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切。”桑枝并没有理会龙泽天的自吹自擂,反正也不是头一回了,她只当又听见某一头吃了睡睡了吃的猪放了一个没味的屁!

    “是是是,龙哥哥有多厉害谁不知道,方圆百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子东米不忍心打断龙泽天的自恋。

    龙泽天真的很少在别人的面前自恋,因为在别人的面前,都不用自恋就会有好多羡慕的目光。只有桑枝,才让他有种想要炫耀的感觉。

    龙泽天看着愣神的桑枝,一头雾水的迷茫着。

    “喂,看够没有?”龙泽天冲着桑枝吼道。

    桑枝虽然还没有搞清楚目前的状况,可是被龙泽天这么一喊也想起来,刚才她好像还生这龙泽天的气呢,貌似道歉仪式还没结束吧?

    变得也够快的了,刚才还像个小孩似的承认错误呢,现在又来劲了?

    “喂喂喂什么呀,我有名字的,你丫!!”桑枝说着戳着龙泽天的胸口咄咄逼近。

    “你丫刚才还不是和我道歉呢么,我原谅你了么,我说了么,别以为搬来救兵我就不生气了,我的记性还不像某些人一样,老年痴呆!!”

    龙泽天被逼到了角落里,终于无路可退,咽了口水,额头上不满了细细的汗丝,像子东明兄妹抛出求救的眼神。

    子东明耸耸肩,一副管不了的神态。妹妹也是如此。帮不了你。

    “好了,桑枝小姐,我错了,我…….”

    看着桑枝如狼似虎的眼神,龙泽天有放慢了语气,放低了声音,变得温柔百倍。

    “我以后不敢这样了,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吧,看在我的朋友来了的面子,可不可以放我一马呢?咱们吃饭?”

    子东明兄妹站在门口真的觉得这一幕太有纪念价值,如果手里有设备的话,他们两个凑热闹的事绝对不会放过这精彩的瞬间的。

    “吃吃吃,就知道吃,吃屎去吧你!!”

    桑枝一转身把手里的扫帚和铲子都一并扔向龙泽天,径直的走进房间,并打了一个进屋的手势,示意着客人进门,是的,仅仅是客人。

    “喂,喂!”龙泽天被突如其来的意外吓到,忙着接着飞向天空的不明飞行物。

    “不用这个眼神看着我,我会做一顿丰盛的晚餐招待你的朋友,还有你的女朋友的!”

    说完这一番话,桑枝奔着厨房去了。

    一路上龙泽天打着踉跄走进门,听见桑枝莫名其妙的说什么女朋友,女朋友,谁的女朋友,子东明的么?

    “千万别忘了,我只做饭,你把房间收拾好,不然没你的分!”

    桑枝扯着嗓子喊道。

    “哦,知道了,桑大妈,对了,她刚才说什么女朋友,谁的女朋友,我不是听错了吧?”

    龙泽天走进客厅招呼着子东明兄妹,手里抢过一片刚刚切好的西瓜毫不客气的送入口中,并和子东明两个闲聊到,转眼之间,完全忘记了刚刚江大妈交代下来的,而且自己也已经答应的事情。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啊!”

    子东明用怀疑以及鄙夷的眼神看向龙泽天,这脑子该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吧,难道今天去公司受挫了,回家情绪失常?

    龙泽天皱着眉头,还是一头雾水,没有一点点反应。

    忽然之间喷出嘴里的西瓜水,大声喊道。

    “她不会以为小米是我女朋友吧?”正当龙泽天想要以最大的声音告诉桑枝这个误会的时候。子东明捂住了她的嘴巴。

    “你快松开,子东明你想干嘛!呜呜.”龙泽天被子东明捂着嘴还不忘记和子东明瞪眼,然后安静下来。

    “龙泽天哥哥,人家误会就唔会嘛,你干嘛那么紧张,莫不是喜欢上人家外地小女孩了?,你可不是这种建一个爱一个人啊?”

    子东米用嘲讽的语气调侃道,她当然知道龙泽天的性格,也绝不会去喜欢上一个刚来不久的女孩子,什么都还不了解。

    “当然没有,谁说我喜欢他了。”

    龙泽天急急忙忙回答道,可是自己就是觉得说的有点有气无力,难道真的对一个乡巴佬的江大妈起了什么邪念,不要不要,千万不要,龙泽天使劲的摇了摇头。

    拼命地抑制自己的想象力,她可不想和桑枝在一起,每天对着一个左手把扫帚当做机关枪,右手把铲子当做冲锋枪的黄脸婆天天在电梯外吵架,想想都可怕。

    “那不就行了,别让人家再分心了,误会又不碍事,何况我们本来就是名义上的情侣嘛,龙泽天哥哥,你就当做让我过一次瘾,不要揭穿,了了我这个毕生的心愿吧。”

    当初子东米和龙泽天分开,然后陌生,就是因为子东米喜欢上了龙泽天,可是龙泽天却一直粗心把小米当做亲妹妹一样,让他爱上亲妹妹,他还是做不到。

    龙泽天面对这个问题似乎有写尴尬,即便是解释的很清楚了,可是两个人只见存在的这种微妙的感觉抹不去。

    只是谁又知道龙泽天想要隐瞒的事情呢?龙泽天早就喜欢傻瓜了桑枝不是吗?可是接近她的原因,他也是不会忘记的。

    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过,有些人,爱过就是爱过,不可以当做没见过。

    所以,即便是通透了,有些伤疤还是会隐隐作痛,有些事情还是会记忆犹新。

    “好了,不谈这个了,我去看看饭菜怎么样了,这个丫头,笨手笨脚的,我怕他又把好好地一顿饭搞砸了!”

    龙泽天找个借口离开了,他还不想和子东米单独相处这么久,他好害怕自己好不容易解开的心结,又这么的破裂了。

    他有多么担心,子东米一见到他,又会泥足深陷。

    此时此刻的子东米也感觉到了龙泽天的不自然,自己以为放下了,可是却是,在看到龙泽天和桑枝的一刹那,她难过了。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看见自己爱过的人和别的人在一起,并且还要勉强微笑。

    龙泽天曾经九岁的时候对她说过,只会疼她一个女孩。可是时过境迁,早已物是人非。

    上国中的时候,子东米发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四十一章 有趣的生活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