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可是这次飞来不可,但是又有什么借口嫩?

    转身抬眼看见躺在病床上的老人,老人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光彩,憔悴的面容多了几分身为父亲的沧桑,龙泽天心头一热,也想哭出来。

    忍住了倾盆而下的泪水,龙泽天彰显男子汉的风范。

    “我来看看伯父。”

    收起了泪水,龙泽天逼迫着自己转向平淡,他不想让子东一家子都恨他,更不想多生事端,他想,今日之后,还是会像以前一样的生活,继续躲避着子东米吧。

    那些曾经把她当做小妹妹的生活,始终回不去了,如果当初不对小米那么好,就不会让她有那么多的误会,和更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sanger,以前是多么的好。

    回到公司下

    “伯父?”

    子东明一直沉默寡言,听见龙泽天进来之后的言辞恨不得冲上去打他一顿,可是理智战胜了内心的愤怒。

    龙泽天走向子东明。

    “我真的不知道,对不起,这次是我不对。”

    子东明受伤的心再一次受到冲击,每次和龙泽天吵架都是他先道歉,龙泽天的性格他以为永远不会低头,可是这次竟然?

    呵呵,真的不可思议。

    “你龙泽天也肯和我道歉,我是市井小民,受不起,也请你拿走你的东西,我不需要,小米不需要,老东西也不需要。”

    子东明还是不肯撒口,不服输的性格还是和我小时候一样。

    老东西,自然就是子东明嘴里的父亲。从小到大,子东明一直这么叫。

    “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还以为是你或者小米,没有想到原来是伯父,后来还那么幼稚的和你你发脾气,想想真是抱歉,子东,这么小气么,我不是暂不清楚事实么。”

    龙泽天真的后悔了,只认为当初是子东明耍脾气,没有想到子东明的家里真的出了事情。

    而且望向插满管子的病床上,躺着子东明口中沧桑的那个老东西的时候,龙泽天真的无地自容。

    看来,这次事情真的很严重。

    无论是从子东明的态度上,还是小米的红彤彤的眼眶中,龙泽天都不难发现。

    “男子汉大丈夫,有错就改。”你说完这句话,龙泽天认认真真的走向子东董事长的病床上,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伯父,是我不好,从小就和子东明在一起,他所有的性格都是和我学的,他不懂事,他偏执,您要他上学我就让他逃课,那你让他管理公司我就叫他翘您生意。”

    龙泽天说着说着便向一个孩子一样,老东西不禁为之动容,缓缓地转过头来,话说,对待龙泽天,子东也早就有了感情。

    “我知道,这次是我不对,子东明也不对,您老人家一定是心脏病复发,我真的很愧疚,从小到大,都是因为我子东才和您对这干,完全不理解您父亲的心。”

    龙泽天还是哭哭啼啼道。

    “伯父,您打我吧。”

    子东董事摸摸龙泽天的脑袋,气喘吁吁的说道。

    “起来吧,我又不是不了解你们两个,只是明明这个孩子话语太重,我才气血上涌,一直气血攻心的,不碍事的,不碍事。”

    再狠心的董事长叶始终是个父亲,不会真正的错怪自己的孩子的,况且对于龙泽天子东也没有怪罪的意思,只是子东明一直不肯接受自己辛苦一辈子床下来的企业,不免有些伤心难过。

    “你要是心疼伯父,就劝劝哥哥吧,他还是听你的话的。”

    龙泽天起身之后,子东米走到面前说道,龙泽天看得出来,尽管子东米使劲的掩饰内心的思念和狂热,可是却欲盖弥彰。

    龙泽天会意的点点头,嘱咐了几句,便大步走向子东明。

    “是男人就出来说话。”龙泽天恢复了往日的样子,狠狠地说,他想无论他在卑微的求着子东明,子东明反倒不会理睬他。

    是男人,就用男人的方式解决问题。

    一个拳头打过来。

    “这是我去欠你的,我不会还手,下一个也不会,是欠小米的。”

    龙泽天像是准备就义一样,高昂着头,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想想当年两个人初见的场景也是这样。

    龙泽天永远是人群中最突出最闪耀的一个。

    无论是对是错,龙泽天认为要继续坚持的,便是正确的。

    “你还是。也永远是这幅不可一世的样子,龙泽天,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真的很讨人厌,真的及其恶心。”子东明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

    可是龙泽天好像猜透了子东明的心思,并没有在意。

    “若果我不是这样,可能当初我们也不会这么志同道合的走到一起,你子东明放屁,要不是我这个性格,你认为还能吸引到你子东明少爷的注意么?”

    龙泽天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

    像是戳中了子东明的心事。

    “呵呵,龙泽天啊龙泽天,你为什么总是这么了解我,让我有些时候进下心来不禁有些害怕,我真的不敢相信,你就像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在你面前,我永远是自卑的一个。”

    “可是……”

    子东明使劲的拍打着下自己脑袋,一副难受的样子。

    龙泽天应对自如,缓缓头口而出。

    “可是,又始终离不开我,因为我们是一辈子的兄弟,只有我明白你内心深处最炽热的想法,也只有我能解开你的伤疤。”

    “对吧?”龙泽天挑着眉头,好像从来没有担心过会猜错一般,等待这子东明肯定的眼神。

    果然不出所料,子东明还是点头了,尽管无奈。

    “也许是上天的作弄吧,我们注定一起。老东西的事情我也有错,对不起,我的好兄弟。”

    子东明没有继续和龙泽天僵持下去,因为他知道,两个人之间不存在胜负,谁赢了谁输了又能怎样?

    俩个人的兄弟之情还是要继续下去,日子还是照样的过,或者说是老东西的危险期疫情度过,龙泽天算是躲过一劫,不然,这份十几年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三十七章 隐藏的秘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