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门少庭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手表,道了声“谢谢”之后,就把手表放在宸安的面前晃了晃。

    “宸安,妈妈已经不在了,以后都有爸爸在你身边陪着你的,来,看这手表多好看,爸爸给宸安戴上好不好?”

    宸安眨巴着双眼,不再说什么,右手缓缓地放下勺子,朝着门少庭伸了过去,小小的胳膊看着肉乎乎的,门少庭把手表戴在了宸安的手腕上,但是十分可爱。

    而另一边,林鸢从门少庭带着宸安离开之后,就立马掏出了手机,给龙泽天打了个电话。

    “是我,我现在有重要的事情要找你商量,你在哪儿?”

    电话那头的龙泽天拿着手机,双眼微微一眯,唇角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相比于现在的林鸢,龙泽天整个人倒是显得十分惬意。

    “在家。”

    “那你现在就出发到西环路的星巴克去,我马上过去!”

    因为现在并不是上下班的高峰期,且午饭钟点也早已经过去了,林鸢拦了一辆出租车,一路无阻地抵达了星巴克。

    现在的这个时间点,倒是离下午茶的时间点很是接近,当林鸢踏进星巴克的时候,里面的客人已经占了一半的座位了。

    林鸢选了一个靠近角落的偏僻位置,点了杯卡布奇诺,等候着龙泽天的到来。

    林鸢没等多久,龙泽天就过来了,星巴克里放着悠扬的钢琴曲,音肆美妙而婉转,可是却抚平不了林鸢内心的恐惧和烦躁。

    龙泽天跟服务员点了杯摩卡,就好整以待地坐在林鸢对面看着她,“说吧,找我过来什么事?”

    林鸢冷哼一声,“你的心上人现在可是躺在医院里生死不明呢,你看起来倒是挺惬意的,看来你也不是那么喜欢她。”

    龙泽天的脸色一僵,但是随即又控制了下来,恢复平静,“桑枝怎么了?”

    “车祸,已经救过来了,是门少庭给她输的血!龙泽天,我今天找你出来就是要和你说这事儿,不能让门少庭和桑枝再有说话的机会了!”

    龙泽天听到桑枝是没什么大事了,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就连他自己都不曾发觉,当从林鸢口中得知桑枝生死不明的那一刻,他的一颗心脏跳得有多厉害,只是他内心深处的灰暗蒙蔽了他尚且明亮的心。

    龙泽天看着林鸢这幅狰狞的模样,心底不禁开始冷笑,仇恨的因子在他的胸腔里跳跃骚动着,他恨门少庭!只要是和门少庭有关的任何人任何事他都想要报复!让门少庭痛不欲生!

    “我想,你应该是有办法了。”龙泽天看着林鸢说道。

    林鸢瞥了龙泽天一眼,随即把目光定在了她面前的那杯卡布奇诺上,“确实,门少庭其实就是还不相信我说的话,要想让门少庭对桑枝彻底死心,让他们两个再无任何的可能在一起,那么就只能在他们身上制造更多更大的误会!”

    “龙泽天,你不是也不想桑枝和门少庭在一起吗?那你的行动就利索一点,接下来我要让门少庭只要是看到桑枝的时候,桑枝都是在和你亲热!”

    “嗯,好主意。”

    话毕,两人达成共识,便纷纷从星巴克离开了。

    龙泽天是立马朝着医院赶了过去的,虽然林鸢是说桑枝已经救活了过来,但是那可是车祸啊!得多严重的车祸才需要动刀子输血!

    三甲医院里,龙泽天提着从医院外面买的水果篮,询问着前台护士桑枝的情况。

    护士小姐在电脑上查看了一番,这才找到桑枝的病历和信息。

    “名字叫桑枝的女病患只有今天上午车祸送进来的一个,她已经被转到五楼的普通病房了,是508号房。”

    “谢谢。”

    龙泽天快步地从电梯方向走去,提着水果篮的右手不禁握紧了几分,细细的青筋隐隐地在他的手背上浮现。

    电梯从一楼升上五楼,只不过就是短短的一分钟都不到,可是龙泽天却感觉时间像是过去了好几个小时。

    桑枝动完手术后两个小时便醒了过来,医生替她检查了一番,确定没问题之后,这才把她从无菌病房里转到了普通病房。

    桑枝躺在病床上,只觉得自己浑身都像散架了一般,非常痛,就连呼吸的时候,都感觉使不上力气,一用力肺部就跟着疼起来。

    记忆慢慢地在她脑海里播放着,她是出了车祸才被人送进了这医院里来的。桑枝微微扭了扭头,看见床边的小桌子上放着自己的包包,想伸手去哪,可是刚一动,就疼得她额角直冒冷汗。

    包包拿不到,就找不到手机给肖菲打电话了……

    桑枝轻轻地合上了双眼,浓密而纤长的眼睫毛一颤一颤的,如一把漆黑的小刷子在舞动着。她的脸色去之前门少庭见到的一样,苍白得不像样,连嘴唇都是泛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病房不大,可是却硬是摆了三张病床,每张病床用浅蓝色的帘子隔了开来。在这人口密集的京城里,医院的床位向来都是十分抢手的。

    桑枝虽然看不见其他两床的病人,但是她却能听到那两床病人的家属来来回回走动的声音,还有说话家谈的声音,嘘寒问暖。如此一来,倒显得她这一床有些的冷清了。

    桑枝只觉得上天跟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让她险些都承受不住。不,她现在就已经承受不住了,爱人和孩子都离开了她,在她孤独无助的时候,连一个至亲的人来看望她一下都没有。

    龙泽天进入病房的时候,朝着桑枝走近。

    桑枝听到动静,以为是医生又过来复检了,缓缓地睁开双眼,见到来人不是医生,而且龙泽天的时候,漆黑的眼眸终于是有了一点色彩,但更多的还是惊讶。

    “龙泽天,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桑枝说话的声音很小,龙泽天几乎都要听不清她在说着什么。

    龙泽天把水果篮放在小桌子上,拉过一旁的木椅,挨着桑枝的病床坐了下来。

    “如果我不知道你车祸住院了的话,你是不是就不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四十六章 探病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