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林鸢似乎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成为破坏强子跟江晴之间的一个导、火索,江晴跟自己确实很像,甚至林鸢有一段时间认为江晴也是自己的亲人,自然这一点最后被否认了。

    “强子对不起!”或许只有在这个时候林鸢才会真的觉得是自己做错了,若不是自己的话,薛宁宁怎么会找到这样一个借口呢?

    “放心吧,我没事,江晴醒过来我会告诉她一切,她会没事的。”强子勉强让自己笑笑,现在爷爷晕倒了,江晴也昏迷不醒,只有薛宁宁一个人是高兴的,强子真不知道为什么爷爷非要宠爱这么一个女人。

    真的是爷爷的孙女的话,强子也就认了,可偏偏是假的,还是一会很会讨好爷爷之人。

    这边林鸢安抚好强子之后就直接去找门少庭了,原本门少庭是也要跟着一起过来的,只是被林鸢给阻止了,因为他的身体还没好全,所以林鸢觉得他还是不要轻易走动的好。

    “回来了,强子怎么样了?”在门少庭失忆的时间,在门少庭成为别人的时间,其实身边只有强子跟林鸢而已,现在这二人或许就像是亲人一般。

    “没事的,放心吧,强子会处理好的,医生来过了吗?”林鸢说着就看看门少庭的胳膊,现在没事似乎是换过药的样子,这才稍微的放心了。

    吃过饭之后,门少庭还是保持着沉默,林远倒是真的有些怕了,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出事了?

    “少庭你怎么了?怎么从吃饭到现在你都是这副模样呀?”

    “我是不是认识一个叫桑枝的,我跟你是怎么认识的,我的亲人都在哪里?”门少庭不知道到底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就询问了他的身世。

    这么多天一直都什么不说不问,原来不是不想问,只是不知如何问,现在强子的事情只是一个因子。

    林鸢蹲在门少庭的面前拉着他的手温柔的看着他,半天这才说道:“你真的想知道吗?”

    “想!”门少庭坚决的眼神,让林鸢似乎是不得不说了,此时的她叹气一声说道:“你跟桑枝是认识的,你当时遇到了跟现在的强子一样的问题,而桑枝扮演的就是薛宁宁的角色。”

    “什么?”门少庭似乎是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此时林鸢满眼委屈的看着门少庭继续说道:“那就先说说我们是为什么离开们家的吧!”

    那天就跟强子一样门少庭的爷爷门光荣觉得叶藜的照片出现跟桑枝没有任何的关系,而门少庭坚持觉得这件事情就是桑枝所为。

    门少庭看着爷爷执意要跟桑枝单独谈,自然是没抱什么希望,本是想要阻拦,他知道只要爷爷带走桑枝,那后边的事情自己再想插手,势必是要跟老头子之间闹僵。

    只是被门亚子给制止了,门亚子是门少庭的妈妈,这个林鸢早就告诉了他。

    门亚子摇摇头,再抬眸看一眼楼上,门少庭,这才看到门正正站在楼梯口看着自己。

    “难道有事?”门少庭看了一眼门亚子,示意她盯着点楼下,自己就上去了。

    爷爷的卧室。

    “爷爷,您要相信我,枝枝真的不是故意的……”桑枝见到门光荣将自己叫出来却一直都没说话,一阵着急。现在为今之计还是先承认的好。

    “这么说,你拿着钥匙去了少庭的房间?书是你拿的?照片也是你放的吗?”门光荣还是一阵的不敢接受,其实方才门少庭在说这些的时候,门光荣已经确定了,这件事情未必是假。

    “爷爷,我是去过少庭的房间,书是我拿的,可是照片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就会落在书房?”桑枝满眼泪水楚楚可怜的看着门光荣,完全就是一副受了莫大委屈的模样。

    门光荣一直沉默不语。

    桑枝更是着急,拉着门光荣继续说道:“爷爷,我只是好奇而已,真的只是拿出来看看而已,爷爷你要相信我……”

    桑枝的模样,让门光荣咧嘴一笑,顺道拍拍桑枝的肩膀说道:“好,爷爷相信你!”

    “真的?”

    “嗯,那是自然,我怎么会不相信枝枝,以后不要这么不小心了,不要再去少庭的房间了知道吗?还有林鸢那个丫头是少庭的未婚妻,你就算是喜欢少庭,也要顾及一下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爷爷,以后我不会了!”

    门光荣送走桑枝之后,独自一人在客厅想了许久,说真的他自然是不会相信事情是如此的简单的,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桑枝喜欢少庭这么长时间了,怎么会一时间能接受林鸢的出现尼?好在这一次也没出什么大事,索性门光荣就顺从了桑枝的意思。

    若不是念在桑枝是好友女儿的份上,门光荣自然是不会跟少庭那小子在这个时候闹僵的,这好不容易才缓和的情况,若是因为桑枝再搞砸了,门光荣倒真觉得不值了。

    不过桑家跟门家的情谊,不能就这么断了。

    “你相信桑枝的话?”

    “我……”

    门光荣转身就看到门少庭站在自己的身后,质问的眼神让门光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其实门少庭早就知道门光荣会如何处置这件事情,只是当真的跟他想的一般时,门少庭才知道自己不仅仅是生气,更重要的是失望。

    门少庭见到门光荣半天都没说话,这才接着赌气的说道:“以后你别指望让林鸢来缓解我们之间的关系!”

    “臭小子……”

    门光荣在楼下对着门少庭喊,只是门少庭像是没听到一样,快速的上楼,再次来到书房,这会门正已经做好了准备,对着门少庭点点头,这才出去。

    书房现在只剩下门少庭跟林鸢,门少庭紧握林鸢的手,拿在自己的脸上曾来蹭去的,半响才喃喃自语道:“林鸢,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疏忽,玉姐已经去调查了,只要查处桑枝不是桑家的人,老头子就再也没有任何的理由,将这个女人留在身边了。”

    门亚子原本是要进书房看看林鸢的,可是看到门少庭这副模样,门亚子只是在门口看看,叹气一声就转身离开了,临走的时候留下一句话,不知道是说给门少庭的,还是说给自己的。

    “终于能恢复正常了,这都是林鸢的功劳吧!”

    自己的这个表哥跟爷爷向来没想出好,而门少庭的性子又是这般,倒是没人真正的了解门少庭了。

    叶藜是门少庭以前的女朋友,是林鸢的姐姐,只是起初林鸢并不知道。

    这一整夜林鸢都没醒过来,门少庭很是担心,门正虽说是确定林鸢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可是对于删除记忆这件事情,门少庭还是想要进一步的确认,所以趁着林鸢醒来之前,门少庭跟门正带着林鸢去了医院。

    在找来家庭医生之后,家庭医生给出的结论便是林鸢没有了跟她姐姐的那段记忆,所以很有可能是被删除记忆了,说真的这一点门少庭不是能够接受的。

    一番诊治下来,医生将林鸢安排住进了病房,就让门少庭去见了欧阳院长了。

    “院长,林鸢到底怎么了?是不是真的被删除记忆了?”门少庭此时这副着急的模样,还真是头一次见到,欧阳院长一阵的失神,要不是被门少庭一阵怒吼,估计欧阳院长还会一直走神下去。

    “不好意思,只是……”欧阳院长说到这里双手一摊,才接着跟门少庭说林鸢的事情。

    “我确定林鸢是真的被人删除了记忆,不过有一点很奇怪!”

    “什么?”门少庭其实在听到欧阳院长说林鸢是真的被删除记忆的时候,其实已经很生气了,见到欧阳院长欲言又止的模样,门少庭更加的怀疑那些人对林鸢做的事情。

    “一般删除记忆,都是为了删除不好的、痛苦的记忆,可是林鸢却是被删除的快乐的记忆!”

    “我知道了,谢谢你欧阳院长。”

    “爸,林鸢到底怎么了?”

    欧阳晓柔一下子很是粗鲁的推开门,见到风少在,就走到风少的身边。“少庭哥,林鸢怎么了?”

    “放心吧,没事!”

    “真的没事?”欧阳晓柔不是很相信的看着风少,那眼神似乎是在怀疑。

    门少庭浅笑,指指欧阳院长,调侃道:“不相信我,还不相信你爸吗?”

    “这倒是,那我跟你去看看林鸢。”欧阳晓柔虽说是在询问,可是没等门少庭同意,她就率先去到了林鸢的病房。

    “林鸢,林鸢,你到底是怎么了……”柔柔或许是第一次看到林鸢这副憔悴的模样,正准备哭,却被门亚子给制止了。

    “我想说的是,她又没死,你哭什么哭!”

    “你是谁?”欧阳晓柔,没有见过门亚子,所以根本就不知道门亚子是门少庭小姑姑的女儿。

    看这门亚子似乎也没有想要介绍自己的意思,只是给了欧阳晓柔一个大大的白眼“我想说的是,我是谁跟你没关系。”

    “你……”欧阳晓柔正准备生气,可是看到林鸢这副模样,欧阳晓柔就忍住了,对着门亚子摆出一副我懒得理你的模样。

    “算了,看在林鸢受伤的份上,我懒得搭理你。”欧阳晓柔嘟囔的说完,给林鸢拍了一张照片,就发到了群里。

    “林鸢受伤了,我好心疼啊!”

    欧阳晓柔说完,群里的读者一个接着一个的都开始伤心,欧阳晓柔一边群聊,一边往外走。

    门亚子这才觉得安静了一会。

    门少庭在院长的房间出来之后,就直接去了林鸢的病房,现在在欧阳院长那里门少庭已经确信了门正所说的试验品的事情,林鸢真的被人当作是试验品,删除了记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门少庭更是自责,因为自己的疏忽,害的林鸢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承受了太多太多的痛苦,林鸢的这件事情让门少庭更加的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