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沈凌仰脸看着面前的这位强哥,眼里的神色除了惧怕,就是战栗,要是还有的话,那就是哀恳了。这位强哥,听说是清卡的老二,是老大少杰的兄弟,也是徒弟,是跟着少杰一起闯过青海可可西里的交情。清卡的发家史在南城的混混圈里有着各种的传说,这位强哥,也是圈里有名的人物。沈凌抖着嘴,颤声说道:“这要是给杨老大知道了,我……就没命了……”

    “怎么,你是觉得我没有杨老大可怕吗?”裴俊吉笑眯眯地问道,“信不信我废了你一只手?”

    “……不要!”沈凌下意识地看着自己的右手,往后缩了缩。

    裴俊吉嘴角的笑意还没有消散,只是使了个眼色,身边的手下助理国明已经上前,甩手给沈凌就是一个嘴巴子:“不要?你说不要就不要?还由得你了?!”

    沈凌马上闭嘴,只剩下簌簌发抖的份儿。

    裴俊吉还是笑眯眯地说:“其实这件事情,对你们两个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损失。我早就知道,你们两个,现在在杨家的夜色酒吧,并不怎么受待见,混得不怎么样。你们俩帮我办这件事,给你们一个人五千,要是不在夜色酒吧干了,有了钱,哪里不能去?实在不行,跟着我,难道还怕他杨家兄弟?”

    自从上次吃了那个哑巴亏以后,沈凌和云豹不管是在杨氏兄弟那里,还是在夜色酒吧,都是颜面尽失,杨氏兄弟也对他俩的窝囊很不满意,在夜色酒吧的地位已经大不如前。以前的胖吴这些被他俩瞧不上的人,都似乎比他俩要红些。要说他俩就没有一丝怨言那是假话。

    裴俊吉的话,沈凌也想了,也动心了。但是,杨氏兄弟的势力,清卡可以不在乎,他俩可不能轻视。杨氏兄弟要是报复起来,五千块能顶什么用?要说跟着清卡的人走,那就更不可能了,以自己和强子、和清卡的这些事,怎么可能跟着他们走呢?

    裴俊吉见他们不说话,冷笑道:“还是不愿意合作是不是?”

    话冷得沈凌和云豹浑身一哆嗦。沈凌抿着嘴还是不说话。裴俊吉冰冷的眼神扫视着两人,好像在观察这猎物的身上什么地方方便下手。看见他的眼光缓缓地扫过,想起他废了一只手的话,又想起半年前被绑架毒打的一幕,云豹腿一软,从方凳上溜了下去,想跪又不愿意跪,想坐起来却浑身没有力气,沙哑着嗓子说:“强哥你就饶了我吧!我不过就是个跟着杨老大混饭吃的,实在是帮不了你的忙……”

    裴俊吉“哼”了一声:“是不愿意帮吧?”

    云豹不敢言声了。

    “不愿意帮忙,那好啊!那就把这张欠条上的帐给还了吧!”裴俊吉拿起那两张欠条,念道,“小纪?欠三十万元,呵呵,你胆子不小啊,敢欠这么多钱。你不是云豹吗?怎么是小纪?”

    “那不是我欠的……”云豹不敢看裴俊吉,低着头,嘟哝着。

    “是吗?——”裴俊吉拉长了声音,带着戏谑的表情说,“这么说,这笔账,我是收不回去了?”

    “还有一条路,”裴俊吉说道,“就是一人留下一个手指头!”

    他手往后腰一摸,摸出一把精致的藏式匕首,一甩手,插在刚才云豹坐过的凳子上,匕首柄还在微微颤动。

    “两条道,一条是帮我做了这件事;还有一条,就是一人留下一个手指头。帮我做了事,这笔账就一笔勾消,一个人还再给五千;不帮,除了留下手指头,以后帐还要找你们家里还!”

    沈凌和云豹互相看看,不敢言声。

    裴俊吉呵呵笑道:“没想好是不是?是不是要我帮你们想一想啊?!”

    沈凌抬眼,正对着裴俊吉凶恶的眼神,精神一下子崩溃了:“我答应你了。”

    裴俊吉又看着云豹。

    云豹见一向比自己有主见的沈凌软了,马上也软了下来,忙说:“我也答应了,我也答应了!”

    裴俊吉笑道:“这就对了嘛!早答应了,不就不伤这和气了?!”

    大家这才都松了一口气。

    强子等在工作室,一直等到裴俊吉回去,详细说了经过,笑道:“这样一来,咱们的计划可就成功了一半了。”又好奇地问裴俊吉,“他们要是死不答应,你是不是真的要一人剁下一根手指头?”

    裴俊吉摸摸头,笑道:“我也就是吓吓他们,哪能真地剁他们的手指头呢——我都没想到,这俩小子这么不经吓……”

    强子掏出一沓厚厚的百元钞、票,递给门少杰:“这是十万,先给你,给这俩小子的十万,就算是我出了。”

    “这怎么行?”门少杰不接,“这钱我自己会出,你不用管。”

    强子笑道:“这才算什么?才开了个头,不是后边办事还要花吗,你还愁你有钱没处花?”

    门少杰“呵呵”笑着说:“也是,反正现在你是财主,我也就不客气了。”

    计划顺利进行,大家也都高兴,都觉得有稍加庆祝的必要,就要了酒来喝。要不是强子反对,少杰还作势要叫几个陪酒暖场女进来,看强子和裴俊吉都不积极,这才作罢。

    强子明天还要去刘氏集团大楼和针棉织品公司办大事,晚上需要恶补有关合同的相关法律法规内容,就没有多喝,不到午夜就告辞回住处。

    最近两个月,强子一直是连轴转的,忙得脚不沾地,吃饭睡觉都是凑乎了事,常常是牛拉面甚至方便面解决,房间也是乱的可以,反正是一个人住,也就不讲究了。

    回去后,才发现有点饿,想起晚饭也就是从刘氏集团出来后和邢助理一起吃的牛拉面,现在又过了四五个小时,不饿才怪。家里自然是没有饭吃的,又泡了个方便面打算填填肚子,找出夜校的财会课本,翻找相关内容来看。

    强子继续看林鸢给自己的管理书籍,看了一会儿,还是觉得有些问题模模糊糊,似懂非懂的样子,索性放下书吃方便面,大不了明天签约把林鸢也带过去。不过,林鸢也就是一个中专生,老实说,专业知识水平也不高,也是实在没有更合适的人选,只好都靠着她了。好在林鸢很负责也很认真,管理、财会都能来一点,这一年来倒是帮忙不少,也没出过什么大的纰漏。

    随着生意的发展,摊子越铺越大,强子一天比一天更加感觉到对人才的渴望。但是目前的战争经济体制下,家族企业要想吸引高水平人才谈何容易!也只能渴遇更渴求了。

    现在刘氏集团开出的210万一个月远期支票就在面前,也容不得他不相信。到了这时候,除了猜测面前的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得到刘政铭的如此支持,也就只能感叹长江后浪推前浪自古英雄出少年,谁让人家既能找到700多万的资金又有办法把这些积压货物销出去?

    针棉公司上下,都在猜测强子的来头,更大的悬念在于,这个年轻的老板究竟会用什么办法来把这些货销出去?

    办完手续,剩下来的就是销售了。

    因为自己没有如此规模的仓库来存放这批货物,强子向朝经理提出暂时借用针棉公司的仓库,销一批货发一批。这次销售的主要战场是东郊批发市场,整盘生意自然由他自己亲自主持,但是由周子明具体在服装设计大赛指挥,暂时在服装设计大赛的“信守服侍”、“京城服饰”和“等偶工作室”三个店里主推这批针棉织品。同时,强子也动员一部分刘家商城的力量也参与到其中。

    强子让人就在针棉公司的仓库,把所有的针棉织品搭配成不同花色、不同款式、不同质量、不同的销势的“份货”,每份2万到5万,向服装设计大赛的经营户以及外来进货的客户批发,价格比这次的针棉公司价加价30%到50%,还是要比一般的市场批发价便宜了20%到30%以上。如果有小量的进货商拿货量在1万以下的,就再加价20%左右,只保持比服装设计大赛的一般批发价格便宜10%左右,尽量不扰乱服装设计大赛的批发行情,给在自己这里进货的批发商留了定价的余地。这个价格既考虑到自己的利润,也照顾到了批发商们的利润空间,强子相信这个价格在服装设计大赛绝对会有市场。

    样品在服装设计大赛挂出来,风声放出去,库存货物整理也不需要多少天时间,一切都准备妥当,人员也安排就位,强子就闲了下来。

    要说闲,也就是在这件生意当中稍稍脱开身。还有服装设计公司那边的一大堆事情在等着他呢,整个开工工程差不多要持续一年,真正闲下来还不知在哪一天呢。这几天强子是针棉公司、服装设计大赛、刘家商城还有服装设计公司几个地方连着轴的转,还要挤时间去服装设计公司看看,着实是没有一点的空闲,要是没有邢助理和那辆刘氏集团出让的,强子还真觉得玩不转。

    10月6日,强子代表服装设计公司在南城三建公司和三建的经理少城签署了服装设计公司厂房建设工程合同。除了的副总经理助理权,刘氏集团的老总刘政铭和强子特别聘请的顾问市建筑设计院的建筑工程师刘季幡也出席了签字仪式。同时也签了聘刘季幡为工程监理人的合同,并得到了和三建双方的确认。

    把工程交给南城三建,除了少城是京城人的原因以外,也因为三建的实力够强,质量也让参观过的强子放心,不单强子有此观感,就是刘季幡也从专业的角度对三建予以肯定,加上三建的报价也还公允,没有什么猫腻。尽管如此,强子还是私下聘请了刘季幡为工程的监理人,除了在星期天会泡在工地上以外,每天下班以后,他也会去工地呆上一个多钟头,以了解工程的情况,发现建设中的问题。由于他只能用业余时间来做这些事情,强子还给他配了一个助手,是一个干过多年建筑现已退休的京城人,由这个京城人每天盯着工程建设过程,在刘季幡的指导下发现问题,提出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