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把水盆放在那么低的地方!小孩子粗心,才打翻水盆。门少庭,你别怪他,是我的错!”

    宸安愤恨地瞪林鸢,她乱说,明明是她把水泼他身上的,还说要和爸爸说谎。

    门少庭见宸安沉默,觉得他今天有些不正常,要是以往宸安早就发脾气闹起来了,十足一个被宠坏的孩子。

    但门少庭感到奇怪,他的工作危险,常年不在家,这次是受伤才有这么多的空闲,与这个孩子不亲密。而林鸢,宸安对她的态度更是恶劣,那他究竟是被谁宠坏的呢?

    门少庭脑袋里突然闪过桑枝和宸安相抱的情景,难道是被那个温柔的女人宠坏的?

    门少庭为自己突然的想法感到滑稽,却不由将思维散开来,桑枝身上有股温婉灵秀的气质,做起母亲来,肯定容易把小孩子宠坏吧?

    “门少庭,要不我们把宸安送给我妈照顾吧,我妈喜欢小孩,而且心又细,有经验……”林鸢建议,却看到门少庭陡然沉下去的脸,不甘地止住了话题。

    林鸢心中危机感更重了。她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宸安那小子鬼机灵,门少庭也够疼宸安,所以用不留痕迹的方法来给自己出气。

    有门少庭在身边,她对宸安的掌控力,对桑枝的威慑力就没有那么高了。她想把宸安送在她的妈妈那去,慢慢的折磨宸安,对付桑枝,然后找个时间让他们母子俩消失。这个前提是宸安不在门少庭的眼前,不然太容易露馅了。

    “你不喜欢宸安,我知道。但宸安是我的儿子,你是我的未婚妻,都是我的家人。宸安以后也会叫你一身母亲,他会一直在我身边。”门少庭严厉地地说,目光带了丝审视的味道。

    看了这么久,他还不知道两人不对盘,林鸢表面的慈爱是装出来的,他就太蠢了!只是他最近培训,早出晚归,培训后就要出任务,他也不敢太偏袒宸安,怕林鸢把气撒孩子身上。

    女人的心眼太小,但林鸢本性不坏,又想做他的妻子,就不会对宸安做出什么。所以他对林鸢的态度看在眼里,时不时捧一下,打压一下,维持这个家的安定。

    门少庭没意识到他对林鸢的态度全都是因为宸安,并不带独立的喜欢厌恶,他只当林鸢要做孩子的母亲,并不当林鸢是他的爱人。

    因为他没有以前的记忆,未婚妻突然出现,孩子确是一直有的。他对林鸢并没有多少感情,有的只是责任。

    宸安以为爸爸一直被那妖精迷得找不北了,没想到爸爸还没傻。看到妖精狰狞的脸,他高兴极了,也就原谅了爸爸的不好,抱着爸爸的手臂,得意的冲林鸢扮了一个鬼脸。

    林鸢气得鼻子都歪了,越看宸安越碍眼,但她还是不得不装出多喜欢他的样子。林鸢整个身子倚靠在门少庭身上,眼中含泪,怯生生地说:“门少庭,我也为为了宸安好。”

    林鸢一直有意无意地模仿桑枝,她想着门少庭肯定喜欢桑枝那种柔弱的类型。却不知她本身气质艳丽逼人,为人带着一股阴狠,笑起来风尘十足,根本没有一丝桑枝温柔的模样,显得十分娇柔做作。

    这也是门少庭不喜欢林鸢的原因之一,同时也是他关注桑枝的原因之一,模仿痕迹实在太明显了!

    桑枝躲在一旁,看着对面一家人亲亲密密地进了家门,林鸢挽着门少庭的手就一直没有松开,心里酸涩极了。

    她低头,开始给林鸢发信息。

    林鸢洗好了碗,看见两父子正坐在客厅看电视,一个要看新闻节目,一个要看动画片,结果就是宸安抗议成功,拥有一台平板电脑。

    显然,她两个都不想看,就拿起手机玩。

    一打开手机,普天盖地的信息和电话。她得意地笑了笑,她早把桑枝的号码设置好了,无论怎么打都不提醒,等着她去慢慢享受自己的胜利。

    林鸢觉得最大的享受就是翻着桑枝的短信,看着她的情敌求饶绝望,字字沁血,心里舒畅极了。

    这次,她刚打开手机,脸色一变,桑枝居然说她就在楼下,求她让她见宸安一面。

    林鸢心中充满了恐惧,她抬头,见门少庭还在专心致志地看新闻,心里的紧张才缓解些。

    她的嘴角扬起一抹阴森可怖的笑容,飞快地回了信息:“好,你去死,我再让你见!”

    她心中充满了报复的快感,见对方沉默,不由有点黑线地想,那个傻女人不会真的去死了吧?

    虽然同情桑枝的遭遇,不过谁让她是欺负她的坏女人了?同情敌人纯粹是找死!

    林鸢又发了信息,恶毒的语言让人看着就会气死,她巴不得桑枝气死!

    “你死也不要死我家门口,小心宸安看到了吓死!立马滚,不然我就把宸安推下楼!”

    这次回的信息很快,那个女人吓得半死,保证她一定走,求她不要那样对宸安,还求着见面。

    林鸢的笑容更恶毒了,她觉得心中的气都发泄干净了。

    她走到窗前,看着暗黄的路灯下,那个女人狼狈逃亡的背影,时不时回头看她这边,一见她逃得更快了。

    林鸢为这一幕兴奋地脸都红了,眼睛都泛出明亮得刺眼的光,她拿起手机,解了手机的锁,给另一个号码发了信息。

    龙泽天,桑枝刚从我家离开,你可抓紧。

    然后,林鸢将所有的信息,电话记录都删掉,换了一个更复杂的屏幕锁,转了换了柔弱无害的笑容,去伺候门少庭父子俩了。

    桑枝边哭边跑,在路边随便拦了一辆出租车,模糊地说了几遍地点,才将话说清。

    司机开着车,从后视镜看着桑枝,欲言又止,想劝什么又不知道从何劝起。

    等下了车,司机大哥好心地劝道:“姑娘,生活没什么过不去的,人要往前看,总会好的!”

    往前看,她的前面是万丈深渊。宸安,我的孩子,妈妈没用,保护不了你!即使是粉身碎骨,我也要给你一片安宁!

    桑枝眼里闪过一丝坚定,握紧了手机,开始日常骚扰林鸢的手机了。这次她的语气不再哀求,不再柔软,而是透出一抹玉石俱焚的硬气。

    “哟,她总算狠起来了。”林鸢看到信息,嘲弄地说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五十四章 兔子急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