人对莫飞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