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林墨齐挂断电话之后,陷入了沉思,现在的林墨齐似乎是想到了当年的事情不过是一个骗局,所为的吴秀丽是‘流星峰’的人,恐怕都是被陷害的。

    而夏鸥林挂断电话的时候,就在离着洛熙静不到五百米的距离,或许林墨齐他不知道的夏鸥林其实早就开始监视洛熙静的一举一动,现在又得到了林墨齐的委托,他便可以名正言顺起来。

    “还真是天助我也,洛熙静这一次可别怨我了。”夏鸥林到现在都记得当初洛熙静是自己的追杀自己的妻儿的,这个仇夏鸥林是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这一路上洛熙静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有人跟着自己。

    而夏鸥林那边,在半路上接到了,莫云珊的电话。夏鸥林是在沉默半天之后这才接起电话。“什么事?”

    “你在哪?”

    “计划开始了。”夏鸥林没说太多的话。

    不过只是这一句话莫云珊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莫云珊虽说是有些担心,可却不能阻止,事情既然已经开始了,那就只好无条件的支持。

    莫云珊虽说是没说话,可这种沉默在夏鸥林跟莫云珊之间无疑是一种无言的默契。

    “你放心我不会让自己出事的。”

    “好,我相信你,洛熙静那个女人想要置我们于死地,那我们就先让她死。”莫云珊不是一个心狠之人,可是只要想到这个女人的所作所为,她还是有些痛恨。

    跟莫云珊挂断电话之后,夏鸥林就看到洛熙静走进了腾格尔天酒店。

    洛熙静自然是不想来这种地方,这‘腾格尔天酒店’的事情,估计整个京城无人不知吧。

    “该死的廖凡西,为什么偏偏选择这样的破地方,难道不知道这里名声很臭吗?”洛熙静不耐烦的在嘴里念念有词,或许洛熙静根本就不知道这“腾格尔天酒店”可是‘流星峰’的地盘,自然是要来这个地方了。

    根据廖凡西的指使,洛熙静只需要带着这个带有“流星峰”图腾来到“腾格尔天酒店”的大厅等着就行,早晚会有人出现的。

    这洛熙静在大厅眼看就等了一个小时了,那个图腾洛熙静看了又看,也没看出什么破绽来,这个廖凡西到底搞什么鬼,那个接头的人呢?

    洛熙静是真的有些烦了,来回的踱步,半天都不见人来。

    “不是说有人会来识别这个吗?到底在干什么?”洛熙静看看时间自己已经出来三个小时了,所谓的人还没来,看来是不会来了。

    “我让你找的人,你给我找了吗?”洛熙静看着前台那个女人,自然是没好气。

    不过那前台女人好像是不认识洛熙静,根本就没有把洛熙静当回事,抬眸看了一眼洛熙静,没好气的说道:“找了,没有你要找的人,您还是走吧,别打扰我们做生意。”

    “你怎么说话呢你,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管你是谁,老人家您请。”这个前台女人倒是直接将洛熙静给推走了,原本这洛熙静是打算不依不饶来,不过想着自己的身份,还有这个地方,洛熙静可不想让林墨齐知道自己来过这种地方。

    “算了,本夫人今天就不跟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计较。”洛熙静说完扭腰走人。

    刚好林墨齐给夏鸥林打电话。

    “老板,夫人来了‘腾格尔天酒店’不过没见任何人,只是在大厅站着,足足三小时,期间跟前台争吵过,其余的再没什么。”

    夏鸥林说完之后,林墨齐沉默不说话,抿嘴揉揉自己的下巴才说道:“那洛熙静为什么去‘腾格尔天酒店’,你查到了吗?”

    “夫人,拿着一个图腾去的,让前台找过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夏鸥林只是说出了自己的猜测,当然夏鸥林知道那个图腾就是“流星峰”的图腾,只是现在还不是直接表明的时候,夏鸥林还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好。

    “好,我知道了,你继续盯着。”

    林墨齐知道洛熙静一定是有事瞒着自己,虽说今天什么都查到,可是洛熙静去了“腾格尔天酒店”这难道还不是在表明自己的身份吗?

    林墨齐似乎再也不相信洛熙静了,只是苦于没有证据而已。

    夏鸥林期间给门少庭打过电话,汇报了这个情况,门少庭知道计划已经开始了,只是没想到如此聪明的廖凡西,居然会真的选择让洛熙静这个笨女人帮他,看来廖凡西倒是真的无路可逃了。

    要说以前可能还会想着玉姐那边死不是会受不了,可是现在门少庭是任何的顾虑都没有了既然廖凡西就是当初还得自己跟林鸢命运转换之人,那门少庭是不会放过廖凡西。

    林鸢起床看着欧阳晓柔,而欧阳晓柔抿嘴一笑,拿着药就这么直挺挺的站在林鸢的面前。

    “我不吃。”

    “林鸢你已经断更两天了,你是不是想让群里的那些家伙,一个个的都找上门来,才好好吃药呀,你要知道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少庭哥哥是不会放过我的。”欧阳晓柔佯装可怜的看着林鸢。

    而林鸢无奈的抓着自己的头发,那张狂暴的模样,让欧阳晓柔知道林鸢是一定会乖乖吃药。

    “对了,门少去什么地方了?”

    “好像是去看阿姨了。”

    “嗯。”林鸢接过药,低头安心的吃药。

    可是欧阳晓柔却还是能在林鸢的眼眸好看出那一丝丝的失落来,柔柔知道林鸢跟她母亲的关系。俯身坐在林鸢的身边,拍拍林鸢的肩膀。

    “干嘛?”

    “没事的,林鸢,阿姨早晚会记起你的,一切都会好的。”欧阳晓柔说这句话的时候,说的很认真。

    甚至让林鸢觉得妈妈已经记得自己了,不恨自己,不会再见到自己发狂,不会只对门少庭笑。

    “好了,我可是你们的林鸢,我怎么会有事,这么多年我不是都坚持过来了吗?”

    “对,那我先去上学了,林鸢别忘了更新!”

    “知道啦。”

    欧阳晓柔一边走一边跑,林鸢满眼笑意的看欧阳晓柔远走的背影。

    病房内突然就安静了,玉姐去公司处理事情了,原本门少庭还守在林鸢身边的,只是等到林鸢醒过来的时候,门少庭因为接到一个电话已经走人了。

    “门少,你可真是大忙人呀!”林鸢给门少庭打过去电话,故意一副阴阳怪气的声音,目的就是为了,让门少庭知道自己是在生气的。

    “林鸢,你醒了?”门少庭一点都不生气,似乎是知道林鸢真是跟他开玩笑的。

    “恩,我没事了,你去哪了?跟爷爷没事吧。”虽说林鸢不记得自己是为什么会晕倒的,可是林鸢还记得玉姐跟自己说的那些事情,门少庭跟爷爷吵架了,因为门少庭不想让桑枝继续住在门家。

    说真的林鸢知道桑枝是真的喜欢门少庭,只是有些时候太过于偏激而已。

    ……

    门少庭拉着林鸢的手,没想到自己跟林鸢的过去是如此的悲惨,看到门少庭伤心,林鸢拉着他的手说道:“没事的,一切都过去了不是吗?”

    “后来咱们就直接离开了门家,这不是再后来出事了吗?”

    “那你知道你自己的记忆被删除了,你知道你姐姐是我的前女友?”

    “知道,不过你放心我释然了,能跟你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林鸢说完轻轻地躺在门少庭的怀中,享受这个男人带给自己的温暖。

    而此时的门少庭只是觉得自己对不起林鸢的,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记得,什么都不想去想,现在只有好好的对待眼前这个女人才能让门少庭稍微的好受些。

    而对于那个叫桑枝的女人,现在的门少庭是打心眼里反感,门少庭知道等到自己再次回去的时候,便是处理好所有事情的时候,现在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必须找到一些记忆,或者是知道一些事情,只有这样他才能堂堂正正的回去。

    强子那边来消息说江晴没事了,对于林鸢的事情江晴很想知道,强子没再隐瞒,四人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第一次吃饭。

    林鸢看着江晴笑笑,再将自己跟门少庭握在一起的手拿给江晴说道:“门少庭是强子最好的兄弟,我是门少庭最爱的女人。”

    “这?”江晴还真的以为强子是因为自己跟林鸢长的像,这才跟自己在一起的。其实当然不可否认起初强子关注江晴一定是有林鸢的因素在的,可是慢慢的你会发现两个人就算是张的再像也不会是一模一样的。

    “是接近是因为你们张的很像,我以前是喜欢过林鸢,可是我现在只爱一个叫江、青的傻女人。”强子如此不浪漫的表白,还真的是第一次。

    以前的强子总是不会说这些话,此时江晴满眼泪水的看着强子,其实什么都不用说,强子喜欢不喜欢自己,江晴还是能够感觉得到的,就算是强子只是因为自己跟林鸢很像才喜欢自己,她也认了,谁让自己喜欢的是强子。

    四人吃过饭之后,强子就跟江晴交代好了一切的事情出去旅游了,而门少庭还在拼命的想要想起所有的事情,而林鸢所能做的就是误导门少庭,自然也跟医生说好了,并没有给门少庭按时服药,所以短时间内甚至或许门少庭再也不回想起那些真实的过去。

    “门少庭你不要怪我,我是真的喜欢你,我不想让你跟桑枝在一起,我只想跟你在一起,我没错是不是?”林鸢看着熟睡的门少庭忍不住小声嘟囔,只是没人能听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