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桑枝用纸擦掉他嘴角上的饭粒,对他淡淡一笑。宸安也回给桑枝一个大大的危险。今天她陪自己玩儿,为自己吃饭,让他很开心,他很喜欢这个阿姨,像妈妈一样。

    然后桑枝又带着宸安去了超市,给他买了一大包零食放回了宿舍,离开的时候宸安还依依不舍的看着桑枝,生怕她再也不来了。

    在桑枝的一番劝说下,给了桑枝一个大大的拥抱,就和桑枝招招手,看着桑枝离开。

    门少庭就一直默默的在他们看不到的角落里看着二人分别,他一直看着桑枝,之前今天她的表现,不像是林鸢说的那种坏女人。

    他目送着桑枝离开,殊不知另一个角落里也有一个身影和他一样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他们的位子就像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举一动都落在她的眼里。嘴角忽然勾起,只是那笑容里透着说不出的诡异。计上心来,不如就趁这这大好机会嫁祸给桑枝。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看上去很整张脸都有些狰狞。

    桑枝因为刚才和宸安的相处心情很是愉悦,就连走路,都时不时的发出笑声。她多久都没有这样笑过了。

    路上的行人看着这个女人时不时的发出笑声,只觉的这人是不是有些神经大条了些,一个人莫名奇妙的笑着。

    走着走着就来到了江边,海风吹着的感觉很美妙,或许是心情美好所以觉得一切都那么美好了吧!

    看着荡漾着的江面,桑枝多么想要喊一句,宸安,我是妈妈啊,其实,妈妈一直都在你身边,只是做的不称职。

    吹够了海风,桑枝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这边的门少庭,已经是晚上了,门少庭带着宸安回了家,刚进门,林鸢就将宸安拥入怀中,脸上满是开心,但是这只是她今晚自导自演的戏剧的一部分,就连门少庭,她也算了进去。

    拉着宸安和门少庭,送他们入席吃饭,今天的这顿饭可是她精心准备的,若是不发挥最大的作用,怎么对的起自己忙活了这一阵子。

    林鸢将宸安的碗里塞满了饭菜,也一直不停的给门少庭夹菜,这样的林鸢让人看起来有点反常。但门少庭想到或许是因为宸安在所以林鸢为了给宸安流个好印象,也就没在意。

    宸安也不拒绝林鸢给他夹菜,他知道礼尚往来不能一直让林鸢阿姨给自己夹菜,自己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自己急急忙忙打开书包,拿出书包里的一包类似柿子的甜食,这个好想是那个阿姨给自己放的,他买了很多零食给自己,一个小孩子当然会直接想起是桑枝送的。

    他把这包吃的,放在林鸢面前,示意林鸢吃一些,可是孩子又那会注意到林鸢眼里的狡黠。

    林鸢装作很开心的样子,轻轻取出一些,放进嘴里嚼嚼,很甜,却不是自己喜欢的。

    林鸢将那包东西放远了一些,又吃起了饭。可是,这顿饭一直都是林鸢设的局,但是门少庭却并不知晓。

    一顿饭的时间过去的很快,就在这时,门少庭看到林鸢的鼻尖,额头看到冒出的冷汗,在一看林鸢的表情,她好像很难受。

    立马跑到林鸢身边,看着她的脸色那么苍白,她的手不停地摁在肚子周围,看那架势,随时都有可能昏过去。门少庭二话不说抱手林鸢就向外面走去。

    门少庭一最快的速度开车到了医院,幸好有医生在,医生和护士将她推进了手术室,自己只好在门外焦急的等着。

    时间过的很慢,那扇门一直没有开,终于,门上的抢救灯灭了,随之推出来的是已经昏睡过去的林鸢。门少庭有些不解,不就是吃了饭吗,怎么会吃到医院里来了。

    后来护士将林鸢推入了病房,经过医生的断定,林鸢是吃了什么相生相克的食物导致食物中毒了,还好是轻微中毒,在家上抢救的及时,只要好好修养几天就好。

    门少庭回想刚才吃饭的场景,自己和林鸢吃的是一样的,自己没事,宸安也没事,就是吃了宸安从书包几拿出的东西才中毒了,不由的心生厌恶。

    今天看到她陪着宸安玩,还以为她不是林鸢口中的坏女人,可不想没多久,就原形毕露了,为了伤害林鸢,就靠近宸安,越想门少庭就越是生气。

    林鸢见门少庭阴沉的脸,就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成了,心中冷笑,桑枝,我倒要看看,你还怎么和我抢门少庭。

    此时,在白家的豪宅里,白修斯的母亲正在落地窗前的天鹅绒沙发上坐着。面前摆着一杯斯里兰卡红茶,氤氲着热气。她正在百无聊赖地翻着一本时尚杂志,时不时抬头看看窗外,好像在等待着谁。这时候,家里的保姆走了过来,对着白母低声说了一句什么。

    白母的眼神一亮,将手中的杂志轻轻地合上,转过头吩咐道:

    “让她进来吧。”

    没过了多长时间,陈冰走了进来,她的妆容精致,穿着一套正式却又时尚的浅粉色套装。可她的眉眼间却是郁郁寡欢的样子。白母看见陈冰进来,眼睛一抬,嘴角弯出一个温柔的弧度来:

    “小陈来啦?听你的助理说你今天拍了好久的电视剧,阿姨还把你叫来,不麻烦你吧?”

    陈冰看着对自己十分客气的白母,心里拂过了一丝暖意,白母这话不假,前段日子为了筹备订婚,拖了好多的工作,都赶在了这几天。若说不累那真是假话,她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说道:

    “不麻烦的,阿姨叫我,我当然应该来。”

    白母看着优雅的陈冰,心里不知道有多喜欢。她示意陈冰坐在自己的身边,细细地打量着她,看到她眼底发青,一看就是很久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了。她拉着陈冰的手,关切地看着她问道:

    “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六十五章 真的是她做的么?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