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叶莉还在挂念着那个叫做藜儿的女孩儿,总觉得心中搁着什么放不下的东西,遂问道:“你既然认了我当姐姐,那么你心中到底埋藏着什么事,难道对我也不能说吗?”

    门少庭不知道怎么开口,周蒙既然已经随着她的母亲离开了京城,都不曾给自己来个信儿,那么将来再次相见的机会应该也是微乎其微,他就像是被蒙在口袋里的人,被谁打的都无法知道。说出来又有什么用?徒增烦恼而已。

    “其实也没有什么,一个很老套的故事,我就是不说,估计你也可以猜得到,何必再揭开我的伤疤。”门少庭嘴角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自嘲的苦笑。摇摇头,又靠在叶莉的肩上,不肯再说什么。

    叶莉把嘴撅起老高,摆起姐姐的架子说:“切,还说我是你姐姐呢?怎么就不能说说你的心里话儿?看来你还是不把我放在心里啊?”

    “不是的,老姐,你就不要再追问了好吗?以后如果可以,我一定说给你听,但现在我不想说这些事儿。”门少庭心中已经乱糟糟的,短时间内,他还无法接受周蒙杳无踪影的事情。

    “不说拉倒,谁稀罕似的。”叶莉白了他一眼,顺势推开门少庭坐回到自己床上。

    门少庭追着他不放,他不想让叶莉觉得自己和她有什么隔阂,刚刚缓和的关系又变得僵持。

    “姐姐,我自己现在也搞不清发生了什么,更无法给你说什么,你又何必逼迫我,你就没有自己的秘密吗?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得得得,你就别给我酸啦,我不问你还不成?罗里巴唆的。”强人所难的事情,叶莉也不想做。

    “姐姐,你真的不怪我了吗?”门少庭不放心地问道。

    叶莉掐住他地脖子,说道:“那件事儿,你要是敢说出去,看我不杀了你。”

    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这个可以说是门少庭做梦得来的意外之喜。

    牟晓斌最后是在羡慕的眼光中送走门少庭的,没想到这个小子居然就将这件事情给搞定了,要知道自己找回来的那些人,可是没有一个人能完成这些事情的,而门少庭居然快速准确的知道了问题所在。

    虽说牟晓斌是知道门少庭有两把刷子的,可是倒是真未想到这个小子居然还有这本事,这也难怪刘参谋长直接就将门少庭给留在了司令部,说真的这还真的是史无前例的,牟晓斌就算是在这司令部工作,那也是费了很大的劲才能进来的。

    “门少庭,要不说我,这事你得感谢我。”牟晓斌倒是不知道为什么门少庭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样,倒像是发生的这件事情并不是什么好事一样,牟晓斌倒是奇怪了,就连刚才刘参谋长说让门少庭留在司令部的时候,门少庭也是一直都在回绝的。

    “感谢你什么,你要不跟刘参谋长说说,就说我不适合好不好?”门少庭一脸的认真看着牟晓斌。

    牟晓斌笑笑,对着门少庭说道:“你傻了,这么好的事情你倒是往外推了,你是不是有病。”

    “你当我有病好了,总之我不喜欢这样的事情,你帮我搞定好不好?”

    “不好。”牟晓斌连想都没想就直接给拒绝了,这事可不是牟晓斌说了算的,在说了牟晓斌作为门少庭的好友,难道要看着门少庭将这么好的机会给拒绝吗?牟晓斌才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为什么?”门少庭还不依不饶的看着牟晓斌,似乎是不能理解为什么牟晓斌不帮助自己,可是这难道真的就那么的难理解吗?难道门少庭是真的傻了。

    牟晓斌顺势摸摸门少庭的头,在确定门少庭没事之后,牟晓斌说道:“我说兄弟,你就别再跟我说这些废话了,你知道这是多少人抢破头都想进来的地方吗?你倒好了,硬生生的想要往外推,你说你不是有病,你是什么?”牟晓斌说完就没在搭理门少庭,赶着门少庭走了。

    而门少庭看着牟晓斌的背影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其实门少庭知道这是多少人都想着来的地方,可是这地方对于自己而言并不是那么的容易让自己接受的,难道就因为这样自己就得接受这个该死的决定吗?门少庭是一个很怕麻烦的认命,在门少庭看来,很多的事情其实还是简简单单的比较好接受。

    门少庭不是一个趋于名利的人,所以在面对这些事情的时候门少庭还是希望能简简单单的,门少庭也不是一个好大喜功的人,甚至在面对刘阳木和何艺馨邀请自己加入学生会的时候,面对对未来的发展这么好的事情,只要是一个学生都想着加入学生会,可是门少庭偏偏就给拒绝了,想到这里其实也能知道门少庭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虽说这司令部是一个很好的地方,可是门少庭知道自己的为人,就是自己的这个性子还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在这里存活的。

    门少庭回到自己的住处就看到老爷子在那里坐着,正襟危坐满脸的气愤,门少庭一时间还真的想不出自己到底是那里得阿罪老爷子了,门少庭舔着脸笑着说道:“怎么了?我最近可是乖乖的都按照你说的来做的?”

    “你要是按照我说的来做,我会这样吗?”邱老爷子白了门少庭一眼继续说道:“你是不是欺负莉儿了?”

    门少庭听到这话可算是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想着也就是只有这件事情才会被老爷子拿来说事的,不然自己也不会被老爷子找到什么不好的地方的,门少庭笑笑说道:“老爷子,这话可不能乱说,我什么时候得阿罪叶莉的,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这肯定是有错误的。”

    门少庭知道叶莉一定是将自己打佟越的事情算作是自己欺负她的一件事情了,不过门少庭到时并未觉得邱老爷子是那么的不讲道理的人,所以门少庭也就没有将事情直接给明说了,其实门少庭看得出来邱老爷子还是很疼爱叶莉的,不然也不会将叶莉推给自己了。

    “你还说什么都没做,莉儿都跑到我这里来哭了,你说你到底都做什么了?”邱老爷子似乎是想多了,门少庭只是看着邱老爷子的眼睛就能看出其中的意思了。

    “老爷子你还真的是想多了……”门少庭知道自己还是说实话吧,若是再不说实话,这老爷子还指不定会会让自己做什么来着,门少庭可真怕邱老爷子直接就让自己将叶莉给收了,说真的门少庭可不觉得自己有那个本事,这别的女人或许门少庭还将就了,可是叶莉可是一个很矫情的女孩,这样的女孩门少庭是招架不住的。

    当然就算门少庭招架的住,门少庭也不会跟叶莉在一起的,那么好的姐姐伊雪在门少庭面前,都能被门少庭给拒绝了,可见藜儿在门少庭心中的位置,门少庭一直都记得藜儿,甚至还在幻想有一天藜儿会回来找自己的。

    “臭小子事情真的跟你说的是一样的吗?”

    “恩。”门少庭拼命的点头生怕,邱老爷子不相信自己的话一样,其实门少庭知道自己不管说什么,邱老爷子都会相信自己的,因为邱老爷子知道门少庭不是一个会说谎的人,或者说门少庭就不是一个喜欢说谎的人。

    “那我就姑且相信你了,你可知道哪佟越是什么人?”邱老爷子若有所思的看着门少庭询问。

    当然门少庭只知道这个人是自己的同学,其余的事情还真的就不知道了,门少庭很诚实的摇摇头。

    邱老爷子抬头看看外边,在看看门少庭说道:“那是莉儿从小玩到大的哥哥,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同父异母的哥哥,所以莉儿对这个哥哥是好的没话说的。”

    门少庭倒是真不知道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情,不过门少庭倒是有些觉得自己看错叶莉的,若是换做是门少庭的话,门少庭倒是不认为自己能接受自己突然就多了一个哥哥,还是证明自己的爸爸背叛过自己妈妈的一个人。

    “臭小子你不要想太多,莉儿的爸爸以前结过婚,这一点莉儿的妈妈是知道的,只是佟越一直都跟着他妈妈一起生活而已,而且莉儿的爸爸跟佟越的妈妈之所以离婚是因为俩人的性格不合适,也算是和平分开的,所以现在的两家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仇恨。”

    “哦,原来如此。”门少庭不好意思的笑笑,门少庭知道邱老爷子一定是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所以才会跟自己说这个的。

    现在解决了邱老爷子的事情,现在门少庭觉得自己有必要跟邱老爷子说说自己现在的事情了,门少庭很认真的看着邱老爷子,将今天发生的事情都给说了一遍,而门少庭在说的时候是不是的观察邱老爷子的表情。

    看着邱老爷子吃惊的表情,其实门少庭也不知道邱老爷子到底在想什么了,直到门少庭说完之后,邱老爷子才说话的。

    “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恩。”

    “很好,小子你也算是出头了。”

    “你觉得我应该去吗?”

    “废话,你若是不去的话,我教你的那些东西怎么能用的上……”邱老爷子打了门少庭一下,这一下子可是不轻的,让门少庭一阵的吃疼,然后看着邱老爷子说道:“我去就是了,你干嘛动手呀。”

    ……

    门少庭回到学校之后将这件事情跟自己的兄弟一说呢,所有人都是吃惊的表情,而门少庭单独找到叶莉将这件事情跟叶莉说了,其实对于那件事情门少庭还是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叶莉的,若不是叶莉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女孩的话,门少庭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的叶莉了。

    “我说弟弟,你倒是真行,这几天不见你倒是就成了司令部的人了。”叶莉有些调侃的对着门少庭这么说,而门少庭也是欣然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