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可是,她知道接下来的谈话却并不会顺利,以林鸢的性格,是不会给她什么好脸色的。

    叫来服务员,上了两杯果汁。或许是因为二人之间莫名其妙产生的尴尬,上果汁只是为了打破这压抑的气愤。

    最终还是桑枝先开了口,这样两个人不说话,气氛怪异不说,还浑身不自在。

    “现在有什么话可以说了?”

    桑枝一开口,等来的却是林鸢拍在桌子上的一张支票,那眼神,看起来高贵,可是对她,却像是在施舍。

    “这张支票你随便开,条件是你离开这个城市,去其他城市或者出国都可以,只要别出现在门少庭和我的身边就好。”林鸢瞟了一眼桑枝,拿起杯子,优雅的喝着果汁。

    桑枝冷笑一声,声音里充满了不屑,“这算什么?你抢你别人的老公和孩子,来耀武扬威的赶人么?真是笑话!”林鸢现在的样子真是刺痛了她的眼睛。

    “这个就当作门少庭和你的分手费,拿了这笔钱,你就和门少庭的过去一笔勾消了。还有,你远走高飞,不要再回来打扰我们的生活。”

    桑枝此刻真想仰天长叹,一笔钱,过往的一切一笔勾销,互补打扰?这怎么可能?

    不由得怀疑面前的女人是不是疯了,“一笔勾消?呵,说的轻易,林鸢,我若是爱钱的人,你觉得你现在有机会这样坐在我面前施舍这笔钱让我离开吗?真不知道你这女人是聪明还是笨。”

    她微微倾身,冷声道“再说了,你凭什么说我们分手了?就算你不承认,但事实就是这样,门少庭他的爱我的,你在害怕,你怕他想起来,知道你在骗他,知道我的存在而抛弃你。林鸢,你以为你真的是门少庭的未婚妻么?告诉你,你做梦!”

    留给林鸢一记冷嘲热讽的笑容,拿过桌上的支票,轻轻的撕成碎片,转身离开。

    “那你到底想要怎样?”林鸢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桑枝并未说话只是停留了一下,继续迈开脚步离开。

    林鸢见桑枝并没有留下的意思,快步小跑过去伸手拽住了桑枝。桑枝摆手要挣脱她的手,可是她紧紧的抓住不放,握的自己手腕都有些发痛,仔细一看,手腕也已经被拽的红了一大片。

    “你做什么?放开!”

    桑枝看着拽着自己的女人,她像疯了一般,桑枝不得不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挣脱林鸢的手。一时的冲动,一时的反抗,林鸢始料不及,正欲松手就被桑枝的一股力量甩了出去。

    “啊……”林鸢的整个身子跌在了旁边的椅子上,一时间看着就像个不知所措的娃娃,随时好像就会掉下眼泪来,可是现实的情况却并不允许她在这里哭。

    桑枝先是一愣,然后冷冷的看着地上的女人,嘲讽道“林鸢,真没想到你这种下三滥手段都用,就你这样的,我看没人敢要你,疯子一个。”说完。再不看她,转身出了咖啡厅。

    林鸢看着她离开,然后拖着疲惫的身子离开了这里,她知道自己的方法对桑枝来说可能是有些过分,可是若不这样做的话,最后受伤的就会是自己,为了自己能够和门少庭在一起,什么方法她都要试试,不论牺牲什么都要尽力保护自己来之不易的机会。

    摸摸手臂上的伤,刚刚被桑枝的那一推,虽然整个人是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面可是胳膊还是蹭到了桌子,破了一层皮。

    回到家里的时候,门少庭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随意转换着电视里,时不时看看手机,不知道在等些什么。

    也许是意识到有人在看着他,门少庭转头就看到了林鸢站在门口,就呆呆的看着自己,一动不动的。

    “看什么呢,快进来啊!”门少庭招招手示意她过去,只是他好像看到了林鸢的脸上好像带着一起颓废。但是他没有问。

    林鸢走近他的时候,他的手落在了她的头发上,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头发怎么这么乱?胳膊怎么成这样了?”见她狼狈的模样,门少庭忍不住皱眉。

    林鸢眼睛里闪过一丝慌乱,随即隐没在了黑暗里。轻轻打掉了门少庭的手,开口到:“外面风有些大,吹乱了。”她抬头看了看胳膊,无奈一笑“不小心碰到了,没事的。”

    门少庭知道她不想说,也就没在多问。

    林鸢走近了卫生间,看着镜子里的林鸢,头发有些散乱,即使身上的衣服是整齐的,可还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失落,是在为刚才的事情伤神么?她自己也不知道。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其实,自己在刚刚回家的时候就已经整理过了,她怕自己的状态回去后门少庭会怀疑些什么。或许是本身散发的气氛而导致整个人看上去说不出的感觉吧。

    出去的气候门少庭还是像刚才一样坐在沙发上,听到门开的声音,见林鸢没什么事情,也就不再说话。

    林鸢看了门少庭一眼,就上楼回自己的房间了。既然他什么都没有问,闭口不谈,自己也没必要没事找事。她总担心过不了多久门少庭就会远离她。不由的感到心里一紧,是心在痛。

    林鸢知道,今天拿钱逼迫桑枝离开,这个方法已经失败了,她必须再想办法逼走桑枝,毕竟,她存在在这里,就像颗不定时炸、弹,谁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爆炸,只是,最后波及受伤的人里面,一定会有自己。

    不禁摸上手臂上的蹭伤,有些微微地痛感,卷起袖子细看,伤口周围已经紫青了一大片,眉头蹙起。

    林鸢离开房间,来到客厅,门少庭已经不再沙发上了。他正坐在另一边的餐桌上吃饭,吃相很斯文,看着他安静的吃着饭,嘴角微微勾起,是的,她在笑,因为她的眼睛里满满地看到的人都是他。

    林鸢默默地走到桌前入座,冷不丁地一个声音响起,“我以为你不会来吃饭呢?”

    “为什么这样说?”林鸢好奇,看着门少庭。

    “就是看着你感觉你心情不好,既然没事,就好好吃饭吧。”林鸢点点头。

    一顿饭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六十三章 离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