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两人各自冷哼了一声,互相看不起对方。任凭谁也看不出这两人私下里居然合作了,显然,利益高于一切。在利益面前,其他什么都不重要了。

    四人落座,他们找的是一个小隔间,这里面装修很有意境,但谁也没在意。大家神情严肃,谁都不出声。

    桑枝早就点好了宸安喜欢吃的巧克力圣代和几个小点心,喂他吃饭。

    吃的差不多,桑枝让龙泽天带宸安出去玩会,她要和林鸢单独谈谈。

    等隔间里只剩下两个针锋相对的女人,林鸢的嚣张气焰又起来了。

    她轻蔑地看了宸安一眼,语气嘲弄地说:“看你身边护花使者真多呀,没了门少庭,还有龙泽天。他可对你忠心耿耿啊!半夜还求我让你见宸安!你真浪,还装什么纯了?装纯被人轮!”

    宸安被龙泽天求林鸢的事给震惊到了,没注意林鸢后面说了什么难听的话。她只看到龙泽天轻描淡写地说林鸢和她约了见面,却从来没去想这里面有龙泽天默默的付出。

    他一个骄傲的男人居然为了她,去求林鸢,忍受林鸢的刁难,才给他求了这个机会!

    林鸢看着宸安动容的模样,心中更酸涩了。虽然这话是假的,但龙泽天确实是费了很多心思,用了很多手段去追求桑枝。龙泽天说的对,他们是同一种人。

    然而,桑枝都被他感动了,门少庭却依旧冷硬似铁。这就是男人追女人和女人追男人的差别吗?

    林鸢见桑枝不说话,直接将一张纸扔在他的面前,冷酷的说:“签字,遵守这些条约!”

    桑枝拿过纸一看,里面写着不准她见门少庭,不准她见宸安,不准对别人说她是门少庭的妻子,不准揭穿林鸢的身份等一大堆不平等条约。

    “你违背了其中任何一条,宸安就会受到惩罚,你的过错孩子将会承担!”林鸢残酷地说。

    桑枝眼里的怨毒几乎将林鸢吞没,林鸢被她盯怕了,示弱地说:“除了一些不可以改,其他的我们可以好好商量商量。”

    “凭什么我不能见宸安,宸安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我不见他,我怎么知道你对他好不好?”桑枝拍着桌子说。

    林鸢很少见兔子爆发,但她更不想桑枝因为见宸安而被门少庭发现了事情真相,她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苦口婆心地劝起了桑枝。

    “你想到没,你还要嫁人的。龙泽天对你很好,但并不代表他能容忍你带着宸安嫁过去。别说什么婆媳关系啊,单是宸安会不会有人对他好,你就该把宸安留在我这儿!”

    “你哪里对宸安好了?”桑枝气得直流眼泪,想到宸安受的苦,恨不得立刻把孩子带走。

    林鸢有些厌恶桑枝的眼泪,她觉得她又在装可怜了。林鸢冷笑一声:“我跟门少庭结婚了,我自然会对我儿子好的!你要不在,我对他更好!都是因为你,我才对他不好!”

    宸安听了这些话,心中更的加郁结,这就是她的心病,她无法保护她的孩子!

    桑枝想到什么眼睛一亮,对林鸢恳求:“你把宸安还我,我带着他走,出国也好,哪里也好,只要你把他还给我!”

    林鸢的脸都白了,刚刚才见这个女人感动,没想到她为了儿子,可以抛弃龙泽天,看来龙泽天也跟她一样不成功!

    林鸢把茶杯一扔,大发脾气:“你走哪都没用!门少庭还不会去找宸安,你就借着宸安和门少庭旧情复燃是不是?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就知道破坏我和门少庭的感情!”

    “不是的,不是的!你找个好点的理由,我只要宸安。”桑枝连忙否决。

    桑枝越想越觉得这个计划可行,找各种理由说服林鸢,说什么国外很大,根本遇不到门少庭,她也绝不回来。说什么正好她可以和门少庭生自己的儿子,门少庭会更爱她。

    林鸢起初很生气,后来居然有点心动,也开始想计划怎么实施,她以后就不用看到这个麻烦的小子了。当然更能说服她的是拥有自己的儿子,她老了也可以依靠儿子。

    当龙泽天抱着宸安回来时,桑枝几乎要说服林鸢了,林鸢还是有点不放心。

    看到龙泽天,林鸢总算知道她哪不放心了,龙泽天也是知情者,她那样做完全得罪了龙泽天了,指不定龙泽天一怒下破坏她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

    林鸢摆摆手,说下回见面再商量,在这之前她必须遵守这个协约。

    桑枝看着宸安,心中总算安定下来,最起码林鸢现在不会再伤害宸安了。

    桑枝想多陪宸安玩会,林鸢巴不得少看着混小子几眼,也同意了。反正桑枝越舍不得宸安,也越不敢反抗她。

    龙泽天留了下来,摆明是要和林鸢商量事情,任好言好语哄了桑枝出去。

    桑枝高高兴兴地带了宸安去游乐场去玩,把他们抛在了身后。

    这回轮到这两个人谈判了,林鸢将桑枝的想法一说,问龙泽天:“你觉得怎么样,要不要和她一起去国外?”

    林鸢当然希望龙泽天同意,好让三个碍眼的人一起消失,但她又怕门少庭的反应太激烈,让她承受不起。

    龙泽天第一个想法是三人在国外组成一个家,也挺温馨。然而,下一刻他的理智提醒他,他的本来目的是为了报复门少庭,而去国外,能报复地了谁?

    他发现自己几乎忘了初衷,感受着那个小女人的温柔,他沉溺其中。乃至她的冷漠,也令他痛苦纠结。是真的爱了吧?

    林鸢敏锐地察觉到他的犹豫纠结,鲜红的指甲在红在空气中一划,目光轻蔑地说:“怎么,你不是说爱?这就是你的爱?”

    “这话我可从来没说过,是你自己找上门来说的,帮我得到桑枝。爱不过说的好听而已,你看看你爱门少庭,做的事与爱相关吗?还虐待门少庭的儿子。”龙泽天不屑地回击,将那个女人阴阳怪气的德行击得粉碎。

    林鸢觉得和龙泽天说话她纯粹是找堵,但龙泽天不是喜欢桑枝,为什么非要得到她?林鸢又觉得痛快,这么深情的一个人是假装的,桑枝知道后,肯定会痛苦死了吧?

    两人沉默半天,相互怎么看也觉得碍眼。

    龙泽天想走了,他决定速战速决,说:“想些可靠的法子,别想有的没的。我会尽量让桑枝忘掉门少庭,但宸安,恐怕她放不开。”

    林鸢本想讥讽他没用,还是要靠她想办法,听到后面就皱起了眉头,也看到棘手,喃喃道: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五十六章 谈判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