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听到她这样的问话,门少庭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知道她现在正在气头上,要想把事情圆满解决,就顺着她点儿。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那天……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

    叶莉打断他的话,从对面坐到了少庭身边,亲密地抱住了他得脖子,说:“你也什么都不要说了,从今天往后,我就正式的做你的女朋友。等你毕业后,到了年龄就得娶我回去。”

    “不行!”门少庭被她地话吓了一跳,虎得站起来,头一下子碰在上铺得床板上,但是好像撞到的不是自己的头,他丝毫没有反应,只是异常坚定的否决了叶莉的话。

    “不行?难道我长得不够漂亮,配不上你不成?”叶莉也腾的站起来,贴着他的身前站立,鼻尖几乎都碰到了他的脸。

    “这不是漂亮不漂亮地事情,反正除了这个,什么都行。姐姐,我不是不想负责任,只是……只是我……已经有了……”

    “有了?”叶莉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你有什么了?怀孕啦?”

    “什么?不是,我有女朋友了,我们已经……已经那个了。”

    “那个?哪个?你有什么说得干脆点儿行不?”叶莉也是一个不知人事的女孩,她虽然说话的时候浑然不在乎,可是没有猜到门少庭说的那个指的是什么。

    “你别问了,反正就是不行?你爱怎么样我都随你,可是你说的不行。”门少庭终于无法再压抑自己心中的暴躁,一把拨开叶莉,坐回到床上。

    “你……你还敢发火?难道是我……我欺负你不成?”叶莉揪住他的衣领,但是不敢太高声,怕引起其他宿舍的同学注意。

    “我……我……”

    叶莉也不想再罗唆,直截了当的说:“难道我没有你那个藜儿漂亮么?”

    “藜儿?你怎么知道的?你……”门少庭像是见了鬼,又像是抓住了什么救命的稻草,“你怎么知道藜儿,告诉我藜儿在哪里,她在哪?求求你告诉我……”

    叶莉没有想到这个名字让门少庭像是受到什么大的刺激一样,情绪变得不受控制,看到他眼神有些迷乱,像那天的样子,不禁放开揪着他衣领的手,戒备的离开他一段距离。

    门少庭站起身,抓住她的肩膀,摇晃着她,紧紧逼迫的问她:“她在哪?你知道她是吗?求你告诉我。”

    “哎呀,你放开我,我不认识她,这个名字是那天你自己说的,快放开我。”叶莉怕他再发狂,拼命的挣扎。

    门少庭像是被当头一棒,“你?你真的不认识藜儿?”

    “我怎么会认识?那天你抱着……我……,喊藜儿,你……你……我……”叶莉虽然大方,可是想起那天的事情,也害羞的不好说出口。

    门少庭颓然的坐姿哪里,胸口起伏不停,他的心已经乱糟糟的成了一个麻团,扯不清,但是这个名字猛烈的冲击着他本已脆弱的心里底线,当着叶莉的面,落下两行泪水。

    “藜儿,藜儿……你在哪里?”门少庭喃喃自语,喉咙中似是哽咽着什么东西。那半年来深深埋藏在心底的苦楚无处诉说,这时像是找到了宣泄之处。泪水如泉涌而下。

    叶莉不知道自己就说了这样一个名字,怎么他会有这样强烈的反应,但是看着他一个男孩子,竟然哭成了这个样子,又有些心疼。想起在一起有笑有闹的时光,虽然有着年龄的诧异,但是并不影响他们之间的友谊,何况是上次事件以后,叶莉见了他也觉得有些异样的心情。

    “你不要哭了好不好,你不愿要我就不要好了嘛,干吗哭得稀哩哗啦的,一会儿要是有人见了,还以为我把你给怎么着了呢。”叶莉把门少庭的头抱在怀里,此时她又回到了那个大姐姐的身份上。丝毫不觉得这样有些暧昧的举动有什么不好。

    门少庭不知道自己哭什么,是因为武爱国来信告诉自己藜儿不见了吗?是因为自己半年来的思念无处倾诉?还是因为自己的初恋就这样无疾而终?

    门少庭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是因为自己从小到大内心的孤苦无依吗?是因为自己一直渴望得到的爱,一朝梦醒成空?还是因为这个自己依靠着的怀抱给自己带来无尽的温暖?

    叶莉这个善良的女孩放开一切的矜持,就像是面对着自己的孩子,她不知该如何安慰面前这个哭泣中的男孩儿。也没有男孩儿在她的面前哭得这样伤心。用手揉、搓着门少庭浓密乌黑的头发,哄劝的说:“我是吓唬你的,你别当真,我才不要你做我男朋友呢。你不要哭了好不好,要是有什么伤心的事情,说出来会好受些。”

    门少庭心中现在想的哪里是这些事情,连他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悲伤情绪仿佛只有痛快地哭一场才可以发泄。

    “哎呀,你真是麻烦,怎么说你也是男孩儿,吃亏的好像是我耶,我都没哭你哭什么?”叶莉被他的哭声搅得心里乱七八糟,很是害怕他要是哭出声把隔壁宿舍的同学给引来,那样自己该如何解释?还好门少庭只是流泪,而没有出声。

    门少庭在她的胸口上摇了摇头,脸在她敏感的地带触碰,让她身体漾起异样的感觉,急忙把他推开。

    “小色狼……”叶莉心中暗骂,抬起手就要打他,可是手悬在半空,又无力的放下,对于这个男孩儿,她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那天事情发生后,她恼羞成怒把门少庭撵出宿舍,想穿上衣服后再找他算帐,可是当自己收拾完毕,却再也找不到他的影子,心中的怒火更炽,当时就想要追到门少庭的学校。

    可是当她冷静下来,她感到很是惘然,这样的事情不是要怪谁的问题,虽然当时门少庭侵犯了她,可是显然她是把自己当成了另外一个女孩。而不是故意对自己有不轨之心。

    想过一番之后,叶莉恨恨的想:“要是他一个星期之内回来道歉,自己就原谅他,要是过了时间我就……”过了时间怎么样,她还没有想到,门少庭就到了她的眼前,还弄得像是他被自己欺负了一样,哭哭啼啼的让人不得安生。只好就这样让他继续占自己的便宜,宿舍中静悄悄,时间在两个人的沉默中流逝。

    无声的哭泣更是伤神,门少庭觉得自己的头昏昏沉沉,眼中的泪水已经干涸,一双无神的眼睛微闭,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胳膊环住了叶莉的小蛮腰。叶莉站在那里累的几乎都站立不稳,看着他已经逐渐的平静了下来,反正也是在自己的床上,把他一把推倒在床上,左右看了半天,做到了对面田英子的床上。

    门少庭总算是没有真的晕了头,知道躺在一个女生的床上要是让人看到,那可是有嘴说不清的事。他靠墙壁坐在那里,看着对面的叶莉。

    叶莉身子扭来扭去,拍打者肩膀后背,放松僵硬的身体,小嘴儿撅老高。

    “叶莉姐,是我对不起你,可是我们……我一直把你当我的姐姐,以前是,以后也是,好吗?”

    “哦,怎么想找个便宜姐姐是不?我有什么好处?”叶莉努力淡化这件事给两个人带来的尴尬。

    “从小到大,我就没有人疼,也没有人爱,在京城买票的那次见了你就感觉非常的亲切,这段时间,感到你就像是我的姐姐,虽然我那次那样对你,可是我不是……我……我想……。”门少庭支支吾吾,本想是认她做自己的干姐姐,可是又一想起那天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这样亲密的举动,还怎么能做姐弟?

    “什么你你我我的,有什么话不能干脆点儿说。”叶莉想想这也是一个好办法,要是自己认了他做干弟弟,这倒是一个解决之策。

    硬起头皮,门少庭说道:“你就做我的姐姐好吗?从小我就想有个姐姐疼我。”

    “怎么疼你?难道是像上次那样?”叶莉也不知道想的是什么,居然脱口说出这样的话,顿时两个人都面红耳赤,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叶莉红着脸,抓起床上的一个小抱熊砸在门少庭的头上,索性放开了说道:“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难不成我找个弟弟来欺负我吗?”

    “姐姐,我已经道过歉了,你就大人大量,不要再计较了好吗?”门少庭看她的神态,知道雨过天晴,自己已经逃过一劫。起身走到叶莉的跟前,说道:“要不你打我一顿出出气怎么样?”

    “我还嫌手疼呢?懒得理你。一顿大餐,不然甭想我原谅你。”叶莉不知道为什么,解决了这次被门少庭轻薄的事件,心中像是有一丝说不出的遗憾似的。

    “没问题,我请你们全宿舍的姐姐一起出去吃一顿怎么样?反正你是我的姐姐了,不愁没机会找么回来。”

    “我就知道你这家伙有贼心眼儿,告诉你,我可是个穷人,想让我请你吃饭,做梦。”叶莉又犯了老毛病,在门少庭的头上一个响亮的爆栗。

    门少庭坐在了叶莉的身边,放肆地抱住了她的肩膀,凑到她的耳边说:“姐姐,我原先怎么没有发现你是个铁公鸡呀?”

    叶莉被她抱住,浑身不自在,虽然自己和他已经发生了亲密接触,但那是无意之举。但是很快释怀,反正比这更亲密的也发生了,这点儿小动作姐弟之间也不算什么。但是嘴里依然说道:“你给我离远点儿好好坐着。”

    门少庭嘻嘻笑着说:“你是我姐姐啊?我可是十几年没有见到你了,这刚见面儿,当然要亲热些。”

    “滚,以后我可得防着你点儿。”其实真的说开了,也没有什么难为情。虽然认了他做弟弟,但是叶莉总是觉得心中已经隐约印上了一个模糊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