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林鸢,你在干么?”门少庭在楼上下来看着林鸢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院子了很久很久,久到他都举得林鸢出事了。

    “啊……”林鸢被门少庭一叫倒是被吓着了,门少庭瞬间来到了林元的身边,有些担心的看着她,虽然是没说话,不过他的表情显然是十分的担心的。

    “我,我没事的!”

    “真的没事吗?”门少庭再次想要确认的看着她,而林鸢这会倒是将自己紧张的态度给收起来了,转而一脸笑意的看着门少庭,而且还不忘转过身子看着他。

    这才抿嘴好笑说道:“我真的没事,只是我想到了一件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林鸢想要将陌珠儿的事情告诉门少庭,毕竟这个女人也曾经在他的身边出现过,现在的她不想跟任何的欺骗,只想说实话,除了桑枝跟宸安的事情。

    “你想说就说,不想说的我知道不知道都无所谓。”门少庭真的很宠爱林鸢,这个女人跟在自己身边太久了,门少庭不知道自己还能怎样对待她,似乎只有对她好才能让自己心满意足。

    “谢谢你,走我们进去我告诉你。”林鸢还是决定告诉门少庭关于傲天启跟陌珠儿的事情,林鸢整整讲了三个小时才将陌珠儿跟傲天启的事情说明白了,只是门少庭似乎并没有听明白。

    “褚俊毅为什么要对付陌珠儿,他们认识吗?”门少庭不奇怪自己跟傲天启之间的关系,因为他什么都不记得,什么都不清楚,所以那些对于他而言只是一个故事,既然傲天启已经死了,而现在陌珠儿想要跟褚俊毅在一起,这个才是现在最为关键的。

    “其实陌珠儿一直都以为褚俊毅是想对付他们家才做出的那些事情,其实褚俊毅针对的就是陌珠儿,现在我看他是真心喜欢上了陌珠儿才装糊涂的。”林鸢知道在爱情里装糊涂的哪一个必定是最喜欢的那一个。

    “他们之间怎么了,我倒是很想知道。”门少庭头一次对别人的事情很感兴趣,说真的林鸢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丝的不舒服,不过那陌珠儿现已经决定跟褚俊毅在一起了,自己何必跟这样一个再也不可能出现的人计较呢?

    “我调查到的是他们小时候其实就认识了。”林鸢说完之后便陷入了自己的回忆中,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所知道的那些事情是不是就是真的,不过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的未必是空穴来风吧。

    十几年前。

    “妈,今早上不吃茶叶蛋了好不好?”

    “好,你想吃上什么就吃什么?”

    在这户人家的阳台底下的那个小女孩听见了这样的对话,不住的流口水,茶叶蛋对于她来说不止是奢侈品应该说那是她自己从未吃过的,她不是乞丐可是比起乞丐却更加的让人心疼,当然在有钱人看来她有一丝的厌恶。

    如果不仔细看这个孩子的话,你不会知道她是个女孩的。在这么冷的天气里穿的很少,而且是破旧的,头发凌乱脸上脏兮兮的看不清样子是好看或是丑陋的。

    这个小城是一个林中小城,只是刚刚过了秋天就这么的寒冷了,这里的每户人家都不是很有钱的小户只是温饱,丰衣足食的生活着,没有人会和自己的钱过不去,所以没有人会去理会这个好像很久没有吃东西的女孩。

    她呆呆的看着天际,不知道在看些什么,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对于这个女孩,在每年的夏天,那些长舌妇闲来无事的时候就会议论纷纷的,对于她的身世有很多的版本。最离谱的就是:这个林中小城有个出了名的疯子,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在大街上转悠,听说某天来了一个女疯子,他就收留了她,于是就有了这个小女孩,可是她出生不久他们两人就死了。现在的传说就是这个小女孩克命,所有关心她或是她的亲人都会被克死的,每个人都很厌恶她,每个人又都很了解她的生活,生怕自己被克死。

    这么离谱的言传,居然被所有的所相信。

    “啊!”原本宁静的早晨,被她的一声打破了那份原有的静。“看什么看,小乞丐,我打你那是你的福气。”一个小男孩手里拿着一个棍子,刚刚那个小女孩就是因为被打了,所以才发出那样的叫声。

    那个小男孩还在喊着,说着,骂着,但是小女孩除了刚刚那一声尖叫后,就再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也许是小男孩的家长来了吧,反正是一阵男人粗鲁的声音在一边传来。

    “怎么了?”

    “爸爸,这个小乞丐骂我。”

    “臭乞丐,你敢骂我儿子,是不是不想活了。”说完就对着小女孩拳打脚踢的,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但是没有人去理会她被打的快要变形的脸。

    没有解释,没有挣扎。

    可能是他累了,也可能是觉得和这个克命的小女孩还是少接触的好。“我们走儿子,不和这乞丐一般见识。”说完拉着他的儿子走了。

    “死丫头。”一脚踢在小女孩的肚子上,脸上出现一阵抽搐,要紧牙不让自己发出声。

    人散去了之后,没有人说一句话,没有再议论纷纷的说着些什么!远处一个小小的身影死死的盯着她,生怕自己一走神她就会消失。

    一阵寂静之后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那些自己无法接受的事实,那些讨人厌的人总是在自己身边不停的转来转去的,让你从不曾有不被打扰的喜感。

    “你叫什么名字?”没有人回答这个稚幼的声音,但是不代表她没有听见。

    那个‘小乞丐’抬头看着这个询问自己的小男孩和自己一般大,但是从他的衣着上就可以看出他和自己不是一类人,所以她选择了沉默。“你没有父母?”

    “不是我有。”她最不喜欢别人说她是没有父母之人因为她不是,她真的不是只是自己的父母不要自己了,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去哪了!

    “那你为什么在这啊,你的爸爸妈妈呢?”他好奇的看看她,他知道她是很饿了,很想把自己的早餐给这个小女孩,给这个被打的嘴角带有血迹还是没有哭的小女孩。

    “你为什么不说话了?”

    “我不想回答你,你走开。”

    “我不走!”

    小男孩很坚决的看着小女孩。

    “那好吧!我走了!”小女孩很无奈的站起来准备走,她不想再和这个小男孩纠缠下去,虽然她的年纪很小但是社会现实的磨练早就让她比起一般的笑女孩多了一份镇定,也许就是这份与生俱来的气质让这个小男孩不由自主的想要接近。

    有时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一十九章 小时候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