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一听到桑枝的声音,肖菲心里面的委屈就像洪水爆发一样的涌了出来,两行眼泪唰的就流了下来。

    “喂,肖菲,你别哭啊,你怎么了?”电话这头的桑枝也慌了,一接到电话就开始哭的肖菲这还是她第一次见,难道是发生什么大事了吗?桑枝在这头一激动,起身打翻了桌上的咖啡,褐色的咖啡流了满地,桑枝也没关,拿起钥匙就往桑枝家赶。

    肖菲一边抽泣着一边给桑枝将陈冰陷害她的事情,桑枝听完以后立马打车往肖菲家去,它知道那种被人陷害的感觉,肖菲现在一定不好受。

    肖菲给桑枝倒完苦水之后,也不管地上是不是凉,直接就瘫坐在地上,瘪着嘴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她其实是不想哭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给桑枝打电话眼泪一下就留了下来,想控制都控制不住,或许是这么久以来情感压抑的太深太久了吧!

    从跟白修斯分手,到慕郑浩的出现再到自己接受他这直接真的发生了太多肖菲不想看到的事情,而更让她想不通的事情是为什么陈冰要那么陷害自己,自己慢慢已经跟白修斯断绝所有关系了,她没必要也不需要这么来搞自己才对。

    正在肖菲还在感伤的时候门铃忽然响了起来,肖菲抹了抹脸上的泪花准备去开门,一边走还一边想着为什么桑枝来的这么快。

    一开门,肖菲发现门外站着的不是桑枝,而是一脸阴沉的白修斯。

    肖菲一愣,问道:“你来干什么?”

    白修斯阴沉着脸走进肖菲的屋子,肖菲根本来不及拦住白修斯。

    “我问你你来干什么,这是我家不是你想进就进的地方。”肖菲极其讨厌白修斯这种不打一声招呼就擅自下决定的人,根本不知道体谅别人的感受。

    白修斯看了肖菲一眼说道:“跟我母亲道歉,陈冰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但是我妈那不该伤害她。”

    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把肖菲听啥了,她什么时候碰他妈妈了?更不要谈伤害了,一直在伤人的慢慢就是他的母亲和他的未婚妻不是吗?

    肖菲冷笑了一声,说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白修斯又淡淡的说了一声:“我要你给我妈道歉。”

    肖菲彻底怒了,她不信白修斯不知道他的母亲是怎么对自己的,倒了这个份上了,他居然还要求自己给他的母亲道歉,凭什么,难道有钱的人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吗?

    肖菲吼道:“白修斯你回去问问你妈对我做了什么再来看看需要道歉的人是谁吧!”说着肖菲还一手把白修斯往外推着。

    白修斯眉头不禁意的一皱,拉着肖菲的手将她控制住,直接将两人的距离拉进了,肖菲不停地挣扎着,可惜力气不及白修斯,根本没有办法挣脱他的桎梏。

    白修斯望着肖菲的眼睛恶狠狠的说道:“我知道我妈擅自把你从公司开除这件事是她的不对,但是你也不应该去推一个上了年纪的人,万一她有了什么闪失怎么办。”

    白修斯实在不敢相信曾经单纯善良的肖菲会做出这样的事,但是自己母亲脚上的伤和别人的证词让他不得不信,先是让陈冰丢了孩子后又是自己的母亲,肖菲这个女孩怎么变成了这样。

    听到这肖菲算是明白了到底是什么情况了,恶人先告状,白修斯的妈妈来找过自己之后回去就跟白修斯添油加醋的说了,她知道这件事一定慢不过自己的儿子,可能她还怀疑肖菲会给白修斯说,到时候事情就闹的不好了,但是她错了,肖菲自从跟白修斯分手之后就再也没有主动找过他。

    肖菲一声苦笑,终于放弃了挣扎,眼底里满是绝望的神色,就像一个即将垂死的老人一样,那么无力。

    肖菲的眼泪又一次流了出来,只是这一次她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默默的流着泪,她对白修斯已经不报一点希望了。

    白修斯看到肖菲哭了,一时间慌了不知道该做什么,在他的记忆里看到肖菲哭少有几次,可是最近好像肖菲哭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此时,桑枝也赶到了肖菲家,一进门就看见白修斯抓着肖菲的手不放,而肖菲则是满脸流着泪水,桑枝以为白修斯欺负了肖菲,一个箭步冲上去就是一耳光打在白修斯的脸上,从他的怀里一把抢过肖菲。

    “白修斯,你来这儿做什么?”桑枝警惕着看着白修斯。

    白修斯捂着自己的脸,皱着眉头看着意外闯进来的桑枝,以前他就很不喜欢这个女人,现在又是什么情况,不明所以的就打了自己一巴掌。

    “你管我在这做什么?我做什么需要跟你报备吗?”白修斯因阴沉着一张脸看着桑枝。

    桑枝在电话里面已经听说了白修斯和陈冰之间的事,她跟肖菲认识多久了,当然会相信肖菲不是那样的人,可是曾经跟肖菲交往过的白修斯居然不相信肖菲,任由着自己的母亲和陈冰来欺负肖菲,桑枝以前就和白修斯不怎么对盘,现在更是不喜欢了。

    桑枝对白修斯吼道:“你伤害肖菲我就要管,有心情来肖菲这儿质问她还不如回去管好你那个心机的未婚妻,让她多做点善事免得肚子里的孩子来找她索命。”桑枝最看不起陈冰的一点就是她还居然用一个小生命来陷害别人,这样的女人怎么配活在世上。

    白修斯虽然不怎么喜欢陈冰,但是也不能容忍别人这样在自己的眼前侮辱自己的未婚妻,刚想开口和桑枝争论就被突然扔过来的一个文件夹打中了额头。

    文件夹是肖菲扔的,她手里抱着一摞文件吵白修斯的身上扔过去,白修斯只能抱头躲蹿。

    “是我做的都是我做的!这总行了吧!陈冰是我推下去的,她肚子就的孩子是我设计弄掉的,我嫉妒她,我害怕她,你母亲也是我推到的,我恨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八十三章 相恨相杀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