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此时门少庭正在刚才那个总监的家里面,床上那香艳的一幕可是够火热的,门少庭冷笑的喃喃自语:“你以为你很成功是吗?你老婆背着你给你还不知道带了多少绿帽子。”

    门少庭行动很迅速的将总监额老婆偷人的照片给拍了不少,在聚会结束之后,门少庭跟着那个总监去了酒店,在知道这人住到那个房间之后,门少庭就在隔壁的房间开房,看到里面关灯之后,门少庭顺着窗户就去到了总监的房间。

    门少庭摇摇头,这还真是两口子,那边在家里偷人,这边在外边瞎搞,门少庭用高科技的照相机给总监拍照,门少庭可不想因为闪光灯而让自己暴露了。

    一切告成之后,门少庭笑着离开,快速的回家,只是在回家的路上被周璃天一个电话给打断了“你干什么了?怎么这么喘?”周璃天看看手机在确信自己就是给门少庭打的电话之后,确实是有些不可思议了。

    “你说我为什么这么喘?”门少庭有些没好气的对着周璃天这么一说。

    当然门少庭刚才正准备悄无声息的走,周璃天一个电话,差点将门少庭给吓着了,当然门少庭可不是一个容易被吓着的人,主要是刚才门少庭拍的那个总监的照片太过于火辣了,让门少庭都有些hold不住了,看的有些太过于入神了,所以才会被周璃天的电话给吓着的。

    “你这话说的,你喘不喘跟我可没什么关系,我是来给你发任务的,你来一趟吧。”周璃天倒是没有废话,直接跟门少庭说了自己这一次给门少庭打电话的目的,当然平时没事的时候,周璃天是不会给门少庭打电话的,所以周璃天一打电话,门少庭就知道一定是有任务的。

    “明天?”

    “当然,你要是想现在过来的话,我是不介意的。”周璃天也学会跟门少庭开玩笑了。

    门少庭笑笑说道:“我可不会让自己这么累,明天上午我到。”

    “好。”周璃天倒是没有废话,其实还是怕被人监听到,所以才不跟门少庭说太多的话的,而门少庭也明白这一点吗,虽说自己的手机跟周璃天的手机都被门少庭早就植入了高科技的防窃听仪器,可是保险起见,还是应该注意的。

    门少庭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不早了,而门少庭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将自己拍的照片都传给了娱乐周刊,门少庭相信明天的头版头条。门氏企业策划部总监做出如此火辣的事情,那可不是任何人都能接受的。

    “死小子,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我不是去参加聚会了吗?”门少庭可是没想到自己的父亲这个时候居然还没休息。

    “你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门正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继续说道:“你给我说清楚你到底去做什么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门正倒是真的想知道了,为什么自己的儿子美名其曰的说是搞一个大聚餐,但是自己却消失了,这让外界的人看来还以为自己的儿子是一个不务正业的人。

    “你放心吧,我是给你除害去了。”

    “什么意思?”门正不知道自己的儿子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不过看着门少庭倒是在笑,好像是做了什么好事一样,门正也不再纠缠了,只是问了一句“你只要不胡闹都行。”

    “爸,我是你儿子你不放心我吗?”门少庭用了激将法,不过倒是很实用的,在门少庭说完这句话之后门正就不再跟门少庭说什么了,直接让门少庭早些去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门正就拿着杂志对着门少庭说道:“这就是你说的,给我的惊喜?我看只有惊吓,你知道这样会给我们公司带来多少的损失吗?”

    “那这样是不是会好很多。”门少庭说着将自己手里的资料拿给门正看。

    门正看完说道:“这都是真的?”

    “当然。”

    “那就好。”

    其实门正心里还是一阵的难受的,毕竟这个人是一直跟着自己的人,真没想到这个人就是出卖自己的人。

    门少庭给门正拿的资料是关于这几年那个策划部总监所做的出卖公司的事情,而这些已经构成了商业案件,门少庭一大早就给商业阿罪案调查科的人打电话,直接将这个人给检举了,所以现在这个人应该已经在记者的围堵下被警察带走了。

    早上的杂志还是很给力的,直接给出的标题是“门氏企业出人才,床照艳照不缺少。夫人偷人,丈夫招妓。”

    门少庭看着这标题,狠狠的笑笑,门少庭对着门正说道:“现在该我出马了。”

    “去吧。”门正当然知道门少庭说的是什么意思,所以也没说什么就直接让门少庭走人了。

    门少庭刚到公司就被一群记者给围住了“门总裁,请问您对这件事情怎么看?”

    门少庭笑笑说道:“各位媒体朋友,对于这件事情我不想发表太多的感言,我只想说,对我们门氏企业忠心的员工,我们一定会好好的对待的,而对于那些不忠于自己的职位的人,我们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门少庭说完就示意万年广跟那些记者周旋了,当然门少庭刚才那句话,可是很明显的在说明,其实门氏企业知道这个人的事情,在聪明的人听来,也就是说这件事情是门氏企业自己爆出来。

    有很多对门氏企业虎视眈眈的人,现在都打退堂鼓了,而那些想要出卖公司资料的人,现在估计都吓得不行了,门少庭这一次杀鸡儆猴,可算是给门氏企业彻彻底底的整顿了一番。

    门少庭做完这边的事情,就去找周璃天了,门少庭可是想知道这一次周璃天给自己找了什么样的任务来。

    “这次是什么任务?”门少庭很快就到了周璃天在本市的据点,其实周璃天没多少次会来这边的,只要周璃天来这边就说明,这一次门少庭的任务是在本市执行的,当然门少庭是不会反对的,这样还省的门少庭跑来跑去的。

    每次门少庭出远门的时候林雅然都要跟门少庭说很长时间的话,生怕自己的儿子这次出去会遇到什么事情一样。

    “其实这一次倒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说让你去找一个人?”

    “哦……”这倒是门少庭没想到的,不过门少庭想着一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吧,不然国家也不会让自己去找了。

    “谁?”

    “你先去执行任务吧,一会等你到了我再告诉你目标是谁?”周璃天说完就去了里边的房间,也不跟门少庭说话了。

    门少庭是郁闷的不行了,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任务,让自己去执行任务,却不告诉自己,任务的目标是谁?门少庭倒是觉得新鲜了,追着周璃天说道:“你不会是跟我开玩笑的吧?”

    “我什么时候跟你开玩笑了。”周璃天很认真的看着门少庭,倒是让门少庭有些不知所措了。

    门少庭笑笑说道:“那就是国家是以后都不打算用我了,这一次是想让我直接就在任务中壮烈的牺牲?”门少庭试探的询问,让周璃天很是不满,看着门少庭说道:“你觉得国家是那样对待自己人的吗?”

    “我倒不是那么认为的,不过你什么都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门少庭说完也不去执行任务,直接跟周璃天想在这里耗下去。周璃天也知道自己是没办法的,直接跟门少庭说道:“这一次的任务给你找了一个人来配合你!”

    “谁?”

    “强子上、将!”

    “哦,为什么?”

    “强子上、将的车技不错的。”

    “明白了。”门少庭见到周璃天都给自己派人了,也就不在说什么了,反正这样没头没脑的任务,门少庭也不是做过一次了,这一次门少庭就勉强让自己没有那么多的疑问去执行任务去了。

    “我是不是到了那里,就能知道我要找的人是谁了?”

    “当然,因为这一次的任务是很机密的,所以其实并不是我不想跟你说,只是上面并未告诉我是什么任务,所以门少庭这一次就全靠你了,”

    “我那次任务给你失败了。”门少庭这句话倒是一点都不假,自打门少庭给国家做‘小偷’开始还真的一次都没失败过,当然这是在国家不知道门少庭是‘毒刺’组织的人,为前提的,若是被国家知道门少庭是‘毒刺’的人,估计就是门少庭再厉害都不会用门少庭的。

    毕竟这是两个对立的组织,一个是给国家偷东西,一个是给国家铲除祸害,自然‘毒刺’只是一个杀手组织,而当初门少庭只是其中一个杀手而已,在后来‘毒刺’才慢慢让门少庭变成了国家的特种部队。

    很快门少庭就跟强子上、将回合了,俩人都没多说话,这一次是第一次见面,不过现在可不是客套的时候,俩人很快就来到了精神病院,不过这可不是普通的精神病院这里全都是关着一些脑子有问题的科学怪人的,当然并不是国家将这些人给关起来的,而是这些人的家属将这些人给关起来的。

    这个地方是一个未知的势力所建的,根本没人知道这里是什么人建造的,而且没让你进入过里面,那些被关进来的人,都是被送到门口,由里面的人接进去的。

    “我们的任务就是这里了,我负责在外边接应你,你负责里面的情况,怎么样?”这还是门少庭第一次听到强子说话,这人还真不愧是一个上、将,真的是说话都是这么的铿锵有力的。

    “好的明白。”

    门少庭其实原本就不是一个多话的人,现在更加的不会说什么的,直接就进去了,虽说对这个该死的地方没什么好感的,也不觉得这里面能有什么重要额人物,不过既然是国家让自己过来的,门少庭也就只好这么做了。

    门少庭利用自身的条件,找到有利的据点让自己进去之后,直接就去了刚才强子跟自己说的走廊的走里面那个房间的,当然门少庭是不会傻到直接那么进去的,门少庭是慢慢悠悠的在屋子的顶部进去的,刚好避过摄像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