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什么,你们失败了?”林鸢看着发过来的邮件,心里气急了。

    她把计划细细的想了一遍,还是不明白自己哪算漏了,她也成功地洗脱了自己的嫌疑,那则信息水也不会怀疑到她的身上,她只是约了桑枝去那里而已。

    林鸢气得在家里乱砸一通,等她冷静下来,她开始询问事情的始末,流氓们很快把事情讲了一遍,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桑枝身上。

    她好好的吃什么面,好好的聊什么天,好好的办什么忙。

    林鸢已经气炸了,她没想到自己一条信息成了桑枝的救命稻草。原来是一石二鸟的作用,既可以洗清她的嫌疑,又可以可以动摇一下桑枝,没想到最后却让她躲开了她的算计。

    林鸢怒不可遏,这时龙泽天打来了电话,责问她昨天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和他们商量的不一样。

    林鸢早就找好了说辞,能言巧辩。先说不知道桑枝怎么提前出来了,又说那流氓一个人怕,自己找了人来,见色起义,才将这一切的局面搞得这么乱,她根本没预料到。

    龙泽天冷哼了一声,“桑枝把什么都跟我说了,她是迟了出来,根本不是提早。你早就想推她下火锅,是不是?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别想再让我信你一句话了!”

    “哼!你这是过了桥就翻脸不认人了吧?”林鸢见事情隐瞒不了,果断换了强势的嘴脸,威胁龙泽天说,“要是我告诉桑枝,你为了得到她,不惜和我合作,让人毁了她。你说,她还会回你身边吗?”

    “你敢说说试试,我告诉门少庭你欺骗他,你还虐待宸安。门少庭那么疼宸安,他肯定恨不得杀了你!”龙泽天也不甘落后,去揪她的小辫子,气势更强。

    林鸢沉默了,她恨得再牙痒痒,也好打落牙,血往里吞了。她是如此爱门少庭,爱得没了自己,没了理智。

    “最起码我帮你得到了桑枝,她也没出什么事,你也别这么快翻脸不认人。桑枝心里还有门少庭,只有我们结婚了,你们才无后顾之忧。”林鸢开始摆事实,讲道理。

    龙泽天讥讽地笑一声,“那你需要我做什么?我可不会你那一套。”

    “门少庭对我开始起疑了,我不好动作……”林鸢立马抓紧机会,把自己的顾忌说了出来。

    龙泽天也认真地想了想,说:“这好办,他最信兄弟的话。强子要度蜜月回来了,你再使美人计,让强子告诉他。”

    “这倒是个好办法!”林鸢惊喜地说。

    龙泽天立马挂了电话,不想和林鸢多说一句,他太看不起林鸢这种女人了!

    再说门少庭这边,今天星期六,他难得休息一天,和儿子在家里玩了会,决定好好和这小子培养感情,带他出去玩。

    “你要去哪儿玩?”门少庭随口问。

    “爸,游乐场!”宸安不假思索地回答。

    门少庭思考了会儿,市里大小游乐场有几个,最大的那个游乐场离得家比较近,就那个游乐场吧!

    门少庭带着儿子上路,等到了场地,宸安大哭,说:“不是这个,不是这个,是茶水吧旁边的那个!”

    门少庭觉得奇怪,在脑袋里搜索一阵子,无语地说:“这附近茶水吧也多,你说得是哪个茶水吧?”

    “就是有巧克力圣代的茶水吧!”宸安急了,觉得爸爸笨死了,这样他就看不到妈妈了。

    “茶水吧一般都有巧克力圣代……”门少庭觉得自己的常识还是过关了,看到宸安小脸一拉,放柔了语气,哄道:“我带你去吃巧克力圣代好吗?”

    宸安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起来,喊:“我要去游乐场,我要去那个游乐场!”

    “你就在游乐场……”门少庭觉得自己很难理解小孩子的思维,非要找一个自己喜欢的游乐场,是要找那个游乐场独特的游戏设备吗?

    门少庭想了一会儿,觉得不可能,这里的游乐设备最健全,游戏也最多,另外几个的游乐场没这儿一半的规模。

    眼看儿子撒泼耍赖,门少庭突然想到那天儿子说今天很开心,林鸢带她去了游乐场,还有茶水吧,门少庭打电话问林鸢是哪个游乐场。

    “宸安别哭,我打电话问林姨,是哪个游乐场,我们再去。”门少庭的大手摸摸宸安的脑袋,安抚他说。

    谁知宸安立刻抓住他的手,要往他身上爬,恐惧地说:“别问她,别问她!”

    电话却已经接通了,林鸢惊喜的声音传了过来,问他怎么想起给她打电话,语气娇嗔又埋怨。

    门少庭疑惑地说了宸安要去那个游乐场,问位置。

    林鸢沉默了一下,声音低沉了很多,说:“我也忘了,随便带他去玩的。要不你带他去别的地方玩吧!”

    门少庭这下听不出这里面有什么玄机,也白当了特工这么多年,他为难地说:“宸安非要去。”

    林鸢脸色更阴沉了,随机笑开,温柔地说:“门少庭,你不会哄孩子,让我和宸安说吧,我劝劝他。”

    门少庭低头,发现孩子不见了,从他的两腿间探出一个小脑袋,宸安冲他使劲地摇摇头。

    门少庭无奈地说:“跑远了,我去追他,先不说了。”

    “门少庭!”林鸢的声音陡然提高,又恢复了温柔的声调说,“我也来陪你们,好吗?”

    门少庭犹豫了,想着女人心细,比他这个大脑粗好带孩子,正准备同意时,宸安又在掐他,死命地摇头。

    门少庭拒绝了,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

    门少庭把宸安抱在手中,威胁道:“快说,你在找什么?不然我把林姨叫来!”

    宸安低着头,委屈地说:“不能说,我找人了。”

    “是不是林姨叫你不要说的?”门少庭问,看着宸安对林鸢惧怕的态度,他隐隐猜到了些什么。

    宸安就是不作声,逼急了就去打门少庭,吼道:“谁叫你把妈妈忘了,只记的那个坏女人!”

    门少庭浑身一震,抓着宸安逼问:“你说什么?谁是你妈妈,你的妈妈不是生你时死了吗?”

    “谁说的,我的妈妈没死,是你不要她了!”宸安抹着眼泪,冲着门少庭吼道。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六十一章 所谓真相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