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摇头道:“这样听起来是不错,但是我总觉得还差了些什么,不好好修理一下这些日本鬼子心里就是不舒服,”突然门少庭脑中灵光一现,兴奋道:“强子日本不是有个恐怖组织叫山口组的吗,我想到那里去玩玩,灭灭他们的威风。”

    “你呀,还真敢想,山口组不是说玩就能玩的,里面戒备深严,各个都有军火,想进去谈何容易,就连日本天皇都不敢动他们,你还是收起这个大胆的想法,年轻人呀,”强子谨慎道。

    门少庭可不同意强子的话,坚定道:“不行,我一定要进去耍耍,强子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就不是担心我有去无回吗,你放心,我要是没有绝对的把握是不会去的,我从来都只做有把握的事,就跟你们军人一样,不打没把握的战,你要对我有信心,我真正的功力你是没有见识过,要是见识过了你就不会对我这么没信心了,山口组我是去定了。”

    强子邹着眉头想了一下,道:“那好吧,既然你这么有把握,那我就舍命陪君子跟你起去。”

    门少庭马上摇头道:“不,强子你不能去,你虽然是个将军,但是你不会真正的剑术,这样你会很危险,会成为我的累赘的,你还是老实的呆在隐龙战机里等待我胜利的消息。”

    门少庭这么一说,但是让强子觉得挺郁闷的,自己堂堂一个上、将居然会被一个年轻人当成累赘,想想都心寒。

    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之后,终于抵达日本东京,强子将隐龙战机停在东京湾的一个空地上,飞机上门少庭说道:“强子,现在还是中午时分,不如这样我先下去,找几个人问问看山口组的总部在哪里,晚上好行事,今晚我先去山口组喝杯茶,然后再到东京博物馆拿东西,你觉得如何?”

    强子神秘一笑道:“不必劳你大架了,你还是在隐龙战机上好好休息一下,养好精力今晚好行事,查山口组还不容易,何必去问人,日本也没有几个人知道的,知道的也不会告诉你,你看好了。”说着强子继续在智能计算机上操纵起来。

    门少庭不解的看着强子问道:“强子,你这是做什么?”

    强子并没有回答门少庭,不停的在计算机上操作着,直到最后按下回车键,叫道:“大功告成,你看,我刚才利用卫星系统,全面的分析东经全貌,山口组的总部在东京西面郊区的一栋小别墅里,里面住得肯定都是山口组的各大头目。”

    “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地方就是山口组的总部?”门少庭不解的问道。

    强子得意的笑道:“这还不简单,在这个别墅里进进出出的都是一些神秘人物,个个都是黑色西服带着黑色墨镜,身后还跟着一群保镖,重要的是在他们的胸前都有一个山口组的特有标志。”

    这下门少庭不得不佩服隐龙战机的性能之高,是当真无愧的空中霸主,“那好,我今晚就行动,不过在这之前还要麻烦强子你下飞机去买点吃的回来,坐了这么久的飞机没吃一点东西,肚子已经开始饿了。”

    “你呀!”说着强子观察了一下四周,确定无人之后小心翼翼的从隐龙战机上下来,去给门少庭买吃的。

    傍晚时分,门少庭吃完强子带回来的饭后,马上开始换上他执行任务时穿得装备,穿好装备的门少庭兴奋道:“嘿,终于要开始了,小日本等着本门少给你们带来的惊喜,绝对会成为你们人生当中一个噩梦的,做好收下这个礼物的准备吧!”

    一旁的强子说道:“少庭兄弟凡事小心注意点,把事情干得漂亮点,我在这里等你凯旋归来。”

    “好的,你就等我胜利的消息吧,我走了。”说着门少庭打开隐龙战机的门,跳了下去。傍晚时的东京,人们都已下班,街道上过往的行人密密麻麻,门少庭可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会人,避开人群,直朝山口组的总部快速冲去。

    来到山口组总部前,门少庭先是呆在树上,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门口有四个看门的,别墅周围有两小队人马正在巡逻着,而且各个腰间都插着一把枪,门少庭可不理会那么多,这些人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从怀中抽出四片枫叶,对准四个看门的,快速的将枫叶从手中射出,四片枫叶准确无误的插进四个看门狗的喉咙,可怜的看门狗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两个巡逻小队一看见看门的意外倒下,纷纷从腰间拔出手枪警惕的对着四周,见此情形,门少庭嘴角微微翘起,不屑一笑,招出泰阿剑握在手中,眼下的这些保镖还在握着手枪对着四周瞧来瞧去,突然一阵微风吹过,接着一道黑硬闪过,两小队的保镖只觉得喉咙处一凉,便全都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成为泰阿剑下的亡魂。

    处理完外面这一些垃圾,门少庭往别墅一层内望了一眼,里面全都山口组的,几个头目正围在一起打起扑克,每个人身后都站着七八个保镖,门少庭又看了一眼整个别墅的外貌,二楼处有个阳台,门少庭先放掉楼下这些人,一个向上跳跃直接来到二楼阳台。

    门少庭轻轻推开阳台的门,走了进去,里面是一间卧室,床上有两个赤裸的男人和一个赤裸的女人正玩着成人游戏,行欢作乐的三人早已进入忘我的境界,根本就没有发觉有人进入房间里,门少庭轻轻坐在沙发上欣赏着三个人之间的肉搏战,两个男人奋力的抽动着下体,女人拼命的迎合、呻吟着。

    直到门少庭觉得索然无味时,迅速起身提起泰阿剑,来到三个人的身后,直接是一剑砍了下去,送三个人下地狱继续行欢。

    走出卧室,门少庭又走进几个房间杀了几个日本鬼,目前剩下这最后一个房间,房间里面正有一个穿着和服的男人和一个穿着和服的女人,女人正在给男人泡差,男人则坐着哼着小曲,此时女人以将一杯茶泡好,正好递给男人,但这个时候,外面的门少庭直接破门而入,接过女人手中的茶,门少庭拿起茶先是小尝一口,然后一饮而尽,还赞叹道:“真是好茶!”

    男人看着破门而入的门少庭,拿起桌面上的一把手枪对着门少庭,用狗屁日语说道:“你是什么人?”

    门少庭扔掉手中的杯子,举起泰阿剑叫道:“是你个头!”门少庭直接是一剑砍了下去,削掉男人拿枪的那一只手臂,一旁的女人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闭上眼睛大声尖叫起来,这下到是惊动了楼下一群人,楼下的人纷纷警惕的拿出手枪,冲上楼去。

    见已经惊动楼下的人,门少庭气愤的一剑将女人刺死,接着在砍掉男人的头,然后快速走出房间,一出房间门少庭就看到,楼下的日本人已经冲上来,这些日本人二话不说,直接是拿起枪对着门少庭一阵乱射。

    门少庭运用自己灵活的步伐闪避着子弹,实际上门少庭不躲避子弹也行,因为他的那件衣服可是经过特别加工过的超能防弹衣,这种子弹根本就无法对白飞与构成危险,是只打在身上有点疼罢了,门少庭可不想让身上多起几个胞,在躲避子弹的同时抽出几片枫叶朝日本人射出,中叶者自然倒地身亡,没中叶者继续疯狂扫射。

    此时门少庭突发奇想,想要试一试他的太极快剑,想到就做,门少庭在躲避子弹的同时,开始将内力灌注全身,一直到泰阿剑上,让气与剑达成功识与交流,然后门少庭将剑脱手而出,直朝日本人攻去,站前面的几个日本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成了剑下鬼,毕竟一把剑在你眼乱飞,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后面的日本人见到门少庭会如此妖术,赶紧停下开枪,纷纷退到后面去,他们可不敢再靠近门少庭,否者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门少庭收回飞舞的泰阿剑,轻蔑的看着这些日本人,冷冷的笑起来,这会他的心中还真是爽歪歪了。

    这个时候从日本身后,又上来两个家伙,这两个家伙到是不简单,扛起了火箭炮对准门少庭,门少庭一看情况不妙,赶紧破窗而出,就在门少庭刚刚从窗户跳出不到一秒的时间,“轰!”的一声巨想,一面墙硬被轰没了,低下的门少庭回头望了一眼,心中一阵后怕,庆幸自己跑得快,不然就要被轰成灰了,现在门少庭也玩够了,不做更多逗留,赶快跑离这里。

    楼上的山口组成员,迅速下楼追拿门少庭,但是这个时候拿里还有门少庭的身影,门少庭早已逃之夭夭,这些山口组成员只能自认倒霉了,这一次门少庭过来喝一杯茶,山口组死了三十多个手下,而且更重要的是山口组的三个大头目全部牺牲,而且还失去了一面墙,剩下的这一些小头目又要陷入一场内部的争权之战,山口组一下是安定不下来了。

    观察清楚了四周的情况之后,确定没有什么问题之后,门少庭便要开始行动,门少庭先是一个快速的地下翻身滚进草丛里,接着一个漂亮的闪躲闭开巡逻警卫,最后门少庭再使出一个高难度的腾空跳跃,搭上博物馆的柱子,向上爬了两步,门少庭按了一下手套上的绿色按扭,将手举向高空,一条绳子从手套上飞逝而出,一直飞到房梁上钩住一旁的护拦,借着绳子的帮助门少庭迅速的爬上房梁而没有惊动下面的警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