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正当桑枝想骂两句的时候,视频画面一转变成了白修斯昨天去肖菲家的照片,照片中虽然距离隔得很远很远,但是白修斯整个人和他的车都被拍了下来,照片里没有爆出肖菲所居住的房栋和门牌号,也没有爆出白修斯这次去是找肖菲的,但是肖菲的小区却被爆出来了,而且娱乐新闻的标题还是白修斯不顾新妻幽会小三。

    桑枝掏出手机准备打给肖菲,她现在应该也看到这则新闻了吧,桑枝皱着眉头,拨通了肖菲的电话,但是电话那头一直没有人接起电话,桑枝连续打了几次还是这样,转而又给慕郑浩打了电话。

    “慕郑浩,你知道肖菲怎么样了吗?”桑枝焦急着问道。

    “我昨天去肖菲家之后肖菲跟我谈了很久,而且也说她没事了,我就没留在她家,今天新闻爆出来之后我给她打电话她不接,现在我在她小区门口,门口全是记者和狗仔,我想她这个时候应该在家。”

    桑枝听到这是有喜有忧,只能嘱咐慕郑浩自己注意一点,不要让狗仔查出什么端倪威胁到肖菲的正常生活。

    挂掉电话的桑枝仔细想了想,只有把这件事彻底调查清楚肖菲的生活才能恢复正常。

    而这一边白修斯的经济公司也炸了,各个经纪人和助理不停的做着公关企图挽回白修斯在世人面前的形象,公司上上下下为白修斯一个人的事情忙的团团转的时候白修斯一个人窝在办公室里一言不发,他知道现在有很多事需要他去解决但他什么都不想管,不过是一副皮囊和包装出来的形象罢了。

    白修斯接起了正在响的电话,放在耳边低声说道:“随便你们怎么解决,我准备退出娱乐圈一心从商了。”

    说完这句话白修斯直接就将电话挂断了,当演员本来就是一时兴起,现在陈冰给自己捅了这么大哥篓子还想让自己替她补,做梦去吧。

    桑枝给慕郑浩打完电话之后准备收拾收拾去医院会一会陈冰这个女人,既然这个事情已经爆出来了那么就必须解决不可,万一到后面媒体舆论再扯上肖菲的事情,那一定会把肖菲给逼疯的。

    而且陈冰滑胎这件事太惹人怀疑了,她明明知道自己的孩子在三个月的时候是很危险的时候,她还要约旧日的情敌出来,这太说不通了,她想要加入白家才是主要目的,那么她怎么可能会冒险的将这个孩子出于“意外的”流掉了?除非这个孩子不重要而且还有可能在生出来之后威胁到她,所以她借用这样一箭双雕的方式,既能让白修斯和肖菲反目成仇,又能让这个孩子不会达到威胁她的地步。

    想到这,桑枝立马决定要去查证这件事,收拾好一切准备出门的桑枝却听见了一阵敲门声,桑枝只好放下手中的东西跑去开门,开门一看原来是龙泽天。

    “你怎么来了?”

    “我想你,就来了。”龙泽天靠在门框上抿着笑望着桑枝。

    桑枝白了他一眼也并没有说什么,松手放了他进来,并且说道:“自己坐吧,我等会可能有事不在家,你找你妹妹去吃饭吧。”

    龙泽天坐在沙发上正捧着桑枝早上喝剩下的牛奶,听到桑枝这么说连忙放下牛奶,拧过头去望着桑枝说道:“别呀!你要去哪,我约了我妹跟你一起吃饭了。”

    桑枝走到龙泽天旁边眨了眨眼睛,温笑着说道:“你妹那么不喜欢我,我也不是很想跟她吃饭,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龙泽天皱着眉头,他知道桑枝和自己小妹小米不对盘,但是如果自己在中间做中间人的话也不是很困难的事,为什么桑枝就不乐意了,龙泽天问道:“怎么了?你有什么要紧的事不能放一放陪我去吃顿饭?”

    桑枝将那则娱乐新闻调出来给龙泽天看,桑枝扬了扬下巴,说道:“你看,这就是要紧的事。”

    龙泽天皱着眉头,他对这种娱乐新闻实在是不感冒,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啥名堂,到最后白修斯那张脸出现的时候龙泽天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龙泽天指着画面里面的白修斯说道:“这不是你朋友肖菲的前男友吗?怎么上新闻了。”

    桑枝给龙泽天解释了事情发生的前因后果,最后说道:“所以,我现在要找陈冰去了解一些情况,尽快的帮桑枝洗脱罪名,如果到最后陈冰再用媒体舆论的力量来构陷肖菲就不好了。”桑枝一脸担忧,若是有白修斯挡着倒也还好,想来陈冰也不敢乱造次,但是自从上次肖菲和白修斯撕破脸之后就不知道事情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了。

    龙泽天听完桑枝的解释之后不禁皱起眉头思索了半天,最后开口说道:“不行,我不能让你去。”龙泽天表情一脸凝重看起来不像是在开玩笑似得。

    桑枝一听到龙泽天说不许他去,当场就急了,冲龙泽天说道:“你凭什么不让我去,我不去谁去,难道你去吗?”

    龙泽天拉住桑枝的手:“陈冰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我想你也应该很清楚,她都能牺牲自己的孩子来稳固自己的地位,如果你卷入这个风暴圈指不定她会怎么对付你,别去蹚这滩浑水,你不知道明哲保身四个字怎么写吗?”

    桑枝一直视肖菲为自己的亲人,现如今肖菲被陷害成了这样,龙泽天居然还叫自己学会明哲保身别去涉及,一向看中朋友感情的桑枝是绝对做不到的,桑枝将手龙泽天的手里抽了出来,一脸淡漠的说:“随你怎么说,我自然知道陈冰这个女人不简单但是这也不能成为我放弃调查的原因,我必须把这件事搞明白了。”

    龙泽天听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八十四章 又一场争吵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