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现在事情多的,桑枝在躲避,她不知道这些事情到底都是怎么了?怎么就这么怪异的发生了,可是上天还是那个不被人喜欢的样子,总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去控制事情的发生。

    不管你怎么躲避,事情还是来了,而且发生在了一个桑枝最不想看见其受伤的人身上。

    苏珊珊现在的样子,怎么说,就像是一个精神病患者一般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苏珊珊,只是左少华离开了,你就这样吗?那个王瑜,你就这么认输吗?”

    沉默的苏珊珊好像是在等待什么东西从天上掉下来一样的呆呆的。

    “你是苏珊珊,你是那个把左少华往死里整的人,你怎么可以就这样啊,她有孩子怎么样?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幸福的。”

    桑枝很激动,那双原本就不大的眼睛,现在看起来也不小了,如果现在苏珊珊不是在在伤心的话一定会用尽所有她知道的词语来讽刺这样的桑枝,可是一切在左少华离开的那一刻好像都不一样了。

    “苏珊珊,我告诉你,程靖离开我是因为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们也许有不可能在一起的原因你。知道吗,程靖曾经说过,只要他还呼吸就一定不会离开我,除非有一个我们谁都改变不了的原因在阻止我们在一起。我记得他说这句话时的样子,好像在说一定不会有的。可是现在他的表现说明了,一定有什么原因是他认为我们一定不可能在一起的,所以我一定要找出这个理由,我并没有放弃。”

    桑枝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了以往说大道理的时候的那种坦然,甚至有一些哽咽,也许对于她来说这个存在的理由真的会让她失去程靖,可是她还是坚持着一定要知道为什么?

    桑枝也沉默了,她知道苏珊珊如果自己可以想明白的话,什么都可以解决,如果她一直这么执迷不悟的继续下去的话,那也是任谁都没有办法的。

    桑枝上楼了,秦小白的家有上下两层,原本二楼就是用来娱乐的,自从桑枝来后那里就成了她用来想某人的地方了。在快到楼上的时候,回头看看苏珊珊,好像程靖离开我的时候我也是这个样子。

    桑枝时笑着转身的,程靖的名字对于她来说不只是痛苦的,更多的是快乐的,桑枝知道不管自己和程靖最后会怎么样自己都和这个男人有解不开的缘或尽或远。

    桑枝走后,苏珊珊原本没有意思色彩的眼睛渐渐的明亮了,浅浅的笑出现在了那张小巧,精致的脸上,如果桑枝现在下楼的话,一定会很开心的。

    苏珊珊看看刚刚那个桑枝曾经停留的地方,呆呆的看着好像桑枝还在那个地方一样,喃喃自语:我们都是一样的,我也不会放弃的。

    苏珊珊关上门得一瞬间桑枝的身影在楼梯转角的地方出现了,同样的眼睛望着苏珊珊消失的地方。

    苏珊珊你是想明白了吗?一定不可以让自己错过,一定不可以受伤。

    桑枝没有看见苏珊珊的表情,没有听见苏珊珊的话,那原本就是说给她的话。

    但是桑枝并不担心,好像不管发生什么?不管结局怎样,苏珊珊应该都会让自己开心的,因为那个才是自己真正的妹妹苏珊珊。

    桑枝美美的窝在自己的狗窝里,在睡梦中等待苏珊珊的滚来。“桑枝,桑枝你在哪?”

    床上的人,模模糊糊的回应着。“在这,干嘛!”

    来人听见声音,推门就进去了,一点都没有顾忌桑枝是一个女孩的身份!他看着睡的正香的桑枝就气不打一出来。自己出差了这么长时间,桑枝一个电话都没有不说,出这么大事了自己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能不生气吗?这丫头不管出什么事,自己都应该是第一个知道的啊!居然学会了隐瞒自己,越想越气。

    “桑,枝!”

    “啊,啊,怎么了?”

    桑枝被这一声不亚于河东狮吼的声音一喊一点睡意都没有了,坐在床上看着床边那个愤怒的人,桑枝是怎么也想不出自己是怎么得罪这个人的,干嘛无缘无故的对自己发火啊!

    “那个,刘同,你怎么了?”

    刘同不理会桑枝的问话只是看着桑枝,眼睛都不动一下的,真的很恐怖的。

    桑枝胆怯的咪咪嘴,这家伙不会是出差惹着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坏了,我可最怕这个。

    桑枝连忙在床上起来,只往外奔。

    可是原本不动的刘同,就这么不经意,不给人思考的抱住了桑枝,紧紧的抱着这个在自己面前装作一点事都没有的桑枝。

    桑枝我们认识的时间这么长,你能瞒得住我吗?你是不开心的,你很伤心,干嘛在我面前还要掩饰。

    “桑枝,到底怎么了?难道那个程靖和门少庭一样吗?都失忆了?”

    ‘程,靖’,‘门,少,庭’这两个名字在刘同的嘴里一说出,桑枝一点都控制不了自己的心,就那么颤着,好像要离开原本就属于他的位置,不知道要去那?

    “桑枝,你在我怀里哭吧!告诉我,你哭过后就会好的!”

    不管是在谁的面前桑枝总是想掩饰,即便是选择呆呆的也不愿让他们看见她的眼泪,刘同是桑枝最好的朋友和苏珊珊一样对自己好像从来都是保护与帮助,苏珊珊的家里出事了很久很久都没有看见她了,桑枝一直都没有告诉过她自己是多么的伤心,多么的难受,因为桑枝也是一个有心的人,她知道苏珊珊现在面临的事一定也让她很不开心,可是这个好朋友还是会每天都打电话给自己。

    “桑枝,今天吃的什么?”

    “桑枝,最近有没有什么人找你的麻烦啊!”

    “桑枝,程靖最近对你好吗?”

    “桑枝,有没有想我啊!”

    ……

    每天都像个老太婆一样的在自己耳边唠叨着这些话语,一直都她隐瞒,对刘同也是。可是就在今天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你的面前告诉你“桑枝,你在我怀里哭吧!告诉我你哭过后就会好的!”桑枝知道自己有这么两个好朋友一定是自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二十七章 明明喜欢为何离开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