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桑枝看着老奶奶衰老的脸蛋上说起这话时扬起的笑容,不难看出老奶奶年轻时也是经历过一番千回百转的感情。

    在爱情的旅途中,其实不管过程多么的不尽人意,只要最后的结果是有情人终成眷属,那么经历的一切虐心坎坷都是值得的。

    只是之于桑枝现在的这种情况,她拿捏不准自己的未来,别人家的爱情尚且是两个相爱的人携手抗对生活的不如意,可她和门少庭呢?只她一个人站在漫无边际的大沙漠里,遥望着千万里之外的葱葱绿地,永无止境。

    龙泽天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的苹果已经是被他用水果刀切成小小的一块的了。

    龙泽天在病房里一直陪着桑枝坐了两个小时,他本想着等到晚饭的时间点就出去吃点东西,再回医院里陪夜。可是他的手机却一直在响着,有工作需要他忙。

    桑枝也是个明白事理的人,就算她现在需要有人照顾,可她也不会因为她自己而耽误了龙泽天的工作。

    “现在离晚饭的时间点也差不多了,你要有事就赶紧去忙吧。你帮我把包包拿过来,我给肖菲打个电话,让她过来照顾我就可以了,我也没什么大事了,你放心。”

    龙泽天挂断了响着的手机,拿过桑枝的包包,从里面找到手机递给桑枝,“那你要是有什么事记得一定要给我打电话,我明天再来看你。”

    桑枝笑着接过手机,“真啰嗦,我一定会给你打电话麻烦你的。”

    与此同时,门少庭在和宸安从儿童主题餐厅出来的时候,两人就回了门家,门少庭进了书房处理部队里发过来的邮件,一直到下午四点半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三甲医院打过来的电话。

    “喂?”门少庭疑惑地接起电话,他脑子里第一个闪过的念头就是桑枝,莫不是那个女人在医院里又出了什么事情?

    “喂,你好,请问是门先生吗?”抽血室的护士小姐一本正经地开口问道。

    “我是。”

    “是这样的,今天你在我们医院献血的时候,是不是落了一块手表在抽血室?刚刚我们的换班护士才发现这块手表,实在不好意思,请问你现在有没有空过来取?”

    门少庭抬起左手,往拿着手机的右手手腕上摸了一下,原来一直戴在手上的手表确实是不见了。

    “好,我马上过去,谢谢你们了。”门少庭挂了电话之后,就立马拿着车钥匙出门了。

    小轿车在开去三甲医院的路上,门少庭不禁苦笑,今天他的状态真是错漏百出了,作为一个特种部队的队长,竟然连自己随身携带的手表在什么时候丢了都没有发现!幸好这不是在执行任务,要不然别说是搭上自己的性命了,就怕连他手底下的兵都要拖累了!

    门少庭握着方向盘的双手紧了紧,其实他在每次一遇到那个叫桑枝的女人的事情时,情绪都会有所变化,受到她的影响,好的坏的,他一样也逃不过。

    三甲医院里,门少庭停好车,就朝着医院的入口进去了。抽血室离医院的大厅不远,左转直走三十米左右,再拐角右转就到了。

    恰好在拐角处的那里可以看到不远处的电梯口,门少庭在转身奔向抽血室的时候,目光不经意扫过了不远处的电梯,电梯门刚好打开,从电梯里面出来的龙泽天被门少庭撞了个正着。

    门少庭的动作一顿,一直到看着龙泽天的身影消失在他眼前。

    龙泽天出现在这医院里,应该就是来看望她的吧!桑枝……

    去抽血室取了手表之后,门少庭就开始心不在焉地回家了。

    医院里头,肖菲在接到桑枝的电话,得知桑枝车祸住院了,立马着急地赶了过来,闺蜜能当成桑枝和肖菲这样的已经不多了。

    “桑枝,你还好吧?还疼不疼?”

    “我没事儿,这不好好的在这躺着吗?我不是让你吃了饭再过来的吗?还有我让你带的小说你怎么也没带过来。”桑枝委屈地看着肖菲,这幅模样完全不像是一个三岁孩子的母亲。

    肖菲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桑枝,“你还想着看小说呢,我连饭都顾不得吃就赶过来看你了,你还想给我看小说?桑枝我可告诉你啊,这门都没有,你这几天就给我好好养伤,等你好了出院了,你掉进小说堆里我都不会管你。”

    “好好好,可是我在这医院里的日子该多无聊呀,没有我狂拽炫酷吊炸天的霸道总裁我可怎么活呀肖菲,我的好肖菲……”

    “凉拌呗。”

    桑枝故作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你吃饭去吧,我的人生已经没有了希冀,就让我早死早超生吧!”

    肖菲正了正脸色,“得,我先去吃饭了,一会再回来给你收尸。”

    肖菲离开了病房,桑枝脸上丰富的表情收了起来,双眸又恢复了死灰一般平静无澜。

    桑枝睁大着眼睛望着白花花的天花板,心里头酸酸的,在这样的处境之下,她想要见到的人不过就是门少庭和宸安了,可是这样的简单的事情,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却是一件十分艰难的事情。

    都从鬼门关里转了一圈回来了,还有什么是看不开的呢?是你的始终会是你的,不该你拥有的,再怎么强求也不会有好的结果。

    桑枝在医院里待了三天,一连三天里头一直都是龙泽天在她身边照顾着她,嘘寒问暖,倒茶递水,样样都把桑枝伺候得无微不至。

    龙泽天的体贴入微,就连其他两床的病人和家属都对他夸夸其谈,龙泽天不在场的时候,大家都纷纷帮着龙泽天在桑枝面前说好话。

    对于这样的情况,一开始桑枝还会觉得无法掌控,难为情。但是当一天就要被围起来念叨个十几次,桑枝已经练造了金刚之身了,见怪不怪。

    确实,龙泽天对她是好得没话说,别人家的男女朋友相处尚且都没有像龙泽天对她这么好,更何况她还不是龙泽天的女朋友。

    “桑枝,身体恢复得不错,再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桑枝的主治医生微笑着说道。

    桑枝伸展了一下双手,“再不好起来,我在这医院里真的要发霉了。谢谢你了,叶医生。”

    叶医生是一个中年妇女,模样长得好不慈善,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连带着眼睛都是带着笑意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四十七章 误会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