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头昏昏沉沉,桑枝吃了感冒药,却并暂时不想睡,索性搬了张椅子,坐在窗前暖暖地晒着太阳。

    明媚的阳光将她心底的阴霾消弥了些,却并不能给她带来一丝温暖,或许是因为她发着低烧吧,桑枝不以为意。

    她目光飘忽在地上的窗帘细密的花纹上,仿佛什么都在想,什么又都不想。不知过了多久,药效发作了,桑枝打起哈欠,渐渐入睡了。

    她迷迷糊糊地想,生病了也好,连她的感情也迟钝了,心就不会那么痛了吧?

    桑枝再次醒来时,是被强烈的光线晃醒的。她一时睁不开眼,不由挡了挡强光,才将视线打开。四处都是一片漆黑,唯有眼前有明亮的光源。

    “桑枝,桑枝,你没事吧?”龙泽天用他粗大的嗓门喊着,光亮随之晃动。

    桑枝望了几次,还是觉得灯光刺眼,而且服了药,又刚睡醒,没反应过来,坐在那里没反应,不一会愣愣地合上眼睛了。

    龙泽天忙拿电筒再去晃桑枝的眼睛,喊得更大声了,一面用空着的手去拍窗子的防护栏。

    过了好一会儿,桑枝才醒了觉,反应了过来,疑惑地问:“龙泽天,你怎么来了?”

    她迟钝地起身,跑去开门。桑枝一个人住,自身的安全还是很注意的,平入都有锁门。她先开了灯,才打开门,让龙泽天进来。

    桑枝开了门,却半天没有看到龙泽天的人影,她不由怀疑自己是不是做梦了,突然想起她这是三楼,窗户外的小平台是独立的,龙泽天是怎么到窗户外去的?

    桑枝心中一惊,睡意全清醒了,她准备跑到阳台去看看,隔壁却打开了门,龙泽天正退出来,对屋里的人说:“谢谢你,麻烦你了!”

    “不客气啊,小伙子哪混的,这身手不错啊!阳台一下子翻过去了,这么高,都不带眨眼的,是练过的吧?”隔壁中年大叔的声音满是崇拜,羡慕地说。

    宸安听了,大概猜想出了事情经过,只是她想不明白龙泽天怎么特意跑窗户叫醒她,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是吗?

    桑枝喝了药,身子骨软,就倚靠在门口等着他们客气完。龙泽天一脸担忧地朝宸安走去,在她门前蹲下身子,去提门口的塑料袋,宸安才发现龙泽天买了一大堆东西,有水果,有菜有肉,都是她喜欢吃的。

    “谢谢你啊!”桑枝扬起甜甜的笑容,向隔壁倒了声谢。

    “小姑娘要好好对男朋友哦,他为了叫醒你差点连命都不要了,就是担心你出事哟!”大叔好意地提醒,语气夸张。

    龙泽天被这话说得不好意思了,又怕桑枝担心,急忙澄清:“哪有大哥说的这么夸张,只是翻个墙,我身手好着了!别瞎担心!”

    担忧是女人的天性,桑枝用目光将龙泽天浑身检查了个遍,又跑到他的身后去检查,确实只发现他手臂,膝盖,胸口几处的衣服有些磨损,才放下心来。

    龙泽天已经提了大袋小袋的东西进了屋子,桑枝将门反锁,才进来泡茶。

    她早上烧的水都凉了,桑枝拿电水壶去烧水,泡好碧螺春,出来时,看见桌子上摆了一大堆她喜欢吃的零食,而龙泽天已经看不到人影了。

    桑枝愣了一下,知道龙泽天肯定在厨房。她端着碧螺春,一时忘了放下,滚烫的水杯将她的手指烫的通红。

    过了会儿,龙泽天端着果盘走了过来,对桑枝说:“我去做饭,你要饿了,先吃些零食水果垫肚子,都是你喜欢吃的。别吃太多,小心等会儿吃不下饭。”

    桑枝握着茶杯,低低地嗯了声,精神不佳。

    龙泽天昨天说的话,她并非不记得了,只是她想假装没听到的样子,这个男人怎么会如此的对待自己,难道报复会如此的用心吗?

    龙泽天将果盘放在桌上,大多是开胃的水果,酸酸甜甜的,极其诱人。他接过桑枝手里的茶杯,吹了吹茶叶,也不去坐,却让桑枝坐好。

    桑枝饿了一天,这时却没有一点胃口,她享受着龙泽天的温柔体贴,却只感到彻骨的寒凉,脑袋一直回放他在算计我,他在利用我,他根本不喜欢我……

    “桑枝,怎么了?”龙泽天看着桑枝不坐下,只愣愣地想着事情,气色又不好,不由皱了眉头。“是不是头晕?”

    桑枝看了看龙泽天,欲言又止,坐到了冰冷的椅子上,不由打了个寒颤,这椅子太冷了。

    她摇了摇头,低头说:“可能是身体不舒服,精神不好。”

    龙泽天又把他手中的茶杯放回桑枝的手心,去抽屉里去找温度计。

    “不用,医生给我开了药,不用量体温。”桑枝语气很淡,很疲倦,拒绝了龙泽天的关心。

    她的目光随着龙泽天而移动,看他毫不费力地找出了温度计,熟悉她放东西的习惯。原来他已经融入她的生活到这个程度了吗?

    龙泽天听了这话,脸上的担忧愈发地浓了,坚持要她量量看看。

    桑枝身体沉,人也怠倦,不想多说,就同意了。

    龙泽天看了体温计,只是一点低烧,不由放下心来。又问她吃了药没,见桑枝摇头,不由笑道:“生了病就变懒了!”

    “没力气!”桑枝这才有活力些,瞪了龙泽天一眼,将声音放得气若游丝。“我生病你倒话多了。”

    “关心自己喜欢的朋友天经地义嘛,我这个时候不关心你,平时献再多殷勤也是白搭。”龙泽天将茶水放在一边,看了药盒的说明,才将药递给桑枝。

    桑枝低头沉默,突的有些烦躁,他到底有几分真情,几分假意,为何她看到的总是他的真,看不出他的假?

    “你别喝茶,茶解药性,好得慢。这个是三粒,那个吃两粒,别搞错了!”龙泽天细心地嘱咐。

    这样细心的人,若是算计什么,这样一张温柔的网,谁又能逃过了?桑枝却着魔般地想,顺从地吃下了药。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五十一章 生病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