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背对着龙泽天的是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卷发女子,她声音娇媚柔弱,听起来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骄横,是林鸢。

    龙泽天走了过去,一把将桑枝抱住,沉下脸,呵斥着林鸢:“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林鸢娇笑了声:“哟,我还不知道这公园是你龙泽天建的!”

    龙泽天脸更黑了,直接揽过桑枝就走,懒得理这个疯女人。

    “怎么,怕了?”林鸢更加嚣张,尖锐的指甲几乎划到龙泽天的脸上。

    龙泽天抓住林鸢的手,用力一撇。

    林鸢惨叫声,向后逃去,一脸惊魂未定地看着龙泽天,却不敢说任何话。

    欺软怕硬!龙泽天心里哼了声,看见桑枝惨白的脸,愈发怜惜起来。

    “我告诉你,别欺负桑枝,我可从来不会怜香惜玉的!”龙泽天在心里补充除了桑枝,冷硬的嘴角竟柔和起来。

    林鸢疼得冷汗直冒,但她不敢骂人,就指着桑枝发狠:“你看我怎么对付宸安!”

    龙泽天都被气疯了,那个女人怎么这么卑鄙无耻,居然拿一个无辜的孩子来威胁人!

    桑枝战栗着身子,似承受不了这么大的恐惧,瞪大眼睛看着林鸢,哀求:“求求你,别欺负宸安,他还小。我以后再也不会见他了!”

    林鸢得意地笑了声:“希望你能说到做到,好好和龙泽天过日子吧!不要打扰我和门少庭,他爱的是我!”

    龙泽天实在看不过去了,身形一动,林鸢脸上便挨了几巴掌。龙泽天吐了口气,冷冷地说:“见过贱女人,没见过这么贱的女人!”

    “你你……”林鸢指了半天,还是不敢放狠话,气的一跺脚,蛮横地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接近桑枝是为了报复门少庭!就那个傻妞不知道吧,哈哈!”

    龙泽天整个人都僵住了,他感觉有一层层的冰霜将他覆盖掩埋,将他最后一丝温暖也夺去了。

    “你是为了你的前……”林鸢趾高气扬地说,不忘了离龙泽天更远了些。

    “闭嘴!滚!”龙泽天暴露,他冲上去想撕烂这女人的嘴,好让时光倒流,桑枝永远也不知道他龌龊的心思。

    林鸢像惊弓之鸟一样,早逃的飞快,坐上车跑了。

    不过在看着桑枝的时候一脸冷意,且不满的说道:“龙泽天你有必要演戏演的这么真吗?”

    良久,龙泽天感觉他的血液都要凝固了,心脏都停止了。桑枝轻声说:“我知道。”

    龙泽天慢慢地转身,抬眼看向桑枝,那个温柔善良的女人逆着风,脸色神情明暗不定。

    良久,她低下头,轻声问:“为什么?”

    龙泽天觉得她的声音也像是一抹极轻的风,仿佛随时飘走,从此她的温柔再也不会为他绽放了吗?

    龙泽天无比恐惧,他大步走向前,想做些什么来证实桑枝的存在。他像电视里那样紧紧地抱住桑枝,再也不想放手了。

    他还记得他曾经陪着前女友一起看过肥皂剧,对这一幕嗤之以鼻,说只有懦弱的男人才会这样挽留一个女人。

    他认为他绝对不会让自己陷入这样一个地步,他要爱就要爱得无怨无悔,爱得烈火俱焚,不给自己留一丝后路。

    他是勇士,他是烈火,为国家如此,对自己的女人也如此。最爱的人死了是他心中的痛,而桑枝却是他心中的悔。

    “为什么?”桑枝的声音更轻了,像朵蒲公英,轻轻一吹就散了。

    龙泽天什么都回答不上了,他张了张唇,像是上了岸的鱼,悲哀地吐出无声的空气。

    他的胸口都装进了干燥的空气,每一次呼吸心脏都是滞重的难受,像是等待着死亡。

    桑枝的目光凝实了,她推开他,目光冰冷,带着沉沉的怒气,问:“为什么接近我?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龙泽天突的大叫一声,松开桑枝,跑了出去。

    天色昏沉,洁白的云彩染上浓墨的夜色,一时彷佛佛要压了下来,桑枝固执地仰起头,不让泪水流下。

    回到家,已经是很晚了,桑枝揉着发胀的眼,看见满桌的饭菜,不知怎的又想哭。

    “桑枝,你真没用!”她对自己说。

    桑枝将自己放在柔软的床上,不去想自己白痴地站了几个小时。年少轻狂,她已经过了这个年龄,她已经闹不起来,全凭岁月将自己的一番热血压成蹉跎的麻木。

    桑枝看了镜子里的自己,想着镜子里的人怎么这么憔悴,这么娇弱,她又有什么可娇弱的呢?

    桑枝乱七八糟地想了一大堆,也不管了,拿了热毛巾敷眼睛。生活总要继续,她还是要过着了。要不明天随便找个工作,让自己忙碌起来?

    第二天清晨,桑枝是被微弱的手机铃声吵醒的,她伸手到枕头下挂了电话,继续睡,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啊,烦死了!”桑枝把自己的头发都抓烂了,还是鼓起,拿起手机面对。

    然而,这电话并不是泷泽天打来的,桑枝不免心中失望。她拨回了闺蜜肖菲的电话,不满的嘟囔:“肖菲,我还在睡懒觉了,不是说下午去游乐场玩吗?困死啦!”

    “桑枝,肖菲自杀了,在人民医院,你快来啊!”电话里面传来绝望的哭声。

    “阿姨,你说什么!”桑枝瞳孔睁大,不敢置信地喊,“怎么可能?”

    电话里是一阵阵哭声,肖菲的妈妈勉强平静下来,说出几个字却又抑制不住哭声。

    桑枝立即从床上弹跳起来,手忙脚乱地换衣裳,对着电话说:“阿姨,你冷静下,我马上来!别急,我马上来!”

    等桑枝看到人民医院的手术门外面时,肖菲还在里面抢救,肖菲的妈妈老泪纵横,在亲朋好友的安慰下擦着眼泪。

    “阿姨,肖菲怎么样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她明明说今天下午要带我去重温童年的,说要去游乐场玩个遍的!”桑枝抓住肖菲妈的手,激动地问。

    肖菲妈一听就流泪了,悔恨交加地说:“都是我不好,生气她交了那么多男朋友,说了她几句。等我打完牌,回到家,她已经想不开,割腕自杀了!呜呜……”

    “割腕,怎么可能?”桑枝吓了一跳,肖菲那么怕痛,摔了一跤都会杀猪般惨叫,她会割腕自杀?

   &nb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五十二章 变故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