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此时莫特银的脸变得异常的严肃,前后判若两人,这是门少庭从没见过莫特银有这样的一面,莫特银从皮包中拿出一个东西扔到门少庭身前,道:“知道这是什么吧,我的毒刺殿下。”

    门少庭看着眼前莫特银扔出来的东西,眉头紧锁,这不是别的什么,正是门少庭杀人时常用的短刀致命,门少庭赶紧打哈哈,道:“莫特银你这是做什么,这个东西我在报子上见过,就是那个杀手留下的吧,至于你说的什么毒刺,我实在是不明白了。”

    莫特银依旧是那副严肃认真的表情,语气郑重的说道:“少庭哥,你不是说你从不吹牛,怎么就不敢承认这件事呢?”

    门少庭两眼死死盯着莫特银,良久之后,门少庭开口说道:“是的,我就是那个杀手毒刺,莫特银你是怎么知道的?”

    “肯承认就好,”说着莫特银从皮包又拿出一样东西丢到门少庭面前。

    这是一个证件,门少庭拿起证件打开一看,不可思议道:“什么?莫特银你是个国际刑警。”

    莫特银收回证件,道:“是的,我是,国际警方目前正在全力侦察‘毒刺’组织,希望能让这个组织从世界上消失,我这次回国就是为了调查‘毒刺’组织的所在,目前凭借我们警方手中的证据,我们怀疑王家也就是凯旋德一家,和‘毒刺’组织有很大的关系,但是目前王叔叔的死,凯旋德的失踪,让线索一下子全都掉了,所以我希望你能帮助我们,找出‘毒刺’组织的所在。”

    门少庭只是静静的沉寂在震撼之中,并没有回答莫特银的话,看着门少庭不说话,莫特银继续说道:“少庭哥你也是‘毒刺’组织的一分子,同样在我们的打击范围之内,所以我希望你能离开‘毒刺’组织,帮助我们,这样国际警方就不会追究的,少庭哥,你退‘’毒刺’组织好吗?算我求你了。”

    门少庭并没有回答莫特银的话,只是摇头说道:“莫特银你别求我,我只是一个执行任务的杀手,根本就不知道‘毒刺’组织的所在,这个忙我帮不上,就算我知道我也不打算告诉你,莫特银听少庭哥一句,你还是不要参与到这里来,‘毒刺’组织根本就不是你们几个警察可以消灭得了的,没有真正的功夫,你们警察就凭几把枪几颗子弹是办不到的,‘毒刺’组织里的杀手各个都是好手,要是使枪用弹,各个不在你们之下,你们要是跟他们做对只有死路一条。”

    “不,我们不管这些,我们警方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让‘毒刺’这个组织彻底的从世界上消失,少庭哥你知道吗,‘毒刺’组织是一个不该存在在世界上的组织,‘毒刺’组织不仅只存在在中国,世界各地都有他们的踪迹,他们并不是只为杀人那么简单,他们更近一步的目的就是称霸全世界,所以,少庭哥,你在好好想想,离开‘毒刺’组织吧,莫特银求你了。”说着莫特银的眼眶已经湿润了。

    看着莫特银眼眶中的泪水,门少庭虽然心疼,但是这并不能动摇他的心,门少庭站起身子,说道:“对不起莫特银,我自己的事,我知道怎么做,我不希望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另外,我也奉劝你一句,千万不要选择贸然进攻‘毒刺’组织,那样无非就是等于送死,我不希望看到你出事莫特银,所以你千万不能去。”说着门少庭脸色暗淡的走出咖啡馆。

    望着门少庭离去的身影,莫特银的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落去,含着哭声道:“我也不希望看到你有事,更不希望看到你为一个野心蓬勃的组织效力。”实际上门少庭并不是真想为’毒刺’组织办事,只是做他自己喜欢做的事,这也’毒刺’组织大部分杀手的一个心声。

    电话那头传来周璃天的声音,道:“怎么,少庭兄弟,近来可好,听你的口气似乎有心事?”

    “没什么,还是说说你的事吧。”门少庭一脸沉闷道。

    周璃天也不多问什么,直接说道:“少庭兄弟,上回你寄过来的玉扳子我已经收到了,真是太感谢你了,现在国家又下来新的任务了,需要你去完成。”

    “哦?这回给的是什么差事?”门少庭开口问道。

    “这次的目标在日本东京博物馆,要你拿回来的是一个照型精致的浮雕白玉瓶,你明天来一躺北京,我会把照片给你看的。”周璃天说道。

    “那好,我明天就去一趟北京,这回强子上、将在吧,要是没有他的隐龙战机,想要躲避收查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也不每次都有那么好的运气。”想起上回在法国偷窃的那一事,要不是有狗帮忙,还真不好办,所以门少庭必须问问强子的情况。

    这时,周璃天笑道:“放心吧少庭兄弟,能让你来北京当然是让你跟强子上、将一起合作啦。”

    这下门少庭才放心下来,有强子和隐龙战机在,门少庭就可以说是信心又增强了,说实话他到是有点想念隐龙战机那卓越的感觉,“那好周书记,没有其他的事,我就挂了,一切到北京在详谈。”

    “那好,明天国家博物院见!”说完周璃天直接挂下电话。

    第二天一早,门少庭就早早起来下了楼,楼下门正和林雅然都在,门少庭走到二人面前说道:“父亲,我今天想去一趟北京,过两天回来。”

    林雅然一听见门少庭又要出远门,赶紧问道:“怎么又要去北京,上回你不是才刚去过吗?”

    门少庭知道林雅然心中的担忧,赶紧解释道:“妈,上回是去散散心,这回我是去北京见几个客户,你放心不是你想的那样。”

    这时,门正终于开口说道:“哎呀,你就别一天到晚的担心这担心那的了,儿子这么大了有自己要做的事,你就别干涉太多,放手让他去做,不就是去北京嘛,又不是没去过,有什么好担心的,让他去就是了。”

    听到门正这么说,林雅然也不好在多说什么,只是一脸关心的看着门少庭,关怀道:“那好,你去吧,记住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父母都同意了,门少庭高兴道:“妈,你就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那现在就去机场了。”

    门正点头道:“去吧,让我的司机开我的车送你去吧。”

    来到机场,门少庭直接上了飞机,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天空旅程,门少庭顺利到达首都北京,一出首都机场,门少庭打了一辆的士直接朝国家博物院赶去,来到雄伟的国家博物院前,看门的依然是上次的两个军人,两名军人一看到门少庭,马上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高声喊道:“首长好!”

    这一回门少庭就没有显得那么不自在了,尽可能的回了一个算是标准的军礼,然后走进博物院内,来到周璃天的办公室前,门少庭敲了敲门就直接推门而入,办公室内周璃天和强子已经坐在一起恰恰而谈,看到门少庭家来,二人赶紧起身上前和门少庭握手,周璃天握着门少庭的手,激动道:“少庭兄弟,你终于来了,我和强子上、将可是等了你尽半个上午呀。”

    “不好意思了,我已经是尽最快的速度了,”说着门少庭又对着强子说道:“强子近来可好,自从上回分别之后,我就一直期待着再次与你合作一番,现在机会终于又来了。”

    强子笑道:“多谢老弟观念了,我还不错,说实话我也很期待我们的再次合作,而且这次还是去日本这种低等国度去,一定要干得漂亮才是。”

    “哈哈,那是一定的,一定要给他们一个沉重的教训。”门少庭笑道。

    这时周璃天拿了一张相片交给门少庭:“这就是浮雕白玉瓶了,我们这次任务的目标,你可得看清楚了,免得到时候出错。”

    门少庭接过照片细细的打量一翻,感叹道:“真是好东西呀,不仅外观精致秀美,而且技艺之精湛,堪称是上品呀,可惜被鬼子偷去,不过没事,它马上又要回到我们中国来了。”

    “好,有少庭兄弟这番话,何事愁不成,另外还有个东西要给你,这东西可贵重的很,你可要收藏好了。”说着周璃天走到办公桌前,打开抽屉从里面拿了一个小盒子出来,回到门少庭身前,周璃天将盒子交给门少庭说道:“少庭兄弟这是国家给你的一枚荣誉勋章,以表彰你为国家做出的卓越贡献。”

    门少庭欣喜的接过勋章,突然问道:“强子怎么没有,功劳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呀,强子也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呀。”

    强子听了门少庭的话内心很高兴,门少庭并没有独吞功劳,还在为自己着想,强子高兴的说道:“我的早以收入囊中了,其实不用给我也行,我的全部勋章拿出来够挂满我整个胸前了,我只是在为你做司机罢了,没有什么大的功劳可言。”所有的勋章可挂满整个胸前,可见强子一身的功绩不凡,为国家做出的贡献自然不小,自然是国家委以重任的上佳选择。

    “哎呀,强子你就别谦虚了,你的功绩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周璃天笑道。

    门少庭收好手中的勋章,开口说道:“你们两个也就别在寒碜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前往日本东京。”

    听了门少庭的话,强子看了一下手中的表,道:“时间也差不多了,要不周书记,我这就带着少庭兄弟出发,早点完成任务早点回来交差,免得你到时候坐立不安、提心吊胆的。”

    周璃天笑着挥挥手道:“去吧,祝你们成功!我在这里等你们凯旋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