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那日的事情强子依稀记得,那日莫飞就像疯了一样找到了强子,原本是想动手的,只是被江晴给拦住了,江晴很无奈的看着莫飞说道:“你干什么?”

    “你跟强子的事情跟你没关系,你是什么人呢!”莫飞很不满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瞬间就想推开江晴的,而刚才一直都没对莫飞动手的强子此时却跟莫飞动手了,强子将莫飞推到一边。

    走到江晴的身边说道:“你没事吧!”

    “你们什么关系。”莫飞不是傻子,岂能看不出来强子是很担心这个女人的,所以才这么问的。

    而强子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莫飞说道:“你看不出来吗?”强子说完不再搭理莫飞带着江晴就走人了,而日后莫飞才知道强子早就跟江晴在一起了,而此时的莫飞可算是不再吃醋了,这莫雨儿跟强子的事情其实早就是过去式了。

    几个月之后,助理梅梅的表妹将这段时间服装设计公司的事情都告诉助理梅梅的时候,助理梅梅喜笑颜开,满眼的兴奋是忍不住的,刘政铭看着助理梅梅笑的这么开心,索性询问道:“什么事情你这么开心?”

    “服装设计公司的效益你知道是多少吗?”

    “多少?”其实刘政铭也是比较的关心这个问题的,而助理梅梅对着刘政铭伸出一个手指头,刘政铭瞬间很着急的询问道:“这是多少,你别跟我卖关子了!”

    “一千万。”

    “真的。”刘政铭倒是没想到这服装设计公司刚刚开始就这么赚钱了,其实刘政铭知道强子的本事,不然也不会找到强子合作的,这南城第一服装设计公司的噱头,自此就不再是噱头了,强子带着厂内所有的人,做出了很多的好的服装,被很多的人喜爱,而强子看着大街上的人穿的都是自己公司生产的衣服的时候,强子顿时一种满足感。

    这一天强子准备给江晴一个惊喜,江晴原本是跟强子约好要吃饭的,可是在约定的地方江晴不但没看到强子,这个餐厅一个人都没有,江晴想着难道这里的饭菜不好吃,都没人来?

    就在江晴准备出去,换一家的时候,就看到强子服装革履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强子手里拿着一束花,周围的音乐都响起来了,而江晴瞬间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这都是外国人的玩意,江晴虽说是没怎么接触过,不过还是知道的,强子对着江晴一笑说道:“我不求别的,我只想照顾你一辈子,嫁给我好吗?”

    “好。”江晴是一点迟疑的意思都没有,直接就答应了。二人对视一眼,都很激动的,马上就是有家室的人了,能不激动吗?

    强子现在是是事业爱情双丰收了,强子带着江晴来到了海边,二人看着日出,就仿佛他们服装设计公司的明天一般,强子说道:“我定是不会让你受到任何的委屈的。”

    “好。”

    日出之下,二人的身影并未那么的清楚,可是强子心中江晴的身影却再清晰不过了。

    林鸢看着强子跟江晴在一起,其实还算是蛮欣慰的,说真的林鸢知道强子多么的喜欢自驾

    不过强子刚回到家,就跟自己的爷爷闹僵了。因为强子的爷爷一直都觉得薛宁宁就是自己的孙女,对薛宁宁好的没话说,强子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薛宁宁居然喜欢上了自己,这一点是强子怎么都没想到的。

    强子刚带着江晴回到那家大宅,江晴就因为薛宁宁拿出了林鸢的照片,而被刺激的晕倒了,强子是绝对不能让江晴知道,她跟林鸢长的很像的,怎么都不会的。

    强子抬眸一笑,双眸中尽是冷漠,爷爷的失落跟薛宁宁的失神,强子尽收眼底。

    这会那姝姝跟强子再次对视一眼,余光看着爷爷的方向,这强子自然是知道这件事情若是成真,那对于那晓峰而言,绝非是一件好事。

    “宁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晓峰倒是有些听不明白了,难道强子说的都是真的。

    三人都不说话,那晓峰继续追问道:“宁宁,你就去查一下啦,不是说不是你所为吗?那去也没事啊,反倒可以证明你的清白!”

    “爷爷……宁宁身正不怕影子斜,这件事情我确实没做,自然也不想被人这般侮辱,若是我真的过去的话,那不就代表爷爷也相信这件事情是我做的吗?难道爷爷觉得我是这种人吗?”顾宁宁越说越难受,此时满眼泪水的看着那晓峰,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当真是委屈的很。

    “宁宁,爷爷自然是没有这个意思了……”此时那晓峰还在顾忌宁宁的性子。

    那姝姝再次看看风少,轻轻一咳才将走神的强子给叫醒。

    这强子冷笑一声直逼宁宁,“你觉得本少爷会诬陷你吗?你真的以为现在绑住爷爷,就能改变什么吗?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懂吗?”

    “强子,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不喜欢我不要紧,可是为什么你要这般诬陷我,你跟你的未婚妻如此的恩爱,我很是羡慕,同时我自然是祝福你们的,若是你真的这么不想见到我,我走便是了,请你不要这样!”薛宁宁说完抹掉眼角的泪水,准备上楼收拾东西走人,不过强子怎么会如此轻易的就放过薛宁宁。

    害的江晴现在还昏迷不醒,加上得知江晴根本就不知道林鸢的存在,在强子遇到江晴之前,江晴的生活是怎样的,虽说强子没有见过,可是强子知道江晴一定是承受不住林鸢的存在的,江晴不知自己到底承受了多少的苦难,强子觉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这薛宁宁不知好歹的想要整垮江晴,似乎是打错主意了,不管薛宁宁是不是薛家的人,其实只要薛宁宁能安生的待在爷爷的身边让爷爷开心,强子不会在乎这个女人的身份,可若是薛宁宁如此不识趣,那就别怪强子翻脸无情了。

    “薛宁宁,你以为现在是你说走就能走的吗?事情都这样了,你不给一个交代,你以为你能走得出风家吗?”

    “强子,你说的那是什么话,现在事情还弄清楚,你怎么能就说是做的?”

    “难道是爷爷你做的吗?知道的人难道不是只有爷爷你跟薛宁宁吗?”强子许是真的生气了,虽说看着并没有怎样,可是这狠戾的声音,就连那姝姝听了都觉得一阵的不寒而栗!

    “……”那晓峰不再说话了,强子拉着薛宁宁颦眉说道:“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说实话,然后去京城,再也别回去,别让爷爷对你抱有任何的希望,你辜负了爷爷一次,不过你记住这是最后一次。”强子说的十分小声或许只有薛宁宁一人能听到。

    薛宁宁抬眸看着自己喜欢的男人,这个强子对自己永远都是这么的不冷不热的,若不是自己设计让仓小豆晕厥,或许强子都不会跟自己说这么多的话吧,沉默片刻,这薛宁宁猛的甩开强子手。

    一阵冷笑,像是失心疯一般,完全没有一个大、法医的模样,那晓峰看着一阵心惊,若不是那姝姝拦着估计那晓峰早就上前了,这强子看着薛宁宁装疯卖傻的样子,一阵皱眉,薛宁宁大笑一声双手颤抖,指着自己无奈的说道:“是不是你们根本就不相信,是不是我薛宁宁说的每一句话你们从不曾相信过,我就知道你们根本就没有当我是家人,都是骗人的……”

    最后这句话薛宁宁说的歇斯底里的,家里的佣人,突然听到这声音,也都吓的一颤,一个个的都探头准备一探究竟,只是在接触到姝姝的眼神的时候,一个个的又都躲起来了。

    “好,既然你们都不相信我,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死就是了,这样你们就都满意了是不是?”薛宁宁说完不知何时手上多了一把水果刀,说时迟那时快对着自己的手腕割下去,那晓峰哪见过这副景象,一时间净有些承受不住了“宁宁……”

    “爷爷……”

    “爷爷……”

    强子看着倒下的两人,瞬间有些无措了,倒是真没想到薛宁宁回去这一出,好在家庭医生听到楼下的响声,也跟着出来了,刚好看到爷爷倒地,二话没说来到爷爷的身边,对着强子说道:“快,扶爷爷上楼!”

    强子着急的恨,此时也不顾割腕的薛宁宁,扶着爷爷就上去了,只是家庭医生在上楼的时候,对着那姝姝说道:“那个,姝姝,麻烦给薛宁宁包扎一下,想必是没什么大碍的!”

    “在爷爷醒来之前,不准她离开!”

    “我知道了!”那姝姝,看着昏迷的薛宁宁一阵唾弃,要不是看在她是一个病人的份上,估计那姝姝才不会这么温柔,当然那姝姝才懒得管这个女人,将这个女人交给佣人之后,就直接上楼去看爷爷跟江晴了,现在最为重要的人都在楼上了,楼下的人自然是无不足道的。

    家庭医生跟老爷子检查之后,才松口气“放心吧,只是受了一点惊吓而已,老爷子的身子,你是知道的,最好不要承受惊吓,这薛宁宁还真不简单!”家庭医生刚才虽说没在楼下,可是听的倒是一清二楚的,分明事实已经很清楚了,还能被这个女人弄成这样,倒真是一个大、法医,不过家庭医生觉得她真该去做演员,估计会比做律师更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