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在房梁上转悠了一圈过去,发现地上了有一个窗口用铝合金属板盖着,门少庭招出泰阿剑一剑劈下去,铝合金属板便裂成两半,然后门少庭弯下腰去,用力掰开金属板,从天窗上跳了一下去。

    进入博物馆内,目前门少庭是在博物馆三层阶段,门少庭开始挨个收藏室寻找过去,但是前两个收藏室里都没有他要找的浮雕白玉瓶,当门少庭走进第三个收藏室时,马上是眼前一亮,这里收藏的都是各种名剑名刀,反正是各式各样的武器一一具备,而且都是一些古时比较出名兵器。

    这个时候门少庭暂时将白玉瓶的事放到一边,开始一件一件的浏览起这里的兵器,大多都是日本古代时出名的武士剑、刀,还有一小部分是其他国家的,当然也有中国的青铜剑。门少庭细细的浏览着这些兵器,当门少庭来到一把日本刀之前却停了下来,他能感觉得到,这把刀绝对不简单,总能感觉到这刀里一股邪恶的力量,在往下看去,刀身之下注释着:日本第一刀,妖刀村正。

    门少庭不在妖刀村正前多逗留,总是感觉不大舒服,甚至有种厌恶之感,门少庭继续往后看,当来到一把中国剑前,门少庭两眼发出金光,那是一脸的惊喜之色,这把剑不是其他的剑,正是中国古代十大名剑之首,中国第一神剑,剑身上清晰镌刻着三个篆字:轩辕剑。

    门少庭抵、制不住心中的那份激动之前,伸手拿下剑来,轻轻的抚摸了剑神,剑身一面刻日月星辰,一面刻山川草木。剑柄一面书农耕畜养之术,一面书四海一统之策。门少庭拔剑出鞘,一股磅礴的气势从轩辕剑身散发出来,气势之中似乎还带有点神圣的力量,门少庭不禁赞叹道:“好剑,真是好剑,没想到中国的第一神剑竟然被这群低虐的日本人给偷去了,还藏了起来,轩辕剑啊轩辕剑,真是埋没你了,你放心,我一定把你带出去,今后就跟着我一起作战吧,威震四海!”门少庭现在是赚翻了,他已经准备将轩辕剑留在自己的身边,然后将借来的泰阿剑还给国家。

    为了试一试这轩辕剑的威力,门少庭绝定拿日本第一刀妖刀村正试试,门少庭手持轩辕剑来到村正旁,举起轩辕剑,大叫一声:“啊!”轩辕剑快速斩了下去,接着传来了铁器断裂的声音,日本第一刀妖刀村正被中国第一剑轩辕剑砍成了两断,门少庭高兴的笑道:“哈哈,真是好剑,爽呆了。”

    兴奋过后,门少庭才想起本次来的真正目的,赶快收起轩辕剑,走出这个房间,去寻找浮雕白玉瓶的所在,门少庭不知道他的这一系列动作,全都被装在黑暗墙角上的监控器给拍了下来,只不过他运气好,监控室里此时根本就没有人看管。

    门少庭又搜索了几个收藏室之后,终于在二楼的一间收藏室里发现浮雕白玉瓶的所在,门少庭细细的打量了一番这浮雕白玉瓶,做工之精细,瓶外侧还泛着晶莹的光泽,瓶面上的浮雕更是栩栩如生,只是瓶面上有一点裂纹,否则就没有一丝瑕疵可言了,但这裂纹也衬托出了岁月的流逝,当下门少庭脱下披风,直接将白玉瓶包裹了起来,准备离开东京博物馆。

    当门少庭正要走上三楼时,在经过二楼最后一间收藏室时,门少庭却停了下来,这一间收藏室是彻底封闭着的,这里收藏着什么值得日本人这样封闭保管,门少庭好奇心一起,招出轩辕剑,劈开门前的大锁走了进去,里面的东西茁实吓了门少庭一跳,这里收藏着都是一些日本在二战时所实验出来的弹药。

    门少庭经过一番的浏览之后,惊奇的发现这里居然还藏着一颗化学炸弹,这种炸弹要是爆炸,那对人体危害可不小,不仅是对人有危害对生物、动物同样有危害,而且这种炸弹容易使人产生各种疾病,土地长不出植物,动物无法生存,可长达几十年。

    门少庭小心翼翼的看着这颗化学炸弹,心中不禁摇头感慨道:这种没有人性的事情也就只有日本人才做得出来。突然门少庭心中突发妙想,要想日本人自己也尝尝这化学炸弹的厉害,想到就做,还要选择一个不错的地方引暴。

    门少庭十分小心地抱起这颗化学炸弹,另外门少庭还走了一颗只有乒乓球大小的微型炸弹,然后迅速离开东京博物馆,在路上门少庭抓了一个日本人,用剑架在日本人的脖子上,威胁道:“快说,你们那什么狗屁靖国神社在哪?不然杀了你。”

    胆小的日本人,吓得双腿发软,马上说道:“向前二百米左转就是了。”

    “谢谢,你去死吧。”说着门少庭直接给了这个日本人一剑,送他上路,然后门少庭按照日本人的指示,快速来到靖国神社,躲开看门的保卫,门少庭翻墙进入到靖国神社,门少庭将化学炸弹放至靖国神社中心阶段,设置了十分钟自动引暴,然后快速离开靖国神社。

    当门少庭逃回到隐龙战机上,身后响起了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强子向后望去,道:“少庭兄弟这是怎么回事?”

    门少庭放下白玉瓶,说道:“哈哈,我把他们靖国神社给炸了,看他们还拿个屁参拜。”

    听了门少庭话,强子惊讶的叫道:“你说什么?你真的这么干了,哈哈,真是大快人心,少庭兄弟看来你今天又是满载而归,快给我说说,你今天怎么逍遥的?”

    门少庭急道:“先不说这些,你开启动隐龙战机,我们必须马上离开东京,哦不,还是整个日本安全点,我是用他们珍藏在博物馆里的化学炸弹炸毁靖国神社的,快走,不然里面的气体要是传到我们这里来,那么我们就全都玩完了。”

    “什么?化学炸弹!”闻话,强子冷汗直冒,迅速启动隐龙战机逃离东京。

    等在完全离开日本边境范围时,门少庭得意的说道:“哈哈,今晚真是太爽了,我先是在山口组耍了一番,杀了他们的三个头目,又在东京博物馆拿回宝瓶,那枚化学炸弹就是从那里面拿出来的,用日本人自己制造的东西炸日本人,真是快哉,这下终于也可以让日本尝试一下化学炸弹的危害了,经过的几十年东京有的受了。”

    强子边听门少庭的话边摇头,道:“你也真是太疯狂了,不过还是得对你竖起大拇指,好样的,帮全国人民解恨呀。”

    “哦?怎么回事,听起来应该会十分有趣,快说来我听听。”周璃天也是非常的好奇门少庭到底是如何出色的完成任务。

    强子笑着继续说道:“少庭兄弟不仅拿回了白玉瓶,还在日本最大的恐怖组织山口组里闹了一番,杀了他们三个头目和几十个小弟,更重要的是,少庭兄弟在东京博物馆里找出了一颗化学炸弹将靖国神社给炸翻了,你说是不是大快人心。”

    听了强子的话,周璃天也是一脸笑容的说道:“真有此事?那真是太爽了,少庭兄弟还真是了不得,不过怎么都没有从日本听到这方面的消息。”

    强子嘲讽道:“那群日本人肯定是把消息封锁住了,他们哪敢将这事公布出来,自己的神社被自己制造的炸弹给炸了,那还不丢死人了,自然要把消息封锁的死死的。”

    听后周璃天哈哈大笑道:“哈哈,说得也是,不提这些日本人了,少庭兄弟,那浮雕白玉瓶在哪,快拿出来我看看!”周璃天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想目睹一下这宝贝瓶子。

    门少庭将浮雕白玉瓶呈现在桌上,周璃天一看到白玉瓶眉头就一邹,赶紧拿出放大镜俯下身子在瓶上面观察了起来,良久之后,周璃天直起身子,长叹一身道:“哎,做工虽然非常精细,但是,这还是一个赝品,只不过是做得太好了,也算是赝品中的精品了,这群愚蠢的日本人还把这赝品当成是宝贝供起来,真是愚不可及。”

    一听这话,强子可是急得跳起来,惊讶的叫道:“你说什么,这是个赝品,怎么可能,那我和少庭兄弟这一趟不是白忙活了。”但是门少庭可不这么认为,虽然花瓶是假的,但是这一趟他可是大有收获,得到了他梦寐以求的轩辕剑。

    周璃天虽然心中有一丝失望,但也不能让二人白辛苦,赶紧安慰道:“不白辛苦,你们在东京搞出那么大的动静,就非常为国人解气了,还是很有收获的,这花瓶虽然是假的,但起码也让我们知道,真的花瓶不会日本,我们可以在去收集更准备的情报查出真花瓶的所在。”

    这一听强子心中才好受一些,门少庭也把自己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道:“这是个赝品,可是周书记,我观这宝瓶做工如此的精细,瓶面上的浮雕更是栩栩如生,还泛着晶莹的光泽,怎么会是赝品呢?”

    周璃天解释道:“少庭兄弟你是外行不懂,这浮雕是很生动,但是这是用机器做成的,还有你说得光泽,实际上就是我们内行人说得贼光,另外你看这瓶面上的裂纹,都是人工做旧的痕迹,上等的玉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

    听了周璃天的话,现场陷入一片沉寂之中,毕竟拿回的是个赝品谁都不会高兴,这时门少庭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招出泰阿剑交给周璃天,说道:“另外还有一件事要和周书记说一声,就是这泰阿剑我该换给国家了,执行任务时我也用不到,换是放回收藏室中。”

    周璃天接过泰阿剑不解的说道:“这是为什么呀少庭兄弟,我又没催你要,你还是放在身边以防万一用,像你这样的人身边多一把兵器总是好的,实话告诉你吧,国家早就将这把剑赠于你了,以犒劳你的功绩,你还是收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