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林鸢见她这样说,脸色沉了沉,“这就不麻烦桑枝了,他的衣服我会负责的,别人买怕不合适。”,抬头看到门少庭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看,身体微微一怔,她看到了门少庭的眼神,那里面的东西太深,牵扯了太多东西,有什么好像要呼之欲出。

    林鸢把那件衬衫塞给门少庭,“去换上吧,我看看,一定很好看。”

    门少庭看了一眼林鸢,又看看那个人,她逃避自己的目光,心底泛起一丝失落。拿着衣服向试衣间走去。

    门少庭不再场的时候就是林鸢为所欲为的时候,电视里的情节不都是这样设置的吗?

    林鸢一改刚才看着门少庭的温柔样子,脸上的阴沉此刻终于露了出来。

    “你不是喜欢钱吗?为什么我给你钱你却不要呢?”

    “林鸢,你最好适可而止,我们到底谁最爱钱,你比我清楚,别以为这样,你就可以达到你的目的。”

    试衣间里的门少庭紧紧皱起了眉头。

    “真是可笑,一个贪慕虚荣的女人,眼前就有一个可以得到一笔钱远走高飞的机会却说自己不要,说出去别人都不信吧?”林鸢看着一言不发的桑枝,心里更是厌恶。“哦,是不是龙泽天不要你了?嫌弃你了,所以你就来勾引别人的未婚夫?”

    她说这翻话除了是说给桑枝听的,最主要的是想让试衣间里的人听到,让他明白这种爱钱的坏女人是不值得他爱的,虽然他自己忘记她了,可是为了不让他重新爱上她,她只能这样做。

    桑枝抬头看着林鸢,心里冷笑,这个女人,是该说她傻呢还是说她聪明?门少庭已经失去了以前的记忆,所有和她有关的记忆碎片已经在他的记忆中抹杀干净了,她现在这样是要表达些什么?

    女人果然都是可笑的,比如自己,比如林鸢。

    门少庭在试衣间里听完了所有的话,基本上都是林鸢的声音,那个女人依然没有说话。

    推开试衣间的门,映入眼前的是一个很帅气的人,真的像林鸢说的,那件衬衫真的很适合他呢!

    他看到那个女人眼里的微光,自己的装扮,一定是让她眼前一亮,正欲开口说些什么,就看到她眼睛里的光亮仅仅是一瞬间就熄灭了。

    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拥抱,环在他腰身上的人是林鸢,门少庭本能的挣脱了一下,可随即心下疑惑,为什么自己这么排斥?

    林鸢仿佛没有察觉到门少庭的反应,依旧很开心的抱着他。

    他松开她的手,林鸢一脸开心的样子望着他,又抱着他的胳膊,转身对那个人说:“桑枝,我们先走了,再见!”

    这么光明正大的在桑枝面前秀恩爱,让自己狠狠的开心可一把。

    临走的时候他微微侧身,转头看向那个人,她的身边多了个人,看身影好像龙泽天,他看到龙泽天搭在她肩上的胳膊,心底窜起了一丝怒意,难道她真的是给龙泽天买衣服么?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衬衫,扭过头去继续走路,仿佛看不到就不会生气。

    他开始怀疑她是不是真的像林鸢刚刚说的,真的是那种爱财,贪慕虚荣的女人?

    从他们出现,她就没说过话,甚至林鸢旁敲侧击的说她贪财,她也还是无动于衷,看那样子,并不打算为自己开拖些什么。还有刚才他看到的龙泽天,他的胳膊搭在她身上,而且那脸上的表情好像很开心?会不会只是朋友而已?

    龙泽天来到这里也是林鸢干的,在门少庭进入试衣间的时候,她给龙泽天发了条短信,她就是想要彻底毁了桑枝在门少庭面前的形象。她感觉的到,桑枝已经扰乱了门少庭的心绪。

    回到家里,彻底的松了一口气,她相信,龙泽天能够很好的招待她的客人桑枝。

    商场里,所有的不快终归是被那两个离去的人带走了。

    桑枝心里很明白,林鸢这次这些话就是为了针对她,这样也许会让她好过一点。

    龙泽天把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她这才回过了神,刚刚自己是在一直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发呆,是还在期待或是渴望他回头看看自己吗?

    “你怎么来这儿了?”桑枝打掉龙泽天搭在她肩上的手,没好气的问道。

    龙泽天也不生气,反而很痞痞地说“我刚好路过,进来看看,然后就遇见你了。正好,陪我去吃个饭。”说罢便拽着桑枝离开了商场。

    她才不会相信他是恰巧路过的。世界上悄遇的事情一般都是电视剧拍出来的,这种谎话她也不想戳穿他,毕竟他不说自己也没有必要去问。

    其实看着拉扯着自己的龙泽天,桑枝觉得,他有时候真的挺皮的,像个孩子,只好任由他带着她去吃饭。

    饭后,龙泽天本来坚持要送桑枝回家,可是被桑枝拒绝了,试了好几回,都说不动她,只好放弃,自己开车离去了。

    桑枝漫步在街头,现在这天气温度一点也不低,为什么心凉凉的,不由的双臂抱住自己。没有别人的拥抱,自己也是能够习惯的。

    忽然好想宸安,都晚上了,这么会儿,学校里这个时候已经关门了,学生也应该去睡觉了吧?明天去看看宸安,莫名的好想他,我的孩子——宸安。

    妈妈不在你身边的日子你可过的好?没有妈妈的怀抱,夜里可还睡的着?

    夜深了,思念也更浓了。

    门少庭眼前一直浮现那个女人的身影,想着她今天默默的一言不发地站着的样子,让人有些心疼。

    林鸢话里的意思就像子弹打击着他的心,她真的像林鸢嘴里说的那样,是个虚荣的坏女人吗.?

    一夜未眠,辗转反侧,脑子里一直都是她的样子,令人心疼的样子。伸手附上自己的胸膛,喃喃到:“这样子迷恋她,是不是因为你?”

    校园里响起下放学的铃声,清脆悦耳。

    学生们一用而出,放眼望去,门少庭没有看到宸安得的身影。微微蹙起眉头,这孩子上哪儿玩儿去了?

    门少庭找到班主任,听班主任的意思是有个人来看宸安,现在就在校内,让他自己来找找。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六十四章 死给你看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