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听了周璃天的话,门少庭也是很震撼,国家对自己还着是不薄,但还是委婉的谢绝道:“周璃天替我谢谢国家的好意,这心意我心领就是了,但我不能收,实话实说吧,我之所以还剑,那是因为我已经找到一把更好的剑了。”

    “哦?真有此事,什么剑还能比泰阿剑更好的。”周璃天好奇的问道。

    门少庭得意道:“我也不隐瞒你了,事实上我在东京博物馆里找到了我国古代第一名剑轩辕剑。”

    听了门少庭的话,周璃天手指着门少庭笑道:“真有你的,来了一招顺手牵羊呀。也好,这轩辕剑你就留在自己身上防身之用。”

    另一边日本东京,全民接慌,心中恐惧巨增,日本政府正在全力减小化学炸弹带来的危害,争取将危害控制在一个范围之内。将军府上,一个房间里,椅子上坐着日本将军,身边站着一个助手,两个人正在电脑前看着一段录象,这段录象正是门少庭在东京博物馆里的所做所为。

    当画面上出现门少庭的身影时,助手按了一下暂停说道:“将军大人,就是这个人做的,偷走白玉瓶和化学炸弹,还拿走轩辕剑,并斩断村正,更可恶的是炸毁了我们的靖国神社,我们这一次实在损失惨重呀,另外我还听说,他在做这些事之前,还去山口组闹了一番,杀了山口组的三大头目,实在是阿罪大恶极、阿罪不可赦,我们一定不能放过他,否则我们大和民族的脸面还往哪搁。”

    将军点头道:“恩,小子还真有能耐,一个人一夜之间既然在我们东京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山口组的事我们就不要去管他们了,那群家伙早死早好,平时占着自己的势力,欺压了我好久,这小子还算做了一件好事,替我解除了一个心病。”

    将军身边的助手继续说道:“将军大人,我看这个人怎么看怎么向一个中国人,除了中国人没有人跟我们有这么大的仇恨,非要炸了我们的靖国神社,还有一点很重要我们日本没有他那么高吧,目测过去怎么的也得有个一米八八。”这助手最后一句话无形给了自己一个巴掌。

    听了助手的话,将军也同意的点点头,道:“我看也像,滕野君,将这个人物放大,然后将他的墨镜去掉,试试看能不能还原他的原貌,然后派人到中国境内进行暗中调查,特别是蓝色长发的人,不要漏掉一个人,这次我一定要他偿还我们的损失。”

    叫滕野的助手回答道:“是的将军大人,滕野三郎明白,这就去办。”说完滕野三郎朝将军鞠了一个躬,然后退身离去。

    另一边,回到家中的门少庭和家人寒暄了两句,就出发前往公司上班。当下,就已经有五个日本人通过调查找到门少庭的家门口来,一直在远处暗中监视着门少庭一家的一举一动,当门少庭一出家门,其中一个日本人赶紧拿出手中的照片和门少庭对照了一遍,确定是此人之后,拿着照片的日本人和其他几个日本人对视一眼点点头,一致通过肯定就是门少庭了。

    日本人拿出电话马上联络总部,说是找到门少庭了需要支援,报告完毕之后,这五个日本就决定开始暗中跟踪门少庭。在门少庭打开车门一刹那,双眼微微向后一斜,坏坏一笑,就发现有人在跟踪自己,但门少庭还是装做若无其事一样,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启动汽车扬长而去。

    后面的五个日本人见门少庭开车走了,拦下一辆的士,但又不会讲中文,根本就无法与司机沟通,一急之下日本人直接将司机拉了下来,然后夺车而去,紧紧跟住门少庭,可怜的司机只有在车后面苦苦的咒骂起来。

    车内门少庭抬头看了一下后视镜,发现几个人还在跟着自己,立马掉头改变方向,不再向公司前进,后面的的士也跟着门少庭掉头继续跟上去,接下来门少庭就带着这一群日本人在街道上到处闲逛,的士内,一个日本人说道:“他是不是发现我们了,不然怎么可能这样带着我们到处乱转。”

    另一个日本气愤的说道:“管他的,虽然他怎么转,我们就跟着,不跟丢就行了。”

    这时门少庭加大油门换上告诉挡,全速前进,后面的的士由于性能上根本就没办法与门少庭的跑车相比,慢慢的都有点快跟不上,两辆车起码保持了五百米的距离,最后门少庭将车开到一个僻静无人的郊区外,然后下车,靠在车身上点燃一支烟,等待着的士的到来。

    三分钟后,的士车终于出现在门少庭的视线之内,的士车上一个日本人马上问道:“怎么办,他发现我们了,正在那里等着我们。”

    “怕什么,我们有五个人,他才一个,我们也下车,直接拿下他,那回去之后,功劳就都是我们的了。”另一个日本人回答道。

    的士车停在门少庭身前,车内的五个日本人统统下车走到门少庭跟前,门少庭看着眼前的这五个人,开口问道:“现在可以说说你们是什么人了吧,跟着我干什么。”

    日本人根本就不知道门少庭在说些什么,其中一个日本人站出来用日语说道:“你在我们东京犯下了滔天大阿罪,我们是来缉拿你回日本的。”

    闻言,门少庭眉头一邹,他实在没想到日本人动作这么快,关键是这么快就找到自己头上来了,精通多种语言的门家大门少,同样用日语回答道:“你们这些杂碎的动作到是真快,还很有效率,你们抓我回去做什么,难道是还希望我在日本多做出几件大事来,轰动全世界才甘心。”说完这一句,门少庭心中还抱怨了一句,妈的,居然也让我说了这种鸟语,等处理完你们马上回去刷牙漱口,太脏了。

    日本人听了门少庭的话,气愤的说道:“你小子别这么嚣张,我告诉你,等我们把你抓回去见将军大人,你就知道后悔了。

    门少庭嘲讽道:”哦,是将军大人要见我呀,真是失敬失敬,这么说我还要感到荣幸喽。垃圾!什么狗屁将军,要是惹恼我门少庭我让他变成地上的蝗虫。”

    “敢对将军大人不敬,兄弟们,我们一起上拿下他。”一个日本人号召道。

    门少庭轻蔑道:“就凭你们这几个篓篓也想抓我,真是森林大了什么鸟都有,小麻雀也想抓老鹰,鸡蛋碰石头。”

    几个日本人越听门少庭的话越气愤,纷纷从腰间拔出手枪对准门少庭,“兄弟们开枪!”一个日本人喊道,一阵枪声传出,门少庭迅速的滚地而走避开子弹,一颗颗子弹全都打在地上,日本人速度也快,第一枪没打中门少庭,接着来第二枪,但是这也无济于事,子弹的速度虽然也快,但是也快不过门少庭灵活的步伐,门少庭连续的闪躲子弹带来的攻击。

    一阵疯狂的乱射,其中一个日本人的子弹用完,正准备装子弹之时,门少庭敏捷快速的避开朝自己射来的子弹,一个瞬间的移动来到该日本人身后,先是一脚踢飞日本人手中的枪,然后伸直接扭断日本人的脖子,这时其他几个日本人又朝门少庭开枪过来,门少庭直接用已死的日本人做人肉盾牌替他挡下子弹。

    接着门少庭将尸体向四个日本人扔去,四个日本人纷纷散开躲闪,借此机会抽出枫叶再击毙两个日本人,现在只剩下两个日本人,一个人还在朝门少庭开枪着,另一个则在忙于装子弹,门少庭双脚一瞪直接腾空而起,在空中一个漂亮的前空翻躲开子弹,下落时一记飞腿踢飞日本人中的枪,落地之时在是一记飞腿踢飞日本人,将日本人踢倒在地,紧接着门少庭抽一片枫叶朝另一个日本人射去,另一个刚装完子弹举起枪对着门少庭,却不料枫叶已经朝自己射来,刺穿日本人的喉咙。

    门少庭迅速夺过日本人的手枪,然后走到倒在地上的日本人身边,藐视的笑道:“你们不是要抓我吗,怎么会变得这么不堪呢,哎,日本人只会说大话,实际上却没有什么真本事,真是可悲呀。”

    地上的日本人还嘴硬道:“哼,你别嚣张,将军还会派人来抓你的,你就等死吧,而且你一定会死得比我们更惨,哈哈!”

    听了日本人的话,门少庭气愤的拿起枪,枪口直接对准日本人的嘴巴,狠狠的开上一枪,“哼,我到是要看看你们日本人有多大的能耐想抓我,想玩,我门少庭随时奉陪!”说完门少庭扔掉手枪,开车回家,还真像他说得那样,先是刷牙漱口完毕后才去公司。

    这时滕野三郎说道:“这家伙是真有能耐,有一点很奇怪将军大人,我上东京机场查过,根本就没有这个门少庭登机的记录,码头方面也一样,就好像是凭空出现在我们东京一样,另外跟踪他的五个人已经全都死在他的手下,无一活口。”

    “这么说他还真有那么一些能耐,要是能抓来为我所用那该有多好。”日本将军心里还打着如意算盘。

    可是一旁的滕野三郎可不同意,“将军我敢肯定就算我们抓住他了,他也不会听我们的,从他在东京的所做所为可以看出,他是个极其爱国之人,对我们日本也是痛恨有佳,根本就不会为我们效力,我们必须杀了他,否则难解心头之恨。”

    将军点头同意道:“哎,你说的是呀,真是可惜,不过有你这个全日本第一剑客在我身边也就够了,总之先将那个门少庭给我抓回来再说。”

    滕野三郎疑虑道:“可是将军,我看这个门少庭能够一口气打倒五个手持枪我们的同胞,他的功夫一定也不简单,我怀疑我们派出去的那些人根本就无法抓到那个门少庭,反而只会让他们送了性命,所以我想我亲自去一趟中国,将那小子带回来见将军大人,请将军大人批准。”

    日本将军却摇头道:“不,滕野君,没必要派你亲自出马,我想我们派出去几个忍者也就足够对付了,恩,就这样,你马上去挑选几个出色的忍者前往中国,将那小子带回来,记住一定要将他夺走的轩辕剑一并拿回来,那可是个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