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是,滕野三郎这就去办!”说着滕野三郎躬着身子慢慢退出。

    另一边,正在公司工作的门少庭,好不容易批阅完了一堆文件,伸了一个懒腰,看了一下表,再看看还在一旁默默工作的余慧敏,心中对余慧敏还是有一种愧疚之感,对旁边的余慧敏说道:“余慧敏呀,现在也快下班了,走我们一起去吃顿饭吧。”门少庭也希望能稍微对余慧敏关怀一点,弥补无法给余慧敏爱的愧疚,但是他又不能给余慧敏太多的关怀,那样只会让余慧敏越陷越深,心里也是很矛盾,所以只好请余慧敏吃顿饭,这样也才能让自己的心里好受些。

    听到门少庭邀请自己去吃饭,余慧敏的心里自然是很欣喜,但是看了一下手表说道:“是快下班了,但是毕竟还没下班,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现在这个公司我父亲不管了,那听谁的?谁做主?还不都是我门少庭一个人说了算,你就别磨蹭了,快跟我走就是了!”门少庭催道。

    余慧敏自然是求之不得,拿起自己的包包,跟着门少庭走出办公室,来到公司楼下门少庭问道:“想去吃什么,不要跟我客气,今天我请客。”

    余慧敏想了一下道:“那我想去吃饺子,很久没吃了,怎么样?”

    “好呀,那我们就去吃饺子,我去开车,你等我一下。”门少庭掏出钥匙,正要过去开车,旁边的余慧敏赶紧拉住门少庭道:“不要开车啦,我知道有一家饺子店的饺子很好吃,就在我们公司对面就有一家,穿过对面的一条巷子就到了,怎么样门少。”

    门少庭笑着点头道:“好了,都依你,那我们走吧。”说着门少庭将钥匙放回到口袋之中,余慧敏则主动的牵着门少庭的手,门少庭也不多说什么,就随她去吧,两个人亲密的走在一起穿过街道。

    穿过马路之后两个人慢慢地走进小巷子,这条巷子可能由于周围高楼建筑的遮挡,显得比较昏暗,巷子旁还有几棵树在摇晃着,当走到巷子中间时,门少庭停下脚步,无奈道:“真是的,出来吃顿饺子都不能顺心,苍蝇还真多,树上的几位下来吧!”

    一旁的余慧敏赶紧问道:“门少,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不明白?”

    门少庭只是摇摇头示意余慧敏不要说话,树上还真如门少庭所说的那样,真有那么几个人,他们虽然不知道门少庭再说些什么,但是他们知道门少庭发现他们了,直接从树上跳了下来。

    看到从树上跳下来四个人的装扮还真让门少庭大吃一惊,四个人全都是穿着黑色的轻便夜行衣,而且头上也有,还蒙着嘴,只露出了一双眼睛,腰间还插着一把武士专用的剑,是四个忍者。看到这四个怪人,余慧敏害怕的缩在门少庭怀中,门少庭单手护在余慧敏的肩膀上,无奈的说道:“你们这群日本鬼还真是烦人呀,不就炸了你们一个狗屁神社用得着这要不死不休的缠着我吗,早上刚找过我一趟,现在傍晚又来,你们的速度还真是快得出奇呀,找死也不用这么急吧。”

    突然从几个忍者的身后传来了一阵笑声:“哈哈,不然怎么叫日本人,就是像一条赖皮狗一样一直跟着你,但是他们又不如狗,狗起码还知道忠心两个字,而这群日本人根本就不配,这位兄弟这些日本杂碎就让我来收拾他们,你过去到对面的饺子店给我下一碗饺子还要一杯温酒,记住要温酒,以前关二爷有个温酒斩华雄,小爷我今天就要来个温酒斩忍者,哈哈!”

    门少庭听了这个人的话,也是微微一笑道:“那就多谢这位兄弟了,我和就过去给你准备了。”说完门少庭带着害怕的余慧敏准备饶过四个忍者,没想到忍者还不让,准备上前拦组住门少庭,那位来人迅速上前挡住忍者,对门少庭说道:“兄弟尽管上前,这里交给我了。”

    门少庭对来人点点头,带着余慧敏走了过去,当经过来人面前的时候,门少庭算是看清楚了来人的样貌,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自己又不认识,又为何要帮自己,关键是这个青年给人的感觉十分的阴冷,但那青年的眼神告诉门少庭,他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恶意,起码现在是这样。

    “好嘞,您稍等。”老板满脸笑容的回答道,不一会儿老板就将门少庭要的送到桌子上。

    门少庭端过水饺直接开吃,一旁的余慧敏不安的拽了一下门少庭的袖子,问道:“门少,刚才那个人是谁,我怎么感觉他很冷,给人一种恐惧感,还有那些忍者是怎么回事,跟你有什么仇吗,那个人能打赢那四个忍者吗?”

    门少庭笑了笑回答道:“呵,你就不要担心这个担心那个了。那个家伙是谁我也不清楚,他目前对我们没有恶意,那些忍者找我自然是恨我太出色了呗,至于那个人要对付那几个忍者,以我的观察只是小菜一碟,我可以感觉到他也很厉害,如果不出意外他只要再过五分钟就会过来,到时候不就可以知道答案了,现在你就乖乖的吃你的水饺。”事实门少庭在心里评估了一下那个阴冷青年的实力,会比不出承影剑的西门风差上一点。

    巷子里,阴冷青年扭了牛脖子,用与他外表一样阴冷的声音对四个忍者说道:“你们这些日本杂碎,三番五次跑我华夏大地上撒野,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想来就来,逛大街呀,今天我就要把你们的命留在这里,让你们有来无回。”

    四个忍者根本就不知道阴冷青年在说什么,只是互相的点点头,他们只知道,先把眼前的这个人给收拾了,然后去抓门少庭。前面的阴冷青年可没有时间和这些日本人磨蹭,握紧拳头,以电光火石般的速度,来到四个忍者面前,伸起手掌来给了四个忍者一人一个巴掌,将四个忍者煽得飞了起来。

    四个忍者虽然被煽了起来,但是他们毕竟还是经过正式迅速出来的,在被煽起来的同时,连续两个后空翻又站稳在地上,只不脸上还是感觉到一阵疼痛;四个忍者咽了一口口水,相互对视一眼,立即明白各自的意思,拔出腰间的武、士刀,然后四个忍者围在阴冷青年周围站成四个角,接着四个忍者围绕在阴沉青年四周开始不停转动起来,寻找着最佳的进攻机会。

    阴冷青年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双眼不停的滚动着,查看着忍者的走向,突然一个忍者提起刀,向阴冷青年发起攻击,阴冷青年反应之快,先是侧身躲开攻击,接着又是一掌将忍者退回;刚击退一个忍者,另一个忍者又提刀冲了上去,结果还是一样被退了回来,接下来还是如果,四个忍者轮番进攻着阴冷青年,但是都没有什么效果。

    四个忍者一直围绕着阴冷青年转动着,搞得阴冷青年一阵眼花,不耐烦的叫道:“奶奶的,烦不烦,你们日本人是不是只会这种空有形势,却没有一点实质伤害的招数,不玩了,小爷我的酒都快凉了,都去死吧!”话一完,一股强劲的气从阴冷青年的身手迸发出来,阴冷青年迅速的冲到一个忍者面前夺下他的刀,拿过刀阴冷青年直接是一刀割下了忍者的头颅,回过身去同样的方法又是一个,接着第四个,来到最后一个忍者面前时,只是在他的胸前给了他一掌,将其击倒在地,把手中的刀丢到忍者面前说道:“留你一条狗命,滚回去告诉那些日本人,今后不准再犯我华夏,否则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双,总之无论你们来多少个,都得死。”说完不在理会忍者,直接转身朝门少庭的方向走去。

    倒在地上的忍者还不死心,对于他来说没有完成任务回去一样是死,到不如战死这里来得光荣,迅速起身捡起刀,朝阴冷青年冲去,阴冷青年冷哼一声,双脚一蹬纵身一跃跳到忍者的身后,抬起腿往忍者的后脑门奋力踢去,受到强烈攻击的忍者整个人飞了出去,撞到了旁边的一面墙上“砰!”的一声,忍者的脑袋都撞开花来,流出恶心的脑浆,阴冷青年看不都不看一眼,道:“这是你自找的,想死我自然会成全你。”说完就往纪俊杰的方向走去。

    店内的门少庭看阴冷青年走进来,看了一下表对余慧敏说道:“怎么样,我说得没错吧,只需要五分钟便可搞定这些忍者。”

    阴沉青年走到门少庭这一桌,直接坐下,拿起桌上的酒直接是一口喝尽,爽快道:“啊,真不错,还没凉还是温的,让二位久等了。”

    门少庭拿起酒杯对着阴冷青年说道:“这说得什么话呀,我们还要感谢你出手帮忙恩,这杯我敬你,不知这位兄弟怎么称呼。”

    阴冷青年又是一杯下肚后说道:“大家都叫我冷,你也不要感谢我,就算我不出手,你一样也可以轻松解决掉那些忍者。”语气里确实透露着一股冷意,接着冷就开始大口得吃起桌上的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