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她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件蠢事,又开始挣扎起来,用行动表示她的不满。

    慕郑浩用挑花眼一扫,因情、欲而嘶哑的声音性感极了:“怎么,迫不及待想要了?”

    肖菲汗颜了会,觉得慕郑浩对她行为的解读太下流无耻了,因为慕郑浩本身是个下流的人。

    慕郑浩得不到回应,短促地笑了声,他的声音里带着尖锐的怒气。下一个,他的怒气都发泄在肖菲身上了。

    慕郑浩的吻又急又狠,像暴雨,像骤风,强势地侵来,带来了彻骨的寒意和不可抗拒的恐惧。

    肖菲再迟钝,心里也警觉了起来,使劲地推开他,却抵不住一个发狂的野兽的力气。

    她仿佛只有被撕咬得浑身伤痕,最后被吞吃下肚的的后果,她只有在这过程中挣扎,哀嚎,做一只无助的小兽。

    肖菲也确实这样做了她忍不住痛哭了起来,眼泪决堤,瞬间冲刷成河。

    她哭的伤心,哭得痛快,仿佛要把身体所有的水分都挤出眼眶,哭他个轰轰烈烈。

    她撕咬着,哭泣着,疯狂地扬起利爪反抗报复,把慕郑浩的俊脸抓了几下,捞花了他的胸膛,发泄着她心中所有的阴暗绝望。

    慕郑浩看着小野猫发疯,把她紧紧抱在怀里,瞬间披上了人皮,又是一枚深情款款,温柔体贴的帅哥。

    “你满意了?我和他分手了,我们完了!他要订婚了,他不爱我了!你这个恶魔最高兴了,还泼了我一身水,在旁边看着我有多狼狈!”

    肖菲癫狂地喊,泪水如涌泉。

    慕郑浩按住她的手腕,加重了声音,咬牙切齿地说:“是啊,我高兴,我高兴极了!”

    肖菲被刺激得不轻,扭动着手腕,挣脱了慕郑浩的控制,想在他得意洋洋的面孔上狠狠扇几巴掌。

    “你混蛋,你怎么不勾引陈冰,不逼她和白修斯分手!我被抛弃了,他再也不会爱我了,你满意了吗?”

    肖菲哭得绝望,每一声都是对慕郑浩大恶魔的控诉。

    慕郑浩重新扣了她的手腕,加重了力气,恨不得把她的手废了,让她再也不能挣扎,不能抵抗。他寻思着是不是该用什么把她的手腕绑起来,也不忘气死肖菲。

    “是啊,我满意极了!你是不是还要自杀?”慕郑浩笑着回答,没有一丝心疼,只有满心的厌恶,为什么肖菲要为别人伤心,还为别人自杀。

    肖菲气疯了,抬头狠狠往慕郑浩的鼻子撞去,慕郑浩敏捷地躲开了,他脸彻底黑了,眼里的桃花也枯了。

    “啪!”他狠狠打了肖菲一巴掌,语言极尽恶毒,“你要不要这么贱?白修斯不要你了!他要娶陈冰!”

    肖菲默默流泪,“你知不知道我多爱他?”

    慕郑浩不屑地再次扇了她的脸,抱住她,问:“你知不知道我多爱你?”

    他的声音那么温柔,那么脆弱,好像玻璃落地时的脆响,在肖菲心里建起无数涟漪。

    肖菲震惊地问:“你说什么?”

    她并非是没有听清,而是不敢相信。

    慕郑浩却抱着她,不说话了。

    肖菲头疼了,她从来没在这样的情况下被表白过,被人说的一无是处,扇了两巴掌,然后被人说我爱你。这大概是是她一生最荒谬而真实的记忆。

    肖菲脑袋一团糟,而现实容不得她多想,慕郑浩开始脱衣服,她囧了一下,愈发觉得自己憋屈起来,他不会是要霸王硬上弓吧?

    “我要先洗澡,身上一身的酒味,有点难受!”肖菲神情活灵活现,还闻了闻自己的手臂。她不敢仗着他的喜欢太强硬,利用女儿的娇憨柔情。

    无论是哪个男人都吃这一套,慕郑浩唇边的笑容更灿烂了,接受了肖菲的示好。虽然以他的理智来说,肖菲的示好是有阴谋的。

    他将脑袋埋在肖菲肩头,说:“挺好闻的,不臭。”

    肖菲被雷的外焦里嫩,她实在想不出这种白痴的话会从冷静精明的慕郑浩嘴里说出,还磨蹭着她的肩膀说的,实在太糜乱了!

    慕郑浩在肖菲脖子上种了一个草莓,才放开她,似笑非笑地说:“快去吧,我等你。”

    肖菲被慕郑浩眼中你别想逃的警告给吓住了,还苦中作乐地想:大变态终于恢复正常了!

    肖菲几乎是落荒而逃,将门狠狠一关,紧紧反锁,终于可以挡住慕郑浩吃人的目光了。

    肖菲有些愁,不知道自己怎么脱离狼窝,慕郑浩突然敲了敲门。肖菲胆战心惊地打开门,又怕他挑刺,早把自己的文胸脱了,伸出脑袋去看人,战战兢兢地问:“有什么事?”

    她的肌肤贴着冰冷的木门,门上面的花纹浮雕刺着她的肌肤,肖菲觉得自己蠢透了,这不是送上门给人吃吗?她应该穿上衣服再开门的。

    慕郑浩把她亮闪闪的手机递给她,目光顺着她洁白的手臂往里滑,肖菲把自己往门里躲了躲,只露出半截白玉般的手臂,接过了手机。

    她生怕他兽性大发,要闯进来,急急地关门,身子压紧,把门反锁着再也扭不动,才舒了口气。

    肖菲拿起她的手机,觉得大灰狼能把手机交给小白兔真的不可思议。那她这个小白兔就不客气地叫来强力外援了。

    一打开手机,全是十一点前的电话和桑枝的几条短信,肖菲再一看现在的时间,已经凌晨三点了。

    显然刚刚禽兽只顾着用目光非礼自己了,白白浪费了一个送人情的机会安抚自己,反倒让她受惊吓了。

    肖菲耐心地拨打着桑枝的电话,她知道桑枝睡着了,电话一两次吵不醒那只猪。但打了五六次后,肖菲脸色也不好看了。

    她骂骂咧咧地抱怨:“猪,睡死你,你家起火都不知道!”

    她放了热水,舒舒服服地泡在浴缸里,开始翻手机号码,想给谁求救有用。

    白修斯……恐怕不会来。

    妈……她还是找抽去吧!

    至于她手机里一大堆a君b君c君的字母军,一个不行,多叫几个了?

    她想着浩浩荡荡的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五十九章 说爱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