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跟踪你?我只是恰巧看到了而已。你利用宸安达到你的目的,可真是用尽可手段,陪他玩,喂他吃饭,给他买零食,原来背后竟是这么大的阴谋。”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是去看了看宸安,至于你说的林鸢中毒,不是我做的,我自然不会承认。”桑枝知道他什么也不想听,但还是解释了,她没做过的事情怎么会承认。

    门少庭见她矢口否认,没有刚才生气,因为他已经压抑住了自己的恼火。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给我一个解释。

    桑枝看着门少庭,有些难以启齿,咬牙说了一句,“我没有做伤害林鸢的事情,门少庭,你不要太相信林鸢,她不是你见到的那个样子,她……”

    “够了!”桑枝被门少庭的一声喝厉打断,“不要再说了,她什么人我自己清楚,我现在问你一句话,既然不是你做的,那你为什么去学校看宸安?”

    “我……”

    “说不出来了吧?”门少庭挑挑眉看看欲言又止的桑枝。

    “怎么,有什么是你不能说的吗?看你欲言又止的样子,真是让人有些心疼,可是再想想你面具下的那张脸,真是令人恶寒。”门少庭不留一丝情面的咄咄逼人的话语字字剜着桑枝的心。

    他已经给了她解释的机会,是她自己不珍惜,既然她否认伤害林鸢,那在这里也没有必要在继续呆下去了。

    转身离开,可是却被桑枝的一句话吓的愣在了原地。

    她说,宸安是我的孩子,是我和你门少庭的亲生孩子。

    门少庭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她很认真在说着,可是自己为什么听到她这话就怔住了呢?

    “你在胡说些什么啊?宸安怎么会……不可能,你骗我,你这道貌暗然的女人什么话说不出来,你……我警告你,不准接近宸安,也不准接近我们任何一个人,否则我不确定我能够做出人呢伤害你的事情。”门少庭有些蒙了。

    “是真的,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去问问林鸢,问问强子,他们可能会骗你,但你自己要有判断能力不是吗?”

    门少庭呆呆的站着不说话。“你不要太相信林鸢,我要说的,就这么多,我先离开了,你自己静一静,好好想想吧。”

    桑枝没有在多说,留下门少庭一个人静静的站在那里,他不知道他该不该相信桑枝的话,可是在想一想,宸安的眉眼不仅和自己有点相象,和桑枝也是。

    门少庭回到医院的时候,推门而入,看到的是宸安静静地趴在病床前睡觉,门少庭轻轻抱起宸安,将他放在一旁的病床上,是啊,他很像她。

    轻轻地搬动椅子做到林鸢面前,她睡的很香,安静的样子真的令人怜惜。

    手指轻轻地撩动她的发丝,喃喃到,“真的是我和她的孩子吗?你怎么从来没向我说起过?”

    没有人回答他,可是,林鸢的睫毛却颤动了,她没睡,她听的到他的说话声,即使声音很小,她还是听到了。

    可是她不能回答他。

    房间里一片寂静,有的人睡的香甜,有的人想装睡却睡不着,又不敢睁开眼睛,有的人就那么静静的坐着,目光空洞无力,脑子里一团乱麻。

    这一晚,谁也没有睡好,各自被心事纠缠着。

    一想起门少庭警告自己不准靠近宸安,眼泪就滚烫的掠过脸颊,桑枝也不去擦拭,任凭它流着,或许不断的流泪才能减轻她的痛苦。

    门少庭没有权利阻止自己看宸安,没有权利,她的世界里就只剩下宸安了,不能让他把她最后的一点自由都剥夺了。

    眼前忽然递过一张纸,轻轻的替她抹去脸颊上的泪珠,看着她哭成了泪人儿,自己的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不知道说些什么,就只好拿起纸巾擦掉她眼角的泪。

    抬头一看,原来是龙泽天,看着他默默地为自己擦泪,原来,龙泽天安静的时候看上去那么帅气,。

    龙泽天察觉到桑枝看着他,只是微微一笑,把纸塞进了她手里,拍拍她的肩膀,自己就去一边去了。

    连自己都不知道,那个时候都龙泽天已经喜欢桑枝了吧!

    没过多久,桑枝却收到了一条短信,她打开信息一看,眼睛缩了缩,浑身忍不住的颤抖。当下便找到林鸢的电话拔了过去。

    “你疯了,你到底要做什么?我警告你,你别乱来。”电话接通,桑枝忍不住吼道。

    那头沉默了一下林鸢才道“你别着急嘛,我也没说我要做什么呀,你要是不放心,那我们出来见面谈吧,相信你有很多话和我说。我们,老地方见。”

    桑枝放下电话就要往外面跑,正撞上准备进来的龙泽天,一个踉跄就要向后倒下去,龙泽天一愣,眼疾手快的拉住她。

    “你这是着急去哪里?”

    桑枝看他一眼,犹豫道“我去见林鸢。”

    闻言,龙泽天眉头一皱,林鸢,不是去医院了呢?也不知道那女人又在耍什么把戏,但直觉告诉他,桑枝去了,绝对没什么好事。以前虽然和她合作过,但现在心不一样了,当然不能再让她随意欺负桑枝。

    “我跟你一起去。”说完,拉着她走下楼。

    她们约在以前的咖啡厅,桑枝去的时候,林鸢已经等在了哪里,见龙泽天也来了,挑了挑眉。

    “林鸢,你到底想怎么样?”刚坐下,她便直接问。

    林鸢伸手顺了顺头发,淡淡的道“我不想怎么样,只想你走而已。想必你也知道了,因为宸安,我食物中毒,门少庭以为是你挑唆的。当然,我死不死不重要,门少庭信不信你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宸安在门少庭心中的形象,怕是要毁了啊!”

    “唉!你说宸安这么小,没了母亲之后,再不受父亲喜欢,他会过什么样的生活呢?”

    “你卑鄙!”桑枝没想到林鸢竟然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六十七章 你想怎样?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