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而刚刚还打得不可开交的林鸢和龙小米两人此时也都停了下来,纷纷转头把目光落在了桑枝的身上。

    肖菲匆忙地上前扶起桑枝,桑枝的额头此时已经肿起了一个大包了,暗紫色的淤青让人看起来很是触目惊心!

    疼!桑枝觉得自己的头疼得快要裂开了!

    “桑枝!你怎么样了?我们马上去医院,快,我扶你去换衣服!”肖菲脸上的担忧不言而喻。

    江晴在一旁看着也是心惊不已!

    等桑枝和肖菲换好衣服从里面出来的时候,门少庭和强子也换好了衣服,从男温泉池里出来了,四人撞啊个正着。

    “怎么回事?”门少庭看到桑枝额头上的伤,整个人的表情都绷紧了起来,说话的语气都是透露着一股肃寒,让人不寒而栗!

    这时,从里面出来的林鸢三人都被门少庭这一声质问而吓得不敢禁声。

    “说话!”见没有一个人出声回答,门少庭的心情不禁又烦躁了几分。

    桑枝眨了下眼睛,疼得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隐忍的痛苦之色,“肖菲,走吧。”

    肖菲闻言,抿了抿嘴,看了一眼正压抑着怒气的门少庭,也没多说什么,扶着桑枝就往外走了。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门少庭锋锐的目光转向了林鸢龙小米和江晴三人身上。

    然而,身为罪魁祸首的林鸢和龙小米二人自然是不敢主动开口说着什么的,此时二人倒是处得尤为默契!

    江晴就不同了,她招架不住门少庭那透露着一股狠绝的眸光,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她的错觉,反正她是觉得这一刻的门少庭仿佛是来自于地狱的修罗,让人感到无处可逃!

    “刚刚在里面林鸢和龙小米发生了点小争执,我和刚刚的那位小姐上来相劝,结果......结果不小心那位小姐就被我撞到了,头嗑柱子上了……”

    闻言,强子立马着急地拉过江晴的双手,“你有没有受伤?”瞧着刚刚桑枝那个情况,强子现在也是对江晴紧张得不得了了。

    “我没事儿。”江晴小声地说着。

    门少庭看着默不出声的林鸢和龙小米,黝黑的双眸透露出一丝的复杂,他理不清自己心里的想法!面对林鸢,他是完全没有主意的!未婚妻这个身份摆在这里,可是他又不能忽略心底里对桑枝的异样情怀!

    门少庭最后还是追着桑枝和肖菲走出了会所。

    可是,当他追出门口的时候,看到的只有龙泽天和肖菲护着桑枝上车的几道背影,然后车子在霓虹灯的照耀下,渐渐地消失在了门少庭的眼帘。

    林鸢等着也忙跟着追了出来,只是他们并没有见到桑枝的踪影。

    “门少庭。”

    “门少庭。”

    林鸢和龙小米同声喊道。

    此刻,门少庭是有些反省自己的举动了,他同意龙小米的接近,到底是对还是错?

    “时间也不早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大家先回家吧!”说话圆场的是强子。

    林鸢调整了下自己的气息,“那少庭,我先回去了,你回去的时候开车小心点儿。”

    龙小米也有自知之明,不敢奢求此刻门少庭会送她回家,“今晚的事情我感到很抱歉,江小姐,对不起。”

    龙小米这下倒是比林鸢道高一行,知道为自己的过错伤及无辜而跟江晴道歉,“门少庭,我先走了,希望下次还可以约你一起出来玩儿。”

    龙小米和林鸢一样,都没有得到门少庭的回答,悻悻地离开了会所。

    强子拥着娇妻,“少庭,我们也回了。”

    门少庭的身子还是不为所动,但是却朝着强子点了点头,“嗯,回吧。”

    三甲医院里,桑枝额头上的伤已经被医生处理好了,现在她正被肖菲和龙泽天强制坐在医院的长椅上。

    肖菲陪在桑枝的身边,而龙泽天正在药房帮桑枝拿外敷的药。

    今晚的事情真是让肖菲心有余悸,“幸好只是嗑伤了,要是来个脑震荡什么的,我看你怎么办!”

    “哎呀好了,你不也说是幸好只是嗑伤吗,放心,我没事儿的。”

    “你还说,就这嗑伤都有够你受的,记得这几天伤口不要碰到水,洗头洗脸的时候你要多注意一点儿,明天就请一天假吧,先别去上班,在家好好待着。”

    这下桑枝可不依了,“请假这可不行,这几天公司有些忙,而且我的工作性质是怎样的你很清楚,我一个怠慢了,单子是分分钟与我无缘溜走,搞婚礼策划的就这一点儿不好。”

    “明天这不没有单子吗!请假,必须得请假,这事儿没得商量。”肖菲虽然平时是一副温柔小鸟依人的模样,但是在有些事情上,较起劲儿来也是不依不饶的。

    桑枝见肖菲如此坚持,也就由着她去了,“行,我的姑奶奶,都让你说了算。”

    “少来,龙泽天去拿个药怎么去了老半天还不回来,现在都十一点多了。”

    “他这也没去多久,要不你让郑慕浩过来接你?”

    “别,都这么晚了,还打搅他这多不合适呀!”肖菲说着,目光闪了闪。

    如此,桑枝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她倒是知道的,这段时间郑慕浩追肖菲追得有些发紧,对肖菲也是真的好得不得了,现在肖菲的这种状态,就和之前的她一样。

    桑枝感到幸运的是,当初幸好有龙泽天的出现,帮她从门少庭的阴影中走出来,虽然偶尔夜深人静之时想起那段过往,心中会不可抑制地疼痛一番,但是所幸没有到覆水难收的那般凄惨地步。

    现在肖菲的身边出现的这个郑慕浩,何尝又不是扮演着当初龙泽天在她身边的那个角色呢?所以,桑枝也是希望肖菲可以过得好一点儿,如果郑慕浩是那个能让肖菲重拾希望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七十九章 温柔似水的龙泽天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