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虽然阿罪算是躲开了战姬霸道的攻击,但是阿罪身后的树木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一片树丛受到袭来的刀气应声而倒,阿罪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身后的树丛,赞叹道:“不错,比起三年前,战姬你又进步了,居然能将我砍出鲜血来,不容易。”

    战姬对于自己这一连串的攻击并不是很满意,道:“废话少说,我比起你来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要走,拿出你的全部实力给我看看吧,看看这三年到底是进步得多还是我进步得多。”

    阿罪伸手抹了一下左手臂上的鲜血,然后伸起手放在舌头上舔了一下道:“那好,看我的战姬一剑!”说罢阿罪高高的腾空而起,腾空高度足有上百米,空中的阿罪双手持剑高举过头,然后一个翻转剑尖朝战姬,整个人开始开转速的旋转向战姬冲下去,在阿罪的周身都能看到气体的流动。

    地上的战姬,一点都不敢怠慢,紧握青龙偃手里的刀,双脚用力一瞪,同样的高高腾空而起,并发出他的得意技飞龙在天,半中之中,两个人即将相遇,阿罪迎着飞龙在天发出的刀气,继续加快旋转频率,直冲刀气而上,当两股气流相撞到一起之时,阿罪高度的旋转硬是破了战姬的飞龙在天,紧接着阿罪快速翻过身子来,再是一记飞腿将在半空中的战姬踢到地面上,落地之后,阿罪没等战姬站起来,就已经将鱼肠指向战姬的喉咙处,道:“战姬,你又输了。”

    战姬用手里的刀推来阿罪的利剑,从地上起来,心中带点不甘道:“是的,我又输了,看来我只有当千年老二的命。”

    阿罪收起剑,笑道:“老朋友你别这么说,虽然你是第二,但是你知道排在你下面的人,有多少人羡慕、仰慕于你吗,你就是他们将来要挑战的对象。”

    战姬不爽的说道:“那是因为他们不敢直接挑战你,准备拿我先试刀,如果赢了我,那么他们接下来要挑战的人肯定是你。”

    “不说这些无意义的话了,听说最近出现了一个隐藏人一直在破坏组织的行动,有没这回事战姬?”阿罪开口问道。

    “是有这一回事,怎么,阿罪,你该不是想出去找那个隐藏人比试一番吧,如果你真有这想法,一定要带上我,我正有此意,总是听其他人那个隐藏人如何了得,实在不爽,必须亲自试试才知。”一说到隐藏人,战姬又是一脸的战意。

    阿罪摇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才没有兴趣去找谁打架,只是好奇世上居然有人敢跟‘毒刺’组织作对,不去管他了,只要他不找我麻烦,我才懒得理他,随便他跟组织怎么干都跟我没关系,战姬你难得来一次,恰巧我今天又钓了这么多的鱼,你就留下来吃顿饭,我们两个老朋友也好好的叙叙旧。”

    “好说,一定要来点酒呀,没酒两个大男人的吃饭都不香,你说得对,不用去管那么多,什么狗屁隐藏人,我们只管过我们悠闲自得的生活。”说着战姬便提起那一水桶的鱼,跟着阿罪离开湖边。

    门家。

    门少庭贼笑道:“林叔叔,老实招了吧,你是不是还暗藏了什么绝技,我今天可是听人说,你不仅会使太极拳,还会使用剑术,据说你的剑术跟你的太极拳一样使得出神入化。”

    这下林叔叔算是明白过来了,笑道:“原本就为这事呀,可林叔叔并没有暗藏什么招数,林叔叔会得还只是太极,至于剑术嘛,林叔叔确实有一套太极剑术。”

    门少庭拍手叫道:“好,承认自己会剑术就行了,不知林叔叔可否将这太极剑术教给我?”

    “门少想学便说,林叔叔教门少便是,何必这么多废话,”林叔叔停顿一下继续说道:“不过林叔叔想问一下,门少今日为何想起来要学剑术呢?”

    “是这样的林叔叔,我无意间得到这把剑,都说是好剑,这既然林叔叔会剑术,那何不教给我,这年头会剑术的可不多了吧?”门少庭说完轻轻一笑。

    听了门少庭的话,林叔叔点点头道:“那以后你每天早起跟我学就好了”

    “好的。”门少庭爽快的招出泰阿剑,递给林叔叔。

    挥舞完一套太极剑术之后,林叔叔来到门少庭身边,将剑交还给门少庭道:“门少,接下来就看你的了,我知道凭你的记忆与对武学的感悟,一定将刚才林叔叔的招式一一记下了,你现在是初学阶段,一定要有耐心跟耐力,这剑术可不是你平时玩的枪?”

    听了林叔叔的话,门少庭认真的点点头,拿起剑走到院子中央,按照刚才林叔叔挥舞的招式开始演练起来,虽然门少庭尽量让自己的剑术跟林叔叔所挥舞的一致,但是挥舞起来总是感觉到不舒服,甚至动作有点怪异,门少庭柔缓的挥舞的手中的剑,但是门少庭却使不上力,使上力了速度又快起来,这样就跟林叔叔的太极剑术相差甚远。

    林叔叔看着门少庭别扭的挥舞着剑术,长叹一声道:“哎,门少你还是没办法学着慢下来,这样吧,你就按照你自己的感觉练吧。”林叔叔心中感慨道,门少居然对剑术感兴趣了,好在他知道门少这剑是偷来了,这也算是的算是国宝了,学习这个倒是也蛮不错的。

    听了林叔叔的话,林叔叔的话,门少庭就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开始尽情的发挥出自己想要的感觉,没多久门少庭已经开始找到属于自己的节奏,一套新的剑术就要在门少庭的手上诞生了。

    见到门少庭如此的悟性,林叔叔满意的点头道:“很好门少,现在你控制剑了,凭自己的意志操控剑,是攻是守,随你便。”

    突然门少庭脑中灵光一现,控制着剑将剑朝林叔叔刺去,对于突然其来的剑,林叔叔微微一笑,快速侧身躲开泰阿剑,然后快速伸手右手握住泰阿剑剑柄,这样泰阿剑到了林叔叔手中,门少庭就在也操控不起来。

    门少庭丧气道:“哎哟,林叔叔你也太不给面子了,也不让我多玩玩。”

    林叔叔说道:“门少剑术已成,想个名字吧,以后有空多练练,剑术自然就会成熟。”

    门少庭想都没想,直接开口说道:“为了尊重太极与林叔叔的教导成果,还是命名为太极快剑吧,学会此剑我的能力又上一层了,哈哈,相信配合起我的太极快拳,一定会大震雄风的。”

    林叔叔看着门少庭,欣慰的点点头,门少是个很会替别人着想的人。

    可是门少庭根本就不当一回事,继续加大油门跟红色宝马车较量着,年轻交警痛骂道:“这两个什么东西呀,竟然如此无法无天了。”

    当年交警看清门少庭的车牌时,急忙叫道:“小李呀,不要追了,这车主我们惹不起,还有那辆红色宝马也不要追了,敢跟他飙车的,自然都是些有钱有势之人。”

    叫小李的交警不解的问道:“这是为什么呀,他们犯法了就要追上去呀,怎么可以让他们这样继续胡闹下去,在这城市的公路上如此飙车,很危险的。”

    年长的交警叹气道:“哎,你刚来这里,一个刚出社会的少年还有许多事不懂,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会明白了,有些人千万不要去惹,前面开银色汽车的是本市最有钱有势门家的大门少,就连市长都要让他门家三分,我们就不要参这趟浑水了,听我的,赶快掉头,别追了。”

    前面,两辆车继续狂飙着,马上就要进入一个九十度的转弯,门少庭对这条路实在是太熟悉了,在没有看到弯道之前,门少庭开始提速,拉起手刹,一个漂亮的漂移通过直角弯,出弯道时门少庭稍微的减点速度,等车身全过了弯道之后再次加速全力前进,后面的红色宝马车同样运用一个漂亮的漂移通过直角弯道,紧随门少庭车后。

    漂移过了弯道之后,就是一条直线公路,门少庭将油门踩到底,汽车引擎发出“轰轰”作响,车速表上的指针直飙升到最高指数,两辆车就这样一直狂飙,门少庭的银色兰博基尼领先红色宝马半个车身,一直到了一个路口处,门少庭这才踩住刹车停下车来靠在路边,后面的红色宝马车见门少庭停下来,也跟着停了下来,两辆车并排的靠在一起。

    门少庭送开安全带,打开车门走下车,来到红色宝马车前,靠在宝马车身前,看着里面的开车少女说道:“下来吧莫特银,说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听了门少庭的话,莫特银从车上走下来,来到门少庭身边,道:“我今天可是在你公司楼下等了你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呢。”

    “等我干什么,有什么事直接上去找我不就得了。”门少庭不解道。

    莫特银拍拍门少庭的肩膀道:“少庭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这最近有个咖啡馆,我们进去坐着聊,你看如何?”

    “那就走吧!”说着两个人并肩的走进一家咖啡馆。

    来到咖啡馆内,两个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要了两杯奶茶,门少庭喝上一口奶茶,开口说道:“莫特银,你现在的飙车技术那是越来越棒了,只差我半个车身了。”

    莫特银得意道:“要不是因为你车的性能比我出色,我早就追上你了。”

    一看到莫特银这丫头尾巴都快翘起来了,门少庭马上说道:“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了,实话告诉你,我还发挥出全部实力,如果刚才要是换了凯旋德跟我飙车,我可不会给他留情面的,肯定至少把他甩到五十米之后。”

    “你是吹吧,牛都飞上天了,”莫特银玩笑道。

    “什么?我门少庭会吹牛,我说得可都是事实,哎算了,不说也罢了,”门少庭是不想多做什么解释了,在女人面前还是少说两句的好。

    莫特银看着一脸无奈的门少庭,轻轻笑道:“好了,不和你扯了,该说今天找你的正事了。”

    “对了,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门少庭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