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肖菲醒来时正值黄昏,夕阳西下,橘红的光彩透过澄澈的玻璃窗,洒落一室惊艳的光辉。

    夜幕渐渐合上,绝美的夕阳却依然残留在桑枝的眼里,倒映出凄艳的残影。

    桑枝想,这就是黑暗前落日最后的挣扎,如此瑰美夺目,如此惊心动魄。再美好的东西也终将逝去,不留一丝残影。比如感情,也如这夕阳,从漫天晚霞到天黑迟暮,不过是短短一瞬,没什么可追求的。

    “好美的夕阳!”肖菲在灿烂的晚霞中睁开眼,一直注视了很久,才喃喃开口。

    桑枝凝望着夜空,神情遗憾,叹息:“是啊,这么短暂!”

    肖菲看了桑枝一眼,她已经习惯这个闺蜜伤春悲秋了,这种小青年文艺范儿她天生学不来!你说花儿这么香,好端端地对她哭什么,花儿也会沮丧是它不够美,没人喜欢好吧?

    “我这个从死门关里走一趟的人都没哭,你有啥好悲伤的啊?”肖菲嘀咕道。

    桑枝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维,听了肖菲埋怨的话,才反应过来肖菲醒了。她大叫一声,兴高采烈地扑到肖菲身上,瞎骂道:“死丫头,你担心是我了,总算醒了!你丫的还知道醒啊!死丫头,死丫头……”

    桑枝说着就说不下去了,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桑枝和肖菲是发小,从小玩到大,她性子安静胆怯,不怎么合群,一直是开朗活泼的肖菲带着她去玩,去认识不同的朋友,去见识世上不同的风景。

    肖菲的朋友很多,但她和桑枝绝对是死党,桑枝嫁人前她们都没怎么分开过。肖菲还一直埋怨门少庭活生生地把她们这对感天动地的百合情侣拆散了,每次得白眼无数。

    肖菲被压的直翻白眼,忙喊道:“桑枝,你又重了,我这么虚弱,你好意思吗?”

    “狗嘴吐不出象牙,我去年的牛仔裤都大了,瘦了这么多,你好意思说我胖了!”桑枝去捶她,埋怨道。

    病房里传出阵阵笑声,肖菲妈正打了开水往里走,一时听得听到肖菲的声音,呆立了半天。

    “妈,你来了啊……”肖菲看到她的妈妈,立刻收敛了疯样子,怯生生地喊。

    肖菲妈脚步有些飘,她把热水瓶放好,揪着肖菲的耳朵使劲骂,骂着骂着突然哭了,把肖菲紧紧抱在怀里,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肖菲眼泪也直流,连说再也不敢了,不会再做自杀这蠢事了。

    桑枝见气氛太沉重了,而两母女虽然骂归骂,但关爱之情溢于言表,就不去打扰她们了。

    在医院的草坪瞎逛了一会儿,桑枝想到肖菲刚醒,就去打了晚饭,提了上去。

    才走到半路,肖菲的电话来了,点了好几个菜,还点了小吃,桑枝笑道:“吃货,撑死你!”

    肖菲说什么死也做饱死鬼,被她妈妈严厉的声音打断了。

    肖菲回头,认真地对他的妈妈说:“妈,你放心吧,我不会再自杀了。死过一次,我才懂得我根本不想死,我不甘心死。我睁开眼,看到美丽的夕阳时,我就觉得还活着,真好!”

    桑枝听着欣慰地笑了,觉得这无月无星的寒夜也一瞬间美妙起来。

    一年几日,桑枝都来医院照顾肖菲,与她玩闹嬉戏,一点也没问起她出了什么事才自杀。肖菲也绝口不提,像没发生这事一样,她是来医院旅游的。

    肖菲妈经过这事看开了许多,与肖菲的关系缓和了,有次母女俩居然一起在淘宝上买裙子,两人经常为哪个款漂亮争吵半天。

    但给肖菲妈买裙子时,他们的眼光居然重合了,肖菲妈就欢欢喜喜地说:“不愧是我生的女儿,眼光和我一样好!”

    天天目睹两人吵架的桑枝:“……”

    阿姨真善忘!

    这天,桑枝正在给肖菲削苹果,肖菲坐床上玩电脑,没受伤的右手在键盘上健步如飞,两眼放光。

    桑枝看了一眼:“你又玩游戏又聊天,一只手还能胜任,神人啊!”

    肖菲得意地扬扬尾巴,藐视着桑枝:“亲爱的,你土了!连qq都不能二十四小时挂着,群里聊天十句才见你回一句不到十个字的对话啊!来,姐教你练练!”

    桑枝摆摆手,表示没兴趣学这右手键法,还是让肖菲慢慢自己练吧!

    肖菲高冷的哼了声:“看来你与我无缘了,绝世键法教给你这等愚钝的弟子,实在是对我的侮辱,本大师不教你了,让你急去!”

    桑枝翻白眼,更冷艳地说:“不感兴趣!”

    等肖菲抓着苹果啃,还不忘翘起小拇指去点游戏,看华丽的打斗场面。

    桑枝懒得说这丫头的坏习惯,自己削了个苹果在啃。

    突然,肖菲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她把苹果狠狠扔到笔记本电脑上,狠狠的骂了一句“混蛋!”

    桑枝吓了一跳,这笔记本电脑就是桑枝的命啊,除了逛街,吃东西她上哪都带着,出什么事居然让她把她的命给砸了?

    桑枝偷偷瞄了屏幕一眼,见只是一个很平常的游戏信息,说你失约了,今晚在老地方等我。

    下一刻,肖菲抱着电脑,哭:“我的命啊!我的命啊!妈妈错了,你别死啊!”

    桑枝默默远离她,捂脸当作不认识人。

    过了会儿,肖菲躲厕所去打电话,声音压得低,桑枝离得远,听不清。就陡然听到肖菲怒吼一声:“慕郑浩,你这个魔鬼,暴君!你混蛋!”

    肖菲怒气冲冲地跑出来,把手机往床上一扔,躺床上装死去了。

    桑枝好奇的问:“慕郑浩?你男朋友不是白修斯吗?那个拍饼干广告的明星,我的金玉颜不就是你们一起拍的吗?怎么了这是?”

    桑枝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桑枝听医生说,那段记忆是肖菲最不想记起的所以她将假装所有事事情都只有肖菲自己一个人知道,或许这样就不会难受了。

    肖菲听到这个称呼立即大笑起来,哈哈……饼干男,要让他听到保证气死了!

    “我们分手了……”肖菲低下头,看着白色的地板,沮丧着说。

    桑枝纳闷肖菲还有这么伤心的时候,每次见她分手都要庆祝一番,说终于可以自由一段时间了,不用被人管东管西了!

    桑枝知道肖菲并不是没心没肺的人,只是她从小看父母争吵,每次家里闹个天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五十三章 夕阳无限好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