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宸安陡然见到妈妈,一时高兴坏了,他好想扑倒妈妈怀里撒娇,但被妈妈一个悲凉的眼神制止了。

    大人眼里浓重的哀伤感染了他,他不明白为什么妈妈突然走了,爸爸突然回来,陌生的阿姨也突然来了,这个家突然陌生了。

    他好几次想问爸爸妈妈去哪了,但林阿姨都过来捣乱,还要她叫她妈妈。爸爸居然也帮着阿姨,宸安每次生气得不说话,也不想吃饭了。

    一定是爸爸不要妈妈了,把妈妈赶走了,电视里就这样说的,说这叫离婚!

    宸安死死地抱住妈妈的手臂,仇视地瞪着爸爸,不肯走了。他不要妈妈走!

    桑枝看见宸安死抱着她不走了,更是伤心,蹲下来一把抱住宸安,眼泪乱流。她死死咬着唇,不敢哭出声,脑袋乱成一团麻。

    门少庭步子大,走得快,他尽量放缓了步伐,一时不知道与桑枝说些什么,却觉得她异常熟悉,一时沉默在自己的记忆中搜索。

    走着走着却发现身边没人了,他回头一看,阳光下两母子相拥,都哭成了泪人,儿子还仇视地瞪她。

    这是怎么回事?门少庭迷茫之际却心里却升起一种奇异的悲恸的感觉,令他心口如遭重击,透不过气来。

    “桑小姐,你这是?”门少庭摇摇头,打破了这悲伤的气氛,却见自己儿子看自己的视线更怨恨了。

    门少庭也不以为意,他的儿子好像是从小和他关系不好,林鸢说是他在外出任务太多,没有好好关心孩子的缘故。他更关心这个给他太多熟悉感的女人是谁,真的像林鸢说的是个坏女人吗?

    “没事……”桑枝冷静了半天才开口,声音里还带着一丝颤抖的哭音,泪水却一下又涌出来。

    桑小姐……原来我们已经这样陌生了吗?

    门少庭还准备问什么,听到桑枝的话,看着那个女人故作坚强的背影,不知怎的什么话都问不出来了,只有满腔的心疼。

    “桑小姐还是先换衣服吧,小心着凉了。”他定了定情绪,声音里有着他也没发觉的温柔与担心。

    桑枝这才想起自己落了水,还抱了宸安,忙将宸安从头到脚检查了好几遍,见他的衣服上有了一块水迹,又是自责有时担忧。

    “宸安快去换衣服,都是……我不好!快,我们回房间去,要你感冒了可怎么办!”说着,桑枝一阵风似的将宸安拉向屋里。

    门少庭在家里,本来没锁门,见桑枝熟门熟路地拉开了防盗门,直接往宸安的房里冲去。他挑了挑眉,继续跟着。

    等到了宸安的房间,他已经看到桑枝给宸安找好了衣服,在给他换衣服了。这速度不由让他想到了他刚回来时,林鸢连件宸安的外套都找不到,还是宸安自己翻出来的。

    这鲜明的对比,有些事不是他想忽视都难吗?

    “桑小姐对我家真熟悉啊!”门少庭装门做样感叹,目光直直地注视着桑枝。

    桑枝小脸一白,眼光飘移,顾左言右道:“我和林鸢是好朋友……”

    “林鸢很讨厌你!”门少庭气愤地说,为她的欺骗不悦。

    “后来我们吵架了……我也很讨厌她!”桑枝看了一眼宸安,用力地握了一下她的小手说。

    显然只有最后一句话是真的,门少庭冷哼一声,但对上桑枝哀求的目光,不知怎的心生怜悯,逼问不下去了。

    “宸安,我给你换衣服,让桑枝阿姨先换衣服去,好吧?”门少庭决定还是问孩子好了,孩子不会说谎话。

    桑枝看了宸安半天,冲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什么也别说。

    宸安不情不愿地点了头,撅着醉,拿眼睛斜睨着门少庭。

    门少庭被这一大一小明张目胆地打暗号给气笑了,他一把抱起宸安,将他立在床上站好。给他换好了衣服,门少庭端起父亲威严的架子来,严肃地注视着宸安。

    桑枝担忧地出去了,一望三回头,不忘做了个“别说”的嘴型。最后还是把门关上了,把空间留给这两父子。

    在门后听了半天,里面还是一片寂静,她倒打了个喷嚏。

    “桑小姐听够了吗?”里面传来了门少庭好笑的声音。

    桑枝脸上升起了红彤彤的云霞,忙走开了。她跑到自己的房间,熟练地打开衣柜,拨了拨里面的衣服,却发现光彩亮丽的衣服并不是自己的了。

    现在占据了门少庭生活的另一半已经不是她了,这个家里已经没了她一丝的气息。桑枝突然恨起林鸢的狠心来,为什么把旧衣柜也换了,把墙也刷了不同的色彩,把她的气息从这个家里除净了,属于林鸢的色彩就会多了吗?

    门少庭这边正逼问宸安,宸安死活不说,只用眼神鄙视这个蠢爸爸。

    门少庭无奈,只好婉转地问:“你喜欢桑枝阿姨吗?”

    门少庭佯装没有听到方才这俩人的对话,他或许还不是很相信桑枝就是宸安的母亲。

    “她不是阿姨!”宸安受到了刺激,大声地冲门少庭喊道。

    门少庭不给宸安反应时间,语速极快地问道:“那她是什么?”

    “她是……她是……她是爸爸的什么,爸爸都不记得吗?讨厌爸爸!”宸安恼怒地去推门少庭,自然推不动。

    宸安一猫腰,从门少庭手臂下溜了。他跳下床,光着脚,小脚丫跑得飞快,不忘回头冲门少庭做个鬼脸。

    这小子速度够快的啊,不愧是我的儿子,虎父无犬子!门少庭眼睛一亮,心中自豪极了。

    门少庭提起宸安的衣领子,不顾宸安的挣扎,将他抱回床上,刚准备训斥他。这小子便敞开嗓门,憋足力气使劲哭了。

    “哎,我没打你,又没骂你,哭什么哭!你小子敢有出息点吗?”门少庭遭受魔音穿耳,无奈地说。

    宸安才不管这些,妈妈回来了,他就有靠山了,他就哭!

    桑枝听到了宸安的哭声,心都揪了起来,还没换上裤子,就急急忙忙跑了过来。

    “怎么了,怎么了,你们父子别吵架!门少庭,宸安还小,你别凶他,吓着孩子怎么办才好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五十章 母子相见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