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赶紧否认道:“你放心,不是这个问题,其实这一次来找你,还有一个最重要的目的,那就是我希望和你比试一场,我想知道我和真正的高手还有多大的差距,顺便看一下自己目前伤势到底恢复如何了,达到最佳状态了没,自从上次和刘姝海一战之后,就再也没有好好的活动一下筋骨了,我想你不会拒绝我这个请求吧。”

    “你还和刘姝海打过架?真有意思,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什么人都敢挑战,先说你在刘姝海手上走了多少招?”隐藏人好奇道。

    门少庭回想了一下,道:“具体的我也记不清楚了,但是我知道我对上他,那是根本就没有招架之力,顶多将他弄出几道不痛不痒的小口子来,隐藏人你和刘姝海打过吗,谁厉害?”

    “不错,还能在刘姝海身上弄出几道口子来,有点能耐,当今世上能在刘姝海身上弄出口子来的人,那是少之又少呀,我连见都没见过刘姝海,更别提和他打过,但是有一点我可以准备的告诉你,我有信心打败刘姝海,在我心中刘姝海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我没有说大话,怎么样还跟我比吗?”隐藏人问道。

    门少庭不做思索直接说道:“比,怎么不比,越是强者我越要比上一回,只有通过不断的与真正的强者对抗,才是提升自己的最佳途径。”

    “好,说得好,年轻人有魄力,我接受你的挑战。”隐藏人爽快的答应道。

    听到隐藏人接受自己的挑战,门少庭兴奋道:“太好了,但是你别太用力,手下留点情,我的伤才刚刚恢复,我可不想再次受伤。”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的。”隐藏人道。

    二人各持一把利剑对峙着,隐藏人单手持剑,静静的等待门少庭的挑战,根本就没有任何招式可言,门少庭看着眼前高深莫测的隐藏人,亦不敢轻举妄动,只是一直在提升自己的斗气,“你怎么不出招,看不起我吗?”

    隐藏人淡淡的回答道:“年轻人,不知道无招胜有招吗?”

    “那好吧,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是怎么战胜我的!”说着门少庭提起剑直冲隐藏人,当来到隐藏人身前,门少庭挥剑朝隐藏人刺去,隐藏人只是轻轻用剑身一挡,就阻止了门少庭的攻击,门少庭见没有成功,收起剑,转移方向,向右又是一剑朝隐藏人挥去,隐藏人微微一侧身,再次提剑挡之,接下来,门少庭连续的五、六波进攻一一被隐藏人所化解。

    看着几乎已经黔驴技穷的门少庭,隐藏人说道:“你的进攻完了吗,该我了吧,日本剑术!”说着裁决挥舞起手中的干将莫邪剑快速朝门少庭冲上去。

    隐藏人的日本剑术自然是使用的很好,这一点都是门少庭所没想到的,招招如狂风暴雨般,打得门少庭节节败退,门少庭只能靠毅力勉强的闪躲与抵挡隐藏人这猛烈的攻击,隐藏人硬是将这变幻多样的日本剑术,发挥地淋漓尽致,最终一百零八式过后,隐藏人的剑毫不留情的架在门少庭的脖子上。

    看着门少庭,隐藏人道:“怎么样年轻人?还要比吗?或是直接认输。”

    门少庭斜眼望了一下脖子上的剑,不屑道:“隐藏人你果然厉害,但是你真的认为就这样结束了吗?那你就太小看我门少庭了,看我的金蝉脱壳。”说着门少庭运用灵活的身法,快速闪身来到隐藏人的身后,接着门少庭不再出剑,伸出两根手指,直接朝隐藏人后背快速点去。

    隐藏人岂能让门少庭如愿,快速的回过身来,快速的伸出两根手指,夹住门少庭的手指,“年轻人,难道你认为这样就可以点住我的穴道吗?”

    可门少庭还没有认输,自信道:“行不行,接着往下看!枪枪毙命!”说着一股气流从门少庭的两指之间飞窜出去,门少庭又使出了隔空点穴。

    望着朝自己冲来的气流,隐藏人眉头一邹,松开夹住门少庭的手,然后浑身聚集内力,接着浑身一震,将枪枪毙命的气流一下子从自己的身上震开来,破解门少庭的攻击之后,隐藏人欣赏的看着门少庭道:“没想到呀,你年纪轻轻就已经把把剑道练的如此好,这可比你们门家的老头子好很多了,可惜你的内力还是不够深厚,否者我这一下肯定会被你点住的。”

    “是的,这点我知道,内力这种东西,是要靠岁月的累积而来的,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得到的。”门少庭一点都不否认隐藏人的话。

    “你说得没错,但是你也不必太灰心,你这种年纪能有这样的修为已经是难能可贵了。”隐藏人赞赏道。

    “那我继续比试吧!”说着门少庭再次提剑朝隐藏人挥去,无奈的是,手中空有利剑一把,但根本就无法对隐藏人造成任何伤害,还是被隐藏人化解掉。

    隐藏人挡住门少庭的攻击后说道:“你就别跟我比剑了,你不是我的对手,你不是还有一招,你当杀手的成名绝技,号称‘毒刺’组织的暗器之王,短刀致命吗?怎么不使出来,虽是比试,但是使用暗器也是实力的一种体现,并非什么见不得人卑鄙的勾当。”

    门少庭摇头道:“使与不使又有什么区别,因为这根本就无法对你构成什么伤害。”

    “你很有自知之明,好了,废话少说,速战速决吧,一招便可击败你,也该结束了,日本剑术。”说着隐藏人继续挥舞着他那暴雨梨花般的进攻,门少庭手握泰阿快速抵挡着,连续抵挡了五十余剑之后,门少庭便开始招架不住,隐藏人的攻击越来越快、越来越猛,到最后隐藏人剑指着门少庭的喉咙说道:“你回你不会又想用金蝉脱壳吧?”

    门少庭收起手中的泰阿剑,摇头道:“不了,我输了,你真的很强,我输得心服口服。”

    听了门少庭的话,隐藏人收起手中的干将莫邪剑,笑道:“很好,敢玩就得输得起,这点我很欣赏,好了我要走了,再会。”当隐藏人经过门少庭身边时,却又停了下来,道:“年轻人,你手中的泰阿剑是一把不可多得的好剑,不要埋没它了。”

    门少庭点头道:“我知道,我还没有将泰阿剑发挥到及至。”

    “是的,有一点很重要,剑不是用来乱砍的,需要一套适合的剑法来配合着使用,那样才能将剑的威力发挥到及至,否者你空有好剑,一样无济于事。”隐藏人道。

    门少庭苦涩道:“剑法?我从小就没学过剑,叫我怎么使用,也没有人教我用过剑,我练剑的过程完全是自己独自一人摸索过来的。”门少庭想着也是奇怪的很,自己分明只是自学过日本的剑术,只是因为自己有天赋,这才以快剑出名。

    听了门少庭的话,隐藏人赞许道:“你可真是一个练剑道奇才呀,独自一个人就能将自己练成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不得不佩服你门家的优良血统。”

    突然门少庭脑海中灵光一闪,看着隐藏人道:“隐藏人不如这样,你剑法那么厉害教我一套如何,我可以拜你为师。”

    闻言,隐藏人微笑道:“小伙子就是鬼点子多,不过我不会教你也不会收你做徒弟的,我所学的剑术是被世人所遗弃,认为是邪魔歪功,你不要练。”

    门少庭微微一邹眉,脸上尽是失望神色,“这有什么不可以的,我才不在乎是什么剑术,是使自己变强就可以。”

    隐藏人赶紧阻止门少庭道:“你不要说了,我是不会教你的,教你只会害了你,不过有个人他绝对可以教你,而且是毫无条件的教你。”

    听言,门少庭马上兴奋的问道:“是谁?”

    隐藏人笑着拍拍门少庭肩膀,道:“你门家管家林正华,你别以为他只会太极拳,他的剑法一样超一流,好了我走了,另外在奉劝你一句话,离开‘毒刺’吧,那个组织我是早晚都要消灭掉的。”

    别处。

    此时一个农夫打扮的男人慢慢向阿罪靠近,农夫男子开口道:“第一杀手阿罪,怎么会甘心过着这种垂钓生活。”

    阿罪并没有回望那农夫男人,只是开口道:“你来了战姬,我这种生活叫自得其乐,你别说我,你自己不也是甘心做着耕种生活,我们是同样的道理。”

    农夫打扮的战姬笑道:“也是,怎么样阿罪,三年不见过得可好。”

    “悠闲自得,不必忙于任务,无须顾及荣誉,又有何不好,况且每三年还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对手陪我打架,我怎么会闷呢?”阿罪淡淡的说道。

    此时的战姬长叹一口气,道:“你到底是逍遥快活了,我能,自从你隐退以来,我是每三年都要来找你,挑战你一番,如今算算是第四次了吧,但是每次赢得都是你,我只有输得份,人家说事不过三,按理说三次都输给你,我应该真正的认输才是,但是我战姬就是为战而生,不会就此放弃的。”

    “你还是这么固执,牛脾气,倔得很,这三年来你又练成了什么绝招,敢来挑战我?”阿罪问道。

    “那我们就在玩玩吧!”说着阿罪扔掉手中的鱼杆。

    战姬看着阿罪手中的利剑道:“你的开场还是这么的盛气凌人!”

    阿罪笑道:“你也不差,也够炫的,来吧老朋友,废话少说,让我们痛快的再干上一架。”

    “那就来吧!”说着战姬双手握住青龙偃手里的刀,快速上前朝阿罪劈去。

    而阿罪并没有上前跟战姬硬碰硬,快速的移动的来到战姬的身后,持剑就要朝战姬刺去,战姬双眼微微向后一斜,叫道:“看剑!”

    身后的刀快速的向上挥起劈向最后,阿罪见战姬再度发起攻击,马上放弃自己的进攻,快速的两个向后跳跃,躲过战姬的攻击。

    站稳身子的阿罪,开口说道:“你的拖刀记还是那么的不可一世,收放自如,看我接下来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