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不禁又想起了以前自己出差的时候,旅行社的人不会来接自己的,可是慕白却总是会在机场等着自己,一身休闲装,那么随意的站着,嘴角上扬的看着来往的人群,当看见苏珊珊的时候总是会疾步上前轻轻的拥抱。好似慕白离开自己后就再没有人来接自己了,左少华是和苏珊珊在一起了,可是却不像以前一般的爱护自己了,不会那么无厘头的喊自己小珊珊了,不会在被自己咬的遍体鳞伤的时候还说:继续吧,小珊珊,你是不是想‘说姗姗所有,看者必究’啊!那么的戏虐,美好的往事是不是就是最伤人的毒药呢?现在苏珊珊是这么的觉的。

    看着病床上的桑枝,你这笨蛋为什么不照顾好自己,你知不知道你受伤我是多么的痛,你这死丫头,你是我姐吗?为什么要让我担心呢?

    苏珊珊用那无力的拳头捶打着桑枝。她一动不动的,可是却招来了护士。

    “小姐,请不要打扰病人休息,请不要这么做!”

    苏珊珊嚎啕大哭,好像桑枝要离世一般的大哭,其他的病人都看傻瓜般的看着苏珊珊。

    闻讯赶来的左少华看着苏珊珊这样的哭声,感觉身体里突然多了一样东西和血液结合,慢慢的快要堵塞自己的血管,左少华从没有这样过的,这个苏珊珊真的可以让自己窒息,哪怕只是她的哭声就可以做到。

    桑枝醒后,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窗外,好像是在看什么人似的,可是苏珊珊知道的没有人在那。

    直到这时苏珊珊才意识到,程靖呢?程靖不是永远都守在桑枝的身边吗?怎么不见了呢?是不是和门少庭一样的离开了呢?

    “桑枝,程靖呢?去那了!”程靖这两个字还是可以让桑枝出现短暂的呼吸困难,大脑不会思考。

    “他,应该和自己的未婚妻在一起吧!”未婚妻,桑枝你是知道了吗?王子若的存在你知道了吗?对不起没有早点告诉你。

    苏珊珊的沉默在桑枝看来是在为自己担心,她不知道其实苏珊珊早就知道王子若的人存在了,只是一直都不愿告诉桑枝而已。

    桑枝出院以后就再没有上过班,她不知怎么面对程姝,不知道自己怎么面对那个对自己说不会放过自己的尹子琪,现在应该很得意吧,住在秦小白那和苏珊珊一起。

    桑枝在掩饰,掩饰自己内心的那份痛,无所事事的面对着苏珊珊,好像那天医院那个失魂落魄的人不是她本人似地,苏珊珊在怀疑,甚至有些相信桑枝真的不悲伤,因为她掩饰,隐藏的是那么的逼真,也许现在程靖看见都会意外,惊讶吧!桑枝没有因为自己的离开而悲伤反而过的更加的好起来了。

    厨房内,一阵打斗的声音,可是现在只有桑枝一个人在家,这家伙是不是要把秦小白的厨房给拆了啊!估计要是被秦小白看见,或是听见,自己这么悲惨的厨房,死的心都有啊!桑枝本就不会做饭,这几天估计是闷坏了,所以才会想出这么个方法来解闷。

    “桑枝,我回来了!”

    “啊,那什么你先坐会,一会吃饭。”

    “好!”苏珊珊刚说完,自己都呆住了,刚刚是桑枝和自己说话吗?做饭呢?天哪小白我对不起你,如果你的厨房被毁了,你就看在我们这么好的份上,饶了枝枝吧!苏珊珊在对着上天祈祷。

    一个裹着围裙的女人从厨房出来,看着一个神经病在做‘阿门’的动作,什么吗?

    “喂,苏珊珊你是在怀疑我的能力吗?这不是我第一次做饭了!”

    “额,桑枝你给谁做过饭啊!”苏珊珊很想知道是谁可以,让这个宁愿饿死都不愿做饭的人做饭。

    “程靖啊!”桑枝说的是那么的轻易,随口,转身回到厨房中,默默的继续做着自己那看似是破坏的事情,程靖你是第一个让我进厨房的人,你还好吧?

    桑枝的背影出卖了她,出卖了她隐藏已久的心,苏珊珊看见的是一个寂寞,孤独的背影。桑枝你终是逃不过程靖这一劫是吗?

    桑枝这是你第二次对我掩饰了,第一次看见你住院的时候,也是我第一次见程靖,我想你会好的。可为什么着第二次却是因为那个男人,桑枝是不是你做错了什么?是不是你到底做错了什么?

    ……

    程姝在wip吧找到了,早已醉的不省人事的程靖,本是想问为什么这么做的,可是现在看起来,程靖并不愉快,为什么要伤害桑枝,为什么?你不是很爱桑枝的吗?你不是为了桑枝自己打扫卫生的吗?你不是说桑枝是真的让你知道什么是女人的吗?你不是说王子若只是一个商业上的牺牲品吗?你到底是为什么?

    程姝呆呆的看着这样的程靖,没有注意到身边有人靠近了。

    “程姝怎么了?”

    程姝这才注意到,来人是龙泽天。

    “龙泽天你怎么在这啊!”

    龙泽天笑而不语,程姝知道的龙泽天和自己哥哥的关系不是一般的要好,那么他是不是会知道些什么呢?

    “龙泽天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怎么?”

    “你知道,我哥哥那个女朋友吧!”龙泽天沉默了,他怎么会不知道那可是自己最爱的人,自己最想保护的人。

    “恩,桑枝!”

    “我哥哥是那么的喜欢她,可你知道吗?我哥让我和他联合起来伤害她。我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你和他关系那么的好你知道吗?”龙泽天的眉头就皱着,程靖你伤害桑枝了吗?你不是认真的吗?为什么要伤害桑枝。

    “不知道,桑枝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一定不好!”程姝说完这句话就走了,没有了以往的那股活力,一点都不像是程姝,就连程姝都是这么不愿伤害桑枝,程靖你怎么下得了手,你怎么忍心伤害她。

    龙泽天把程靖放在了,酒吧的包间里。程靖没有完全的醉傻,喃喃自语。

    ‘桑枝,不要离开我。’

    ‘桑枝,对不起,对不起。’

    ‘不要离开,不要离开。’

    这是程靖吗?这是那个和自己认识那么多年的程靖吗?判若两人,龙泽天知道程靖是认真的,那么伤害桑枝的理由是什么?

    龙泽天自己坐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二十六章 龙泽天一直都在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