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就在大家听完他一番话的同时,纷纷都投来鄙视的目光,不过,却只有男同事。

    “切……”

    龙泽天听着身后嘈杂的声音,知道一定又是公司的某位女同事在为了自己没有多停留一会而发狂了。

    就连龙泽天自己也承认,相对于呆在公司处理一些文件上的琐事,他还是更愿意去实践,哪怕苦一点累一点,但至少可以动动脑子,她可不想早死或者得上老年痴呆。

    青春,就是用来做一些疯狂的值得做的事情,只要合法就不分对错,坐在家里养生听音乐看报纸,做做饭上上网,看一些政治新闻,那都是老人家做的事,不用着急,总有一天会到那个时候的,到时候,有些事该来就来了。

    所以现在,龙泽天要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想做的事去了,——回家吃饭!摸了摸口袋,龙泽天才发现出来的时候太急并没有带钥匙,幸亏家里还有一个人,要不然就要回到龙老头那里住宿一晚了。

    因为公寓的保安系统十分严格,所有宾格不是存在很多开锁公司可引进来。如果要找一家靠谱的开锁公司,至少要等上一天半天。

    “顶顶顶……”

    正在厨房手舞足蹈的桑枝被突如其来的铃声惊倒,啊的一声扔掉了手中的铲子。

    摸了摸手上瞬间起来的红泡,桑枝忍着疼痛嘶了一声。

    “又是谁这么可恶,早不来玩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桑枝边走边走边嘀咕着,不知道是哪路神仙又来拜访龙泽天这个大忙人,到时候桑枝还不知打怎么样应对,她可不想被所有人误认为是他的女朋友。

    尽管说,这其实并不吃亏。

    但是桑枝一直觉得自己找到的才是最好的。

    摘掉了腰间的围裙,简单拨了一下凌乱的长发,桑枝迈着矫健的步伐来到了门口,按动了扩音器。

    “谁?”

    桑枝用法语说出这句话,因为她不知道电话那一段回想起什么样的声音。

    当龙泽天听见桑枝的回答时竟然冒出一个邪恶的想法。

    龙泽天捏住嗓子,也同时用法语回到道。

    “额,我是龙泽天的女朋友,请问这个龙泽天的家么?”还未等到桑枝反应过神来,电话那一段清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对呀,没错呀,这是龙泽天的房间啊,呀,那你又是谁呀?”

    龙泽天捏着嗓子假装焦急的样子,而此时桑枝也在原地转了好几个圈,不知道要到哪里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我,我……”

    此时的桑枝如热锅上的蚂蚁,无所适从,如果不是住在高层的公寓里,相信桑枝一定有勇气从阳台的窗户上跳下去。

    现在却只能硬着头皮解释。

    “不,不是的,小姐,你听我说…….其实我……”

    “我不认识龙泽天……”

    “哦,不不不。”

    “我认识他,不过我们,我们……..哎呀……”

    “总之我们之间的关系不是你想想的那样,你明白么,…….”

    正在桑枝冥思苦想要如何和这位女朋友解释的时候,龙泽天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桑枝屏住呼吸听着扩音器里男人的声音,怎么这么熟悉,顿时一股热火涌上心头。

    “啊哈哈,哈哈,受不了了,你这个笨蛋,啊哈哈……”龙泽天心里清楚,桑枝此时此刻一定想飞奔下来掐死他,可是他就是管不住自己内心的兴奋劲,一定要笑出来才好受,他才不管今天晚上会发生什么剧烈程度的星球大战呢。

    啪嗒一声门开了。龙泽天边笑边做着电梯上楼,当他迈出电梯的一刹那,笑容僵在脸上,不复存在。

    他看见凶神恶煞的桑枝手里拿着扫帚和做饭的勺子守在门口,那姿势简直比专业的足球守门员还专业,更像是一头发了“羊癫疯”的斗牛。

    “不是,不至于吧.”龙泽天尝试着讨好桑枝,不然别说吃不上饭,恐怕还要露宿街头,尸横遍野呢。

    看着桑枝依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龙泽天悄悄的迈着小步靠近门口,想顺着桑枝留下的缝隙溜进去,可是就在这一刻。

    桑枝大喊一声。

    “慢,给老娘住脚!!”

    “你要是再敢迈出一步,老娘现在就废了你的武功!”

    桑枝发了疯一般的怒吼着,龙泽天的腿还真的不听使唤了,被这一嗓子纯正的中国话一吓,龙泽天真的有点怕了,他是过分了?

    “我说真的有这么严重么,不就是吓唬你一下嘛,以后不敢了,您老人家就放我一马,姐姐?阿姨?姑奶奶…….”

    龙泽天已经想办法在阿谀奉承了,可是桑枝似乎一点反应也没有,龙泽天真的怀疑他是不是青春期的少女,怎么有着和三十多岁老大妈一样厚的脸皮和不服死的心态呢。这都不行?

    也不知道公司和外面有多少如花似玉的少女等着他的甜言蜜语呢,这个桑枝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我是叫你别进门,又没说是因为刚才的事情生气了,你干嘛这么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桑枝抛出一个鄙夷的眼光,好像已经很久没有人敢用这个眼神看他了,龙泽天真的受到伤害了。

    “喂!!”

    “我说桑枝大小姐,既然不是生气了,那干嘛这么一副尊荣守在门口啊,你是法国队新聘请的守门员啊?”

    说着龙泽天拍着桑枝的脑门。

    “也不动动脑子,你肯去人家还不肯要你呢!”然后就要大步流星的走进房间。

    既然不是生气闹得鬼,那他还怕什么,好歹也是自己的房子,谁又能拦得住他男大少爷呢,想当年他可是…….

    还没有等到桑枝开口龙泽天已经迈进了一只脚,无法挽回。

    当龙泽天正沾沾自喜的想起当年在学校的风云往事的时候,他真的后悔了,屋里像是下了一场重重的浓雾,除了烟什么也看不到。

    伸出五个手指头,都不知道自己摆的是几个。

    龙泽天边咳嗽边向外跑,遇见门口的桑枝,也终于明白桑枝坚持不让他进门的原因。

&nbs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四十章 平常生活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