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我就是喜欢跟你这样的好演员合作,放心呀!修斯,今天你从早上六点就开工到现在,都拍了这么多条了,当前场景的戏份也拍完了。我看你这几天连轴转累的很,咱们今天就到这了。”

    白修斯听了导演的表扬,脸上扬起了一丝恰如其分的微笑,礼貌而又不过分骄矜。他对导演道了谢,拿了一瓶啤酒,独自来到了片场旁边的山顶上。

    片场所处的地方偏僻,平时工作烦躁的时候演员们就喜欢爬上旁边的一座小山丘上面坐一会儿。山丘不大,跑到山顶也就二十多分钟的事情,白修斯慢慢地走着,直到周遭的建筑物低了下去,才席地而坐。

    他有些落寞地看着不远处稀稀拉拉的灯火。他喝了几口啤酒之后,从口袋中拿出手机,在一片黑暗之中轻轻解锁。手机的界面停留在了收件箱,白修斯静静地看着屏幕上的内容。

    “还没祝你订婚快乐。想必你不希望在订婚宴上看到我,我也没那个兴趣去。不过,礼物还是要送的,那就是,我追求过肖菲,但是被她拒绝了。我们根本没有在一起过,不过我听说她在知道了你订婚的消息之后很受伤,然后就消失了我可能无法告诉你她的近况了。哈哈。”

    短信是由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署名是慕郑浩,发短信的时间是在上上周的周五,自己订婚的当天。当时他看到这则短信的时候,真是感觉五雷轰顶一般,他几乎立刻就要冲下楼去找肖菲了,但就在那时,在台上主持订婚典礼的司仪叫到了他的名字。

    白修斯后来也试着给那个号码打过去过,但是一直是忙音。白修斯的眼神里闪过了一丝落寞,他拨通了肖菲的号码,但是一直转到语音信箱。

    白修斯将头痛苦地埋在了膝盖上,他非常怨恨自己对肖菲那么的不信任。就因为慕郑浩的挑拨,自己救这么轻易将她从自己身边放走了,从他知道真相了之后,一有空就给肖菲打着电话,他没有其他的心思,只是想确定她的安全,但她却一直没有接听过,用着这种最残忍的方式一点点凌迟着他的心。

    他心里被巨大的后悔所占据了,他后悔自己当时没有坚定地相信肖菲。他对于慕郑浩的手段感到深深的胆寒,但是现在慕郑浩再也没有办法困住肖菲了,他们没有在一起,他完全相信自己和肖菲此时此刻还是相爱的,可惜……现在一切都已经晚了。慕郑浩绝对会让白修斯在最后一刻明白一切,这才是他用心险恶的地方!

    他将手痛苦地插在自己的发间,却感觉到身边响起了高跟鞋的声音,他闻声回过了头,看到的是这部戏的女二号。是跟自己同时期进入娱乐圈的女演员林宸安,合作了好几部戏下来,脾气性格都比较对白修斯的胃口。算是白修斯在圈中屈指可数的几个好朋友之一了。

    林宸安从口袋中拿出了一个修长的女士香烟盒,夹在纤细的手指之间,带着些询问的神色看了白修斯一眼,白修斯绅士的做了个“请”的手势。林宸安打亮了火机,火花一跳,又暗了下去。

    林宸安在圈中走的是清纯路线,饰演的也多是痴情善良的女子,现在这种形象,如果让喜爱她的影迷们看到,肯定又要大跌眼镜了。不过这个圈子呈现给外界的消息都是他们需要让影迷们知道的,而真正的秘密,外人永远都不会知道。

    她悠悠地吐出了清淡的烟圈,看着白修斯,微笑着揶揄道:

    “你最近这是怎么了?一副工作狂的样子,没戏拍的时候跟个木头一样,叫你去喝酒你也不去。怎么了,订婚了忙着挣钱养家啊?我感觉你也犯不着啊。”

    白修斯瞪了他一眼,随后压低声音说道:

    “你这玩笑话在我这里说说就算了,可别让组里的人知道我订婚了的事情啊。”

    林宸安被白修斯认真的脸逗笑了,她将夹着烟的手垂下,嗔怪地用肩撞了一下白修斯,说道:

    “哎呀,这些事情我还不知道吗?你也太紧张了。不过话说回来,你这状态可不是订完婚的人该有的状态啊,怎么了,她气你工作忙啊?”

    林宸安一直都知道白修斯跟肖菲的事情,只不过从没见过他的女朋友,她将最后一句话咬的别有深意,等着看白修斯害羞的样子。可没想到,白修斯的眼神暗了一暗,他说:

    “不是她。”

    她听了这话,微微讶然,看白修斯也没有再说下去的意思,她掐掉了香烟。拉着白修斯站起来,双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白修斯垂着眼睛看地面,突然轻轻地说:

    “你说,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是不是都是冥冥之中的啊?我们之前有误会,但是当真相大白的时候,事情已经变成这样了。”

    林宸安看着白修斯面如死灰的样子,想要拍拍他的肩膀让他振作精神,可是想了想还是把手放下了,她思考了一会儿,说道:

    “事情已经这样了,只能说是有缘无分。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你也一样,相信她会理解你的。”

    白修斯听了林宸安的一席话,在原地静默地站着,他反复咀嚼着林宸安说的话。林宸安抬手看了眼时间,拉着白修斯向着山下走去。

    门少庭心里有些怨恨桑枝,那个女人,明明看上去那么温润,怎么会做这种狠毒的事情,眉头染上一丝厌恶,下毒就算了,还把宸安牵扯了进来,他只是个孩子啊,只想着有人对他好,却没想到笑容的背后是满满的阴谋雨毒辣。

    人心叵测,不得不让人把目标锁定在她的身上。看着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林鸢,门少庭心里气氛到了极点,她怎么可以这样做?

    怪不到他会看到宸安和她在一起玩的那么开心,原来都是陷阱,桑枝去看宸安,是为了找机会对林鸢下手吧?

    越想心里越是不爽,拿起衣服只身冲出了房间。

    他要见她,现在立刻马上!

    他是真的生气了。

    林鸢的手机上有桑枝的电话,因为他好像无意间看到过。

    打开手机联系人,果然找到了她的名字。

    毫不犹豫的打了过去。“我是门少庭,凤华咖啡厅,我要见你,就是现在。”

  &n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六十六章 悔不当初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