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桑枝,你疯了吗?你怎么可以杀人!”龙泽天震惊地训斥。

    “放开我,我要杀了她!我要杀了她!杀了她,就没人虐待宸安了!杀了她……”桑枝神情癫狂,眼神狠利,没有先前丝毫柔弱的样子。

    “啊啊啊……”林鸢也被眼前惊险的情景吓得酒醒了,她恐惧地尖叫,朝自己的家里逃去。

    早在桑枝收到宸安受虐的图片后,她越想越恐惧,闭上眼都是宸安一脸血地在求救。

    桑枝平时时个柔弱如兔子般的女人,逆来顺受,这次却被刺激狠了,她打了无数个电话,发了无数条短信,林鸢把她的手机设置好了,安心睡大觉。

    桑枝一夜间恍恍惚惚,都分不清自己在做梦,还是现实了,她甚至怀疑宸安已经被林鸢害死了。

    她买了水果刀,守在门少庭家,本来想和林鸢同归于尽,却看到了门少庭和宸安,她才如梦初醒,放弃了硬抗的想法。

    直到林鸢说那句拿宸安陪葬,桑枝情绪失控,拿刀杀林鸢。

    龙泽天也差不多知道点内幕,仔细一推断,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想想就后怕,这小兔子咬人也真狠!

    龙泽天给桑枝盖好了被子,也不敢走,怕桑枝一醒来做出令人后悔的事。他端了把椅子坐在桑枝的床边,思考起该怎么办。

    林鸢疯了般跑进屋里,将大门紧锁,身上的冷汗直流,额头上的头发沾湿在她的脸庞。她愣愣地靠着铁门,后背一片冰凉,她才清醒些。

    不知过了多久,背后的铁也被她捂热了,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林鸢吓得尖叫。

    手机不知疲倦地想着,林鸢渐渐冷静下来,想起要是桑枝打过来的电话,她的电话铃声不会响。她才颤抖着手臂拿起手机,屏幕显示是龙泽天的电话。

    “喂,龙泽天,桑枝是不是疯了?”她的声音充满了恐惧。

    “你逼她太狠了。把时间提前,明天我带着桑枝来找你,我们还是在遇见茶水吧见面。你把宸安带着,桑枝就会乖乖听话。”龙泽天的声音很冷静,说过的话经过深思熟虑,话语几乎没有什么停顿。

    这就是男人!林鸢的心里恐惧极了,她还在为今天的事胆战心惊,男人们就很快思考起这件事的利弊,来给自己谋好处了。即使是自己爱的女人,也免不了利用吗?

    龙泽天倒没有想那么多,他是国家特种部队的士兵,从枪林弹雨中出来的勇士,更加血腥残暴的画面也看过不少。涉及桑枝,他更是让自己冷静下来,好帮助桑枝。

    所以说,女人和男人的思路完全不在一条线上。一个重感情,一个重结果。

    林鸢尖锐地问:“你是不是根本不喜欢桑枝!只是利用?”

    龙泽天冷哼了声,说:“你没资格问!”

    电话被龙泽天果决地挂掉,他还发现今天失常的不只是桑枝,林鸢也有疯了的迹象。女人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么冲动?

    次日清晨,桑枝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家里,睡了一夜,她冷静下来。又担心林鸢会再打骂宸安,想着就哭了起来。

    龙泽天端着早餐走过来,看见桑枝叹了口气,放下碗,摸摸桑枝的头,安慰她:“好姑娘吗,我知道你心里苦,哭出来就好了。哭吧,哭吧……”

    龙泽天安抚好桑枝,桑枝也觉得尴尬了了,本来和龙泽天冷战,谁也不理谁。她也发现龙泽天晚上会到他楼下站着,很晚才走,只是有些避着她。

    她也不在意,只是将窗帘拉上,连一丝光亮也不透出去,不给他留一丝念想。

    桑枝知道自己对龙泽天有些绝情,丝毫不拖泥带水,甚至隐隐有解脱的感觉。或许是她在他的温柔中沉沦时,就害怕是虚假而失去一切,不敢让自己全身心投入。

    后来果然证实是利用,她也松了口气,究其原因,是龙泽天对自己实在太好了,简直是完美男友,她已经过了做童话梦的年龄了。

    现在,他还能信任龙泽天吗?

    “桑枝,你别着急,我昨晚和林鸢谈好了,今天下午三点在遇见茶水吧见面。她会将宸安带来给你看看的。”龙泽天镇定从容的声音给予了桑枝惊天的希望。

    “真的吗?”桑枝高兴地从床上跳起来,抓住龙泽天的手问。

    龙泽天沉稳地点头。

    桑枝再也顾不上什么冷战,什么欺骗,恳求龙泽天带他去。

    “现在是早上九点……”龙泽天看了手表说。

    最后,龙泽天抵不住桑枝的软磨硬泡,还是一大早把她带了过去。

    他们从早上等到下午,龙泽天突然明白了在桑枝的心里,没有什么能比宸安更重要,哪怕是门少庭,也要退一位。

    这就是母亲。

    这种爱就叫做母爱。没什么比母爱更伟大,更无私了。

    然而,对于林鸢来说,爱情是自私的,是两个人的事,穿插了其他人的爱情就合不成一个完美的圆。

    所以她讨厌穿插在她爱情的人,一个是桑枝,她赶走了。另一个是宸安,她却没办法赶走。

    早知道她就把宸安扔远点!这就是林鸢带着宸安的想法。

    宸安从一早就开始叽叽喳喳了,从挑衣服挑鞋子,简直从头挑到脚,就是因为要见他的妈妈,把他自己打扮成小帅哥。

    很不幸的是,伺候宸安大少爷的是林鸢。林鸢在门少庭面前绝对是二十四孝未婚妻,对宸安的照顾是无微不至,这也是门少庭觉得林鸢不错,适合做妻子的原因之一。

    那女人太会装了,私下的黑手也有技巧性,时时拿桑枝消失来威胁宸安。她拿妈妈来威胁儿子,拿儿子来威胁妈妈,做起坏事来得心应手。

    比如这次,她泼了宸安一盆冰水,让他在寒风中站半小时,说不跟门少庭说,就让宸安去见他的妈妈。宸安才没把事情闹大。

    这样的顾忌注定林鸢不能真的对宸安怎么样,但在桑枝眼里却完全不是这回事,林鸢对桑枝稍一威胁,就足够把一个母亲推向恐惧的。

    宸安是个聪明的孩子,平时在门少庭面前使劲使唤林鸢,私下里装傻扮痴,出卖老爸,也没在林鸢面前受多少苦头。

    现在跟林鸢出去见妈妈,宸安看见林鸢眉头一皱,抓他的手更紧了,他果断地收起小少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五十五章 转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