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好了,别抱怨了,现在这个社会这是常态。当花钱买安心吧,医生说出院后果自负,你妈还不压着你躺着。”桑枝安抚肖菲。

    肖菲妈也插嘴:“是啊,你小孩子懂什么,贵就贵点,你妈安心。你要不出这档事,我就不用花钱了。好好的,非要闹什么自杀了?我说你……”

    肖菲看她的妈妈开启了唐僧模式,赶紧打断了妈妈的话,乖乖认错:“妈,我错了,再也不敢了,我保证没下次!”

    桑枝看两母女这么融恰,也笑了起来。

    等她们把东西安置好,在附近找了一个酒楼吃饭,肖菲吃的狼吞虎咽地,直说太好吃了,这几天在医院吃的都是清淡的,快把她肚子里的馋虫饿死了。

    肖菲妈吃完饭后就去打牌了,桑枝和肖菲就准备去游乐场,把上次没玩到的补回来。

    到去游乐场的路上,她们坐在出租车上,肖菲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愣愣地抓着手机不说话。

    桑枝吓了一跳,抓着肖菲的手问怎么了。

    肖菲面无表情地说:“白修斯要和陈冰订婚了。”

    桑枝还没反应过来白修斯和陈冰是何方神圣,肖菲就躺在她怀里哭了起来。

    桑枝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安慰肖菲,肖菲和她不同,性格坚毅,鲜少哭泣。这一次为了白修斯有时自杀,又是流泪的,看来她动的情很深。

    “肖菲,你真的很爱他吗?那去争取一下吧,反他还没结婚……”桑枝说。

    人人心里都有杆秤,偏向自己更亲的人。本来桑枝的准则是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不要去求,但在闺蜜的眼泪面前,她显然把准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肖菲听了这句话,也不哭了,抹了把眼泪,对司机报了一个地址,脸上的神情带着一种不可动摇的坚定。

    “我要和他解释清楚,我要他回到我的身边!”肖菲斩钉截铁的说。

    桑枝连忙说:“我和你一起去。”

    于是,两人在公寓楼下等了一天,一口水也没喝过。太阳明晃晃地照耀着,桑枝站久了眼花,她晃了一下身子,忙抓着肖菲站好。

    肖菲扶着桑枝到阴处,关心道:“桑枝,你身子弱,先回去吧!别陪着我了。”

    桑枝知道好友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子,按住她的手勉强站起来,安慰她:“我没事,别放弃,他总要出来的。”

    肖菲勉强笑了一下,沉痛的说:“桑枝,对不起,我们走吧。我不等了。”

    正在这是,一盆冷水从天而降,泼了她们一声,两人直打一个哆嗦。

    肖菲指天骂道:“草,谁这么缺德!”

    指的自然不是老天,是站在二楼阳台拿着盆子,笑嘻嘻的某人。

    “哟,我这不是给你等人加点气氛吗?大雨倾盆,肖菲大小姐站楼下凄凄惨惨地等人,才够有气氛是不?再学一下你那个朋友晕倒,白大少爷就一定会冲出去,怜惜美人的。你说是不是,白大少爷?”

    慕郑浩随手将铁盆丢在楼下,一双桃花眼里满是促狭的笑意,随意一钩,便是惊心动魄的诱惑。

    肖菲被铁盆的响声吓了一跳,知道慕郑浩实则是生气了。她想起这人恶劣霸道的性格,心里起了颤意。

    白修斯从阴影中走了出来,走到肖菲的视线,他看了肖菲狼狈的模样,眼里有了心疼的意味。

    “你回去吧,我们……已经结束了!”白修斯垂眉说,声音是冷色调的雨。

    肖菲一下觉得透骨寒凉,她起初还不觉得这水泼在她身上有多凉,这时却觉得水的冰冷一滴滴钻进她的皮肤,钻进她的血管,她身上每一寸的温度都被这寒而凝结成冰。

    肖菲凄惨地笑了一下,她从来没笑得这么丑过,更像是哭了。

    慕郑浩的脸色更加阴寒了,然而肖菲被白修斯牵动了所有的心神,连这尊煞神也忽略了。

    “肖菲大小姐,看我对你多好,帮你把白大少爷叫出来了。要问什么你快问,可别回去再自杀了!”慕郑浩笑意盈盈地开口。

    白修斯脸色大变,上前几步,将栏杆抓得紧紧的,够着身子看肖菲,紧张的问:“肖菲你没事吧?”

    肖菲见白修斯还这样关心自己,连连点头:“修斯,我没事,你别担心。我好了,什么事都没有。”

    慕郑浩看着两人那穷紧张样,心里嫉妒了起来,他走到白修斯身后,伸手,嘴角勾起邪恶的笑。

    肖菲看得分明,尖声提醒道:“修斯,小心!”

    慕郑浩立即将白修斯抓回来站好,笑得人畜无害,说:“肖菲大小姐有妄想症吧?我只是觉得这样不安全,让白少下去和你聊聊。”

    白修斯显然是信任这个朋友,有些谴责地看了肖菲一眼。

    肖菲目瞪口呆,明明慕郑浩为了报复白修斯,逼她和白修斯分手。现在又一副好兄弟的模样,让她实在搞不懂两人之间的关系,但她知道慕郑浩会对白修斯不利。

    肖菲气愤地准备争论什么,桑枝抓住了她的手,小声地说:“我觉得那位先生没坏心。”

    肖菲气得直咬牙,连她的闺蜜都被慕郑浩人模狗样的外表欺骗了,简直没有天理。

    白修斯黯然地望了肖菲一样,又开始朝屋里退去,他忧伤地说:“肖菲,我已经和陈冰订婚了,以后你别来找我,影响不好。”

    “你别走,告诉我为什么,明明你说过最爱我的,怎么可以娶别人呢?”肖菲悲壮地喊,声音里是飞蛾扑火的绝望。

    白修斯的声音已经有些模糊了:“我们早就结束了……”

    “没有没有,我是……”肖菲哭的厉害,不顾一切想挽留,却被慕郑浩桃花眼凌厉地一扫,没了语言。

    “肖菲小姐还不走吗?”慕郑浩勾唇一笑,眼神迷离,“要不要我送你?”

    肖菲抹了把泪,指着他鼻子骂:“慕郑浩,你这个大混蛋!”

    慕郑浩大笑着转身走了。

    肖菲咬牙,扶了桑枝,麻木地说:“我们走吧。”

    桑枝在旁边一直没说话,看见这场情景感到奇怪极了,想问什么又怕肖菲伤心。

    犹豫了一会,桑枝还是委婉地问了:“肖菲,你们分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都是那个混蛋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五十七章 问情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