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强子和门少杰顺着他的示意看过去,果然在另一边不是太显眼的一张台子边,坐着两个人,不大像来这里喝酒的,也没有陪酒暖场女,除了埋头嘀咕外,就是在东张西望。

    “让人盯着他们俩。”门少杰说,“要是酒吧老板那边的人倒也不怕,就怕是董事会掺和进来,要是公安的便衣就更麻烦。”

    裴俊吉答应着过去安排。门少杰和强子就又转到了办公室去。一会儿裴俊吉回去,说有兄弟认出来,那两个人就是酒吧老板的人。

    “不出所料。”门少杰看着强子,“怎么办?”

    强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哪有这个经验?只是凭着感觉说:“我看还是先别惊动,咱们这几天都小心一点。我觉得他们就是要动,也是用官面上找茬的方法。他们比我们强的,就是后、台,所谓民不与官斗,咱们也只能尽量不要让他们抓住把柄。”

    门少杰说:“真要找把柄,咱们干这一行的,怎么会找不出把柄来?他的夜色酒吧的把柄,只会比我多!”

    强子说:“那就只有两个办法了!”

    门少杰问:“什么办法?”

    强子看了看门少杰和裴俊吉,说:“第一个办法是,和酒吧老板谈判,要让他明白,这样搞下去,你揭我的短,我揭你的伤疤,到头来,只会让这个行业的阴暗面暴露出来,引起社会上的关注,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对你们两家,谁也没有好处!”

    门少杰沉吟了一下,说:“道理是这个道理,可是要谈判嘛,我看就难说,他想搞你,就不是谈判能挡住的。他自持有后、台,不会怕董事会。”

    裴俊吉也点头。

    强子说:“那就只有第二个办法了。”

    门少杰问:“什么办法?”

    “主动出击。”强子握了握拳头,“他搞咱们,难道咱们就不敢搞他?我看要比的是谁的下手快,谁的下手准!也要看谁能把事情搞大!”

    门少杰和裴俊吉都看着他。

    “我也是这个想法。”门少杰说,“要打,就要打疼他!”

    强子笑道:“小打小闹不行,只会打草惊蛇。要打他,就要打出一记组合拳,简单的动作是不管用的,不能给他们反击的机会。”

    在现在的莫飞眼里,莫雨儿那原先曾经使他垂涎欲滴的俊俏秀美面容,都像是对他的侮辱。

    那个男人是谁呢?

    会不会是那个小白脸?

    原先的那些疑惑:那个强子为什么对她那么的大方,而她又为何处处维护着那个强子,都似乎有了答案。

    早晨7点半,他就躺不住了。他窸窸窣窣地起来穿了衣服洗漱。做完这一切后,他坐在客厅里点了一支烟,抽了半支,捻灭在烟灰缸里,也没有和新婚的妻子打招呼,自个儿出去了。

    莫雨儿在他微微一愣的当儿,就感觉到了他的异样。尽管莫飞没有丝毫的问及这件事,敏感的她还是看出了他在事前事后的情绪变化,还是她能能够感受到他那掩饰下的冷淡。清晨本来打算要给他做早点以尽妻子的本分,但是感觉到他的冷淡与拒绝,她终于没有勇气睁开眼睛。

    她意识到自己把这件事想得过于简单了些,把这个男人的反应也低估了。到底是自己太没有廉耻,还是太天真?

    随着他的关门声,一行清泪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

    要对付杨氏兄弟,就要在他们的软肋上下功夫。

    杨氏兄弟的软肋是什么?

    强子和门少杰想来想去,还是要在夜色酒吧涉嫌卖/淫/嫖/娼这一块上着手。对于杨氏兄弟在这一块的作为,通过金荷娜和几个那边干过的暖场女和员工,已经了解的很清楚了,也能一下子找到要害。虽然工作室也有暖场女,但是工作室一般来说只有卖酒女,并没有包间这样的设施,所以谈不上不正当交易,这方面要比夜色酒吧好一点。虽然在这方面下手,难免殃及全市的娱乐业,不过以现在掌握的材料,夜色酒吧也只有这一点就像希腊巨人阿克琉斯的脚后跟一样,是他的弱点,不利用这一点,要再找出突破点,就难了。

    强子倒也想过,用商业竞争的手段,例如高薪把夜色酒吧的暖场女挖走,使杨氏兄弟的生意陷入瘫痪。可是那些暖场女挖出来有什么用呢?工作室这边就算是有暖场女私下里出、台,可是毕竟不对那些夜色酒吧暖场女的胃口,就算舍得本钱挖过来,怎么用那些人?安排在服装设计公司,更加不可能,白养着不是个事,用吧,服装设计公司工人的工资,多了也不过二百多,那些暖场女平时的月收入都差不多过千,不管是收入还是工作性质,都对她们没有什么吸引力。

    第二天中午,强子就约了赵红兒和宋阳奇吃饭。

    强子的想法是,把杨氏兄弟涉嫌不正当交易的事情,既捅给公安,也在媒体捅出来,把他们搞臭,逼迫他们的区长父亲不敢为他们出头,甚至,最好也把他们的父亲也连累一下。

    为了表示重视,强子定好饭以后,还亲自带着邢助理开车分别去他们俩董事的家接他们,同时也展示自己的实力。要托人办事,适当的显示自己的实力,也可以给对方以信心。

    赵红兒在省电视台主持经济新闻节目,宋阳奇是《南城晚报》社会新闻部的主任编辑,要想在媒体上做点文章,这两个人是再合适不过了。当然,强子也不会白用他们,首先奉上第二年度刘家商城的广告合作计划,两人都有份。有了这单广告,两人的明年广告任务就完成了大半。大家早是老熟人,又接到这么大单的广告,还有什么话不好说?

    不过,当听到强子的计划后,宋阳奇还是犹豫了。杨氏兄弟的父亲杨启富是内城区的副区长,不是平头老百姓,发跟他有关的负面稿子,且不说发了后自己会不会受到报复牵连,就是能不能通过总编的把关都难说。

    赵红兒倒是毫不在乎,听说要报道的是自己最痛恨的酒吧老板,马上兴奋起来。虽说省台对这种负、面新闻的把关更严,要上更困难,但还是表示会尽量联系社会新闻部的同事,把这件事情做成,把杨氏兄弟搞臭,最好让有关部门把杨氏兄弟的那个夜色酒吧封掉才解恨。

    “强子你的消息可靠不?”赵红兒还是有点不放心这个,“他们那里真有这种事?可别扑空了。”

    强子笑道:“红姐你放心,我的消息千真万确。”

    赵红兒笑道:“那我就放心了,我去给你办。”又对宋阳奇说,“宋主任你不要担心,我包你没事!”

    “你包我?”宋阳奇不大相信地看着她。

    “怎么,你还不信啊?”赵红兒还是那种神秘地笑,“我问你,你怕谁找你麻烦啊?”

    “当然是主编社长了……”

    “那主编社长怕谁呢?”

    “谁?”宋阳奇恍然大悟,惊讶地问,“你是说你在宣……有关系?”

    赵红兒看着他俩,点点头。

    强子倒是有点懵了,看着赵红兒。他一直以为赵红兒后边的人是韩书记,怎么会还有别人?赵红兒看他发懵,解释道:“上次我找的就是这个爷爷,所以上次的事情,他也知道一点,这次找他,我估计他会帮咱们说话。有他出面打招呼,杨家的后、台就不怕他了。”

    这样一来,强子就更放心了,他笑着说:“那我就按这个去布置了,什么时候开始,我给红姐和宋哥打电话。”

    宋阳奇也放了心,赵红兒是省台的主持人,既然在上级主管部门有关系,那就肯定是省级而不是南城市的,只要那个人肯帮忙,强子的这件事虽然还是有风险,可是也值得冒一冒了:“那就按小那经理的计划办了。”

    强子笑道:“宋哥尽管放心,我绝不会让宋哥在董事会为难。”

    他这么说,宋阳奇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我倒是没有什么为难的,只要总编放行,我一定负责把这件事弄得漂漂亮亮!”

    刘政铭当然不是省油的灯,派过来的王权,三十多岁,原来是他的办公室主任,其实就是他的助理,是他的心腹,而会计郑惠娥是王海梅的表妹。派了这么两个人过来,其用意自然是不说自明,强子也是心里有数。

    服装设计公司占地几千米,建在南城南城郊区城乡结合部的瓜滩经济开发区。这里北边不到一公里就是大河,南边就是南城中县。其实是南城郊区瓜滩乡的地盘,86年划出来差不多1000多亩,组建了瓜滩经济开发区。的这块地,是去年刘氏集团拿到的地,当时是打算建设刘氏集团的仓储基地,但是后来在内城区找到了更加适宜的地皮,这里就搁置了下来。刘氏集团由于今年投资富润大厦,也没有资金开发这块地,这次正好成立服装设计公司,就把这块地转给了。

    这块地的转让地价是50万,每亩1.2万元。虽然比起农村一般的征地价每亩7、8千元要高了一些,但是好在毗邻城市,交通便利,附近生活、商业设施都很齐备,水电等基础设施也基本完成,算下来,这个价格还是划得来的。要不是刘氏集团参股,而且是刘氏集团的地,这个价还未必拿得到。而且,这个价格也保证了刘氏集团作为地主的合理利润部分,刘政铭对董事会也算是有所交代。

    厂计划建设生产大楼、办公楼和宿舍楼以及仓库车库等等设施,总设计建筑面积达到了8000平方米以上,都是3、4层的楼房,总建筑预算280万元。按照计算,这将是可以容纳一个员工数在600人左右的服装设计公司所需的面积。

    和刘政铭谈这些事务,一直谈了两个多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