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龙泽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迅速的拿过衣架上的西服套在身上,遗憾的表情通知桑枝,“桑枝小姐的美意龙泽天心领了,不过今天有很重要的工作,改日再谢谢你的好意吧。”

    说着大步迈向门口,要不是刚刚接到公司那帮老家伙来的紧急电话,龙泽天还真是舍不得桑枝烧的一手好菜呢。

    说来也真的奇怪,龙泽天以前生病的时候吃东西的胃口也没有,但是不知道桑枝放了些什么东西,龙泽天在生病期间不仅仅食欲大增,反而吃的比以前更加多了。

    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等待桑枝上完课买菜回来,然后等待大餐。

    可是今天的龙泽天实在没有办法。

    “工作?”桑枝一个箭步冲上去,挡在了门口,不让龙泽天离开半步。

    “你这个状态还要去工作,坚决不会允许的,要么先把东西吃光光,饿着肚子也不行,要么就把衣服脱下来不去!二选一!”

    桑枝视死如归的样子总是让龙泽天束手无策,可是这次遇见老家伙们的事情,龙泽天真的不敢片刻的耽误,生硬的语气回复桑枝。

    “躲开。”

    “我是真的有事情,除了什么事情我自己承担,与你无关。”

    桑枝没有见过龙泽天如此认真的样子,就连那天在小诊所里的时候也没有看见龙泽天的眼里流露出惧怕的神色,可是从这次龙泽天的表情来看,他怕了,明显的怕了。

    “龙泽天,你到底在怕什么?一个工作而已,没有了可以再找,哪怕我再也和你不能住在一起也无所谓,我可以赚钱养活我自己,不会赖着你的!”

    桑枝以为龙泽天出门赚钱工作,是因为她在这座公寓的花费。

    龙泽天摆摆手表示很无奈,“桑枝,我说了和你无关,你干嘛总往自己的身上想呢,我是真的有一些私人的事情要出去处理,回来再和你解释吧,我要迟到了。”

    龙泽天耐下心来解释。期待着桑枝的一句话。

    “那好吧,记得一定要早点回来,不然我就到大街上拉警报,一直到找到你为止,听见没,身上有病的男人?”桑枝手里攥紧了大勺狠狠地说。

    桑枝的厨艺还真不是吹的,在中国的时候就练就了一手好厨艺,因为姜母曾经交代过,抓住一个男人,首先就要征服她的胃。

    龙泽天一个淡淡的微笑送给桑枝,表示感谢,只要桑枝不穷追不舍,一切都好说。

    龙泽天走到十字路口的时候拨通了手机,对面是一个深沉的男人声音。

    “少爷,老爷说了,那帮老家伙一定要你露面,才肯解决问题,看来今天是要有大事情发生了,不知道还有那什么招数呢,我的车停在您的公寓前面了,您尽快吧,老爷等着少爷呢。”

    像是一耳光,狠狠地抽醒了龙泽天。

    自从上次雷鑫萧的事情被子东明的帮助搞定了以后,龙泽天还是真的一次都没有回过公司交代,更没有和那帮老古董交谈,因为龙泽天的心里觉得实在没有交谈的必要。

    看见那帮手握重拳的老家伙,龙泽天就直反胃。

    “莫助理,父亲在你的旁边还是和老股东们在交涉,叫他接电话。”龙泽天恢复了职业的样子,丝毫不像是那个和桑枝在小公寓里因为一点点小事吵得天翻地覆的龙泽天了。

    一个更加严厉的嗓音从电话机中传来,富有磁性,没有太多的感情。

    “龙泽天,上次的那个事情合同你没有带回去吧,今天老古董们那这件事逼着我赶紧立遗嘱,我这不是还没有出意外呢,他们就有这么急么。”

    龙泽天的父亲输了口气,接着气氛的说道,“况且我又不是专制,之前有说过的,这家公司,我是会竭尽全力辅佐给你的,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更加为了我们的家人和员工。”

    龙泽天清楚的明白父亲话语里的含义,如果老家伙们接手公司以后,第一件事就是裁员,缩减预算,这不是龙泽天和父亲所希望看见的。

    即便是龙泽天从来就不想接手父亲一手建立起来的集团。

    龙泽天终于开口说话,面对父亲。

    “我知道了,合同在子东明那里,他回来以后就在他那里,我先过去医院那边找他,你拖着那帮老家伙,看看他们到底还可以刷什么把戏。”龙泽天狠狠地咬着牙,没想到几日的功夫,所有的一切变化的如此之快。

    本以为签下来合同之后就会事事顺利,可是和龙泽天的想象大相径庭,竟然和子东明也可以吵架到面红耳赤,现在可笑的事情是竟然还要去面对子东明,要合同?

    这帮老家伙到底是做什么!

    龙泽天走进了一辆车,是冯助理留下来的,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开往泰忈医院。

    “嘟嘟嘟——”

    龙泽天一直播着子东明的电话,可是电话接通之后就是一阵忙音。

    终于经过了龙泽天的不懈努力,打了十多遍电话催促以后,子东明那边终于有了反应。一个磁性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还要吵架么,不是说了冷静一下么。”还没有等到龙泽天开口解释什么,子东明已经果断的断了电话,惹了龙泽天一肚子的委屈。

    这要是龙泽天平时早就暴跳如雷,一辈子都不会主动在联系子东明的,两个人自从认识开始,就深知彼此的性格,谁都是倔脾气,不然也不会走到一起这么久。

    龙泽天耐起性子再一次拨通了子东明的电话,电话的另一端瞬间接通了,可是没有任何子东明的声音,只是听见电话那头一阵疯狂的喊叫,是小米的声音,龙泽天清清楚楚的听见。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会让子东明如此的决绝,前几天和他通话的时候只以为进了医院的事子东明,以为他又冲着龙泽天是什么性子,竟没有想到小米也在那里?

    到底是谁?

    不会的,绝对不是小米,那龙泽天是不是应该郑重其事的去看望一下,哪怕今天的会议有多么重要,况且这个会议还必须有子东明的帮忙不可,如果子东明那里真的出了什么事情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三十六章 公司危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