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在去林鸢病房的路上,给莫钦晨打电话,让他尽快调查处自己不在林鸢的这几年内,林鸢到底经历了什么,

    在林家的那三年,门少庭虽说是知道了,可是后来的九年到底发生了什么,门少庭无从所知,零零散散的一些讯息,只是让门少庭更加自责而已。

    回到病房,看到门亚子正在照顾林鸢,门少庭轻轻走到病床边上,看着林鸢。

    门亚子看到门少庭之后,这才起身,着急的询问:“怎么样?”

    “确定了,是删除了记忆!”

    “是真的?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门亚子实在是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么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我已经让钦晨去调查了。”

    “那你决定怎么办?”门亚子知道,这样的事情是瞒不了多久的,更何况林鸢已经知道照片的事情了,即便是再隐瞒下去,恐怕也瞒不了多久了。

    门亚子的话让门少庭一直都在沉默,她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现在她似乎是只想知道门少庭的态度。

    可是门亚子不想这么沉默下去了,拉了一下门少庭。

    “全部都告诉林鸢吧!”

    “不行。”门少庭断然的拒绝了,门亚子瞬间站起来,不满的看着门少庭。

    “你以为我想这样吗?”门亚子瞬间激动得很,让门少庭一阵纳闷。

    “你怎么了?”

    “你知道我是怎么找到那张照片的吗?你真的觉得我会那么巧就找到照片吗?”门亚子的话,让门少庭很认真的看着她。

    门亚子这才继续说道:“其实我发现林鸢的时候,林鸢虽说是昏迷了,可她还是有意识的,她看到了桑枝将照片丢在了桌子下面,一直再说桌子,‘照片’,所以我才能找到的,你知道吗?”

    门亚子的话,让门少庭的眉头紧锁。

    半天门少庭颦眉说道:“你说什么?”

    “林鸢很在意照片的事情,要不然她不会这么紧张那张照片,她很想知道照片背后的真相你知道吗?”门亚子说完,看到门少庭低头不语。

    门亚子转身出去了,或许应该给门少庭一些时间,毕竟这个决定是很残忍的。

    门亚子出去之后,就看到刘亚正正在门口,门亚子双手一摊。

    “你都听到了?”门亚子说完,一副我真的没办法的样子,而刘亚正对着她点点头,示意自己是听到了。

    “你也同意我说的话,对不对?”

    “嗯?”

    刘亚正身为一个医生,其实从他的专业角度来看,门亚子的提议是最为专业的,不管是在删除记忆这方面,还是在日后的恢复方面,刘亚正都认同门亚子的话!

    “那咱们进去吧!”

    门亚子说完,就让刘亚正跟着自己进去了。

    刘亚正跟门亚子的出现,门少庭自然是知道怎么回事,看了俩人一眼,眉头锁的更紧了。

    门亚子使劲的推了一下刘亚正,使劲的给刘亚正使眼色,这刘亚正摸着自己的额头,一阵为难,这门少是什么性子,他不是不知道的,这若是门少不想说,自己再怎么坚持门少都不会愿意听的。

    迫于门亚子威胁,这刘亚正才轻咳一声,走到门少庭的面前说道:“门少,作为一个医生,站在我专业医生的角度上,我觉得林鸢有权知道真相,再加上若是继续编造故事隐瞒真相,只会让林鸢更加的胡思乱想!”

    刘亚正说到这里,见到门少庭倒是没说什么,所以这才继续说道:“谎言只会让林鸢更加的难受,会将删除记忆造成的创伤造成刺激,从而引发一系列不好的事情,这让林鸢的身体会更加的不适。”

    “我知道了。”

    门少庭没有否认,也没有同意,门亚子觉得这已经是门少庭很大的进步了,只要林鸢醒来,估计门少庭会选择告诉她真相的!

    门亚子知道,过去十二年的事情,对于门少庭跟林鸢而言,或许并不是那么容易接受的,可是事实就是事实,就算是隐藏的再好,也有被揭穿的一天,所以门亚子才会主张告诉林鸢真相。

    一个小时之后,门亚子推推门少庭。

    “你准备告诉她真相吗?”

    “好。”

    门少庭最后还是决定要告诉林鸢真相了,不管是门亚子,还是刘亚正,其实他们说的都是对的,门少庭知道这一点,既然隐瞒不下去,说出来且走一步看一步!

    “……”

    突然林鸢在病床上一个翻身,让正在说话的三人,瞬间呆住了一个个的都不说话。

    林鸢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三人,再转头看看附近,一阵纳闷,这才挠头看着门少庭说:“我怎么在医院?不会是我玩的太嗨了吧?”

    林鸢说到这里,还是觉得奇怪。“不对呀,就算是玩的太嗨,也不至于来医院呀,到底怎么回事呀?”

    林鸢看着三人,而门少庭看看林鸢,握着她的手。

    “林鸢,你晕倒了,你……”

    “晕倒?”林鸢更是奇怪了,自己怎么会晕倒的“我为什么晕倒?”

    “你还记得照片吗?”

    “什么照片呀!门少庭,你在说什么呀?”林鸢很奇怪的看着门少庭。

    门少庭看了一眼林鸢,瞬间满眼笑意,将林鸢揽入怀中“没事的,林鸢是亚子的照片吓到你了,所以你这个胆小鬼就晕倒了!”

    “真的假的……”林鸢十分不相信的看着门少庭,而门少庭看看身后的俩人,这俩人迟疑一下,都对着林鸢点头。

    现在由不得林鸢不承认了,瞬间嘟嘴,一阵委屈的看着门少庭道:“我什么时候这么胆小了?”

    “傻丫头,有我在你胆小又能怎么样?”门少庭说完溺爱的点了一下林鸢的额头。

    安抚林鸢服药,入睡之后,这三人才出去。

    门亚子一出门就拉着门少庭。

    “你为什么不告诉林鸢,你不是说会告诉她真相的吗?”门亚子是真的在生气。

    不过门少庭还是一副不动声色的模样,看着门亚子,再往病房内看了一眼,才说道:“亚子,你我都知道忘掉的记忆,会记得起来,可是被删除的记忆是不会再想起来的,既然林鸢什么都不记得了,连照片都不记得,为什么我们还要告诉林鸢,为什么让林鸢更加伤心。”

    “可是……”

    “好了,没什么可担心的,既然林鸢都忘记了,为什么要告诉她一段她都不记得的过去,这样只会让她更加的烦恼而已。”

    “林鸢是你的女人,你自己做主好了!”门亚子说完就离开了,她知道门少庭做了决定的事情是没人能改变的。

    门亚子的离开,让门少庭沉默了很久,不过很快他就调整好自己的心情去看着林鸢了,刘亚正也回到了门家大宅,老爷子因为门少庭的话,被气的也不行,刘亚正必须时刻的盯着才行。

    这会刘亚正给老爷子看过之后,安慰老爷子先好好休息不要担心太多,老爷子无奈的叹气,拉着刘亚正询问林鸢到底怎么样了?

    刘亚正对着老爷子笑笑回应道:“门老爷放心好了,林鸢已经没事了。”

    “那就好,那就好,还好林鸢没事,不然门少庭那个臭小子是不会放过桑枝的。”

    刘亚正听到老爷子的话,无奈的叹气,这爷孙二人一直都是这样,明明很在意对方,却表现的什么都不在意的模样。

    林家大宅。

    林墨齐本来都快到公司了,突然想到还有文件没拿回去,所以这才折回去,不过刚一进门就被洛熙静给撞出来了。

    “你干什么?”

    “你,你怎么回去了?”洛熙静似乎是没想到林墨齐会回去,此时慌慌张张的看着林墨齐。

    这会林墨齐看着洛熙静这副慌乱的模样,一阵的奇怪,什么事情会让她这么慌张尼?“你着急出去吗?”

    “对,对啊,你怎么回去了?”

    “我回去那文件,你真的没事?”林墨齐再次不放心的询问。

    洛熙静摇摇头,将林墨齐推进去,看着林墨齐满是笑意,甚至有些搔首弄姿的模样。

    “哎呀,我能有什么事情,还不是几个姐妹找我打牌,这时间快到了,我才这么着急的想要出去呀!”洛熙静说完,就准备给林墨齐倒一杯水。

    洛熙静虽说是在警察局回去好几天了,可是这好几天洛熙静一直都在想自己到底要不要去救廖杰西,最后还是决定要去救廖杰西谁知道林墨齐就回去了。

    谁知道更加不凑巧的时候,再此时就发生了,洛熙静刚刚去厨房倒水,她放在沙发上的包包就滑落在地上。

    正在厨房的洛熙静倒是没看到,林墨齐看看地上的包,无奈的叹气一声,心想着洛熙静怎么这么不小心,就连一个包都放不好!

    俯身捡起包包,原本林墨齐只是想将包包放在凳子上,只是无意间看到了包里的一个图腾,一瞬间林墨齐好像是见过这个图腾。

    当然林墨齐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图腾就是廖杰西给洛熙静的,自然这就是廖杰西让洛熙静带出来救他的东西。

    “流星峰?”林墨齐,拿着那图腾,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或许洛熙静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的老公会看到这个吧?这个带有‘流星峰’图腾的图腾为什么会在洛熙静的包里?林墨齐是百思不得其解。

    沉默半响,好像是这一个图腾让林墨齐仿佛回到了过去,那一桩陈年旧事。

    十年前,原本一切都是好好的林氏企业很好,虽说林墨齐不喜欢洛熙静,可是两口子之间并没有太多的交际,最让林墨齐开心的就是他跟吴秀丽的那段感情,几年的时间林墨齐爱上了这个感觉。

    可是那一年,吴秀丽是他情妇的事情就这么不胫而走,一切都发生的太多突然,一时间林墨齐不知如何是好?

    “林墨齐,我告诉你,吴秀丽根本就不是真心喜欢你的,你现在居然为了这样一个贱人,险些丢了,你唯一继承林氏的机会,你是不是脑子傻子了你?”

    那时的洛熙静,还是跟如今一般,嚣张跋扈。作为洛家的掌上明珠洛熙静这个性子,已经让林墨齐忍受已久了,要不是迫于无奈,这林墨齐才不会让自己这么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