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九十章龙泽天的背叛

    龙小米不知道在龙母耳边说了些什么,一到这个城市龙母就开始着手安排龙泽天相亲的事,她现在终于肯相信小米在电话里面所说的桑枝的为人了,要是把自己儿子交到这样一个女人手上的话,她实在是不放心。

    龙小米跑到龙泽天身边,趴在他肩上说道:“哥,妈给你安排了相亲你知道吗?”

    龙泽天看着电脑上面的数据端起桌上的一杯水喝了一口之后说道:“我知道,反正我也不会去,就让妈自己瞎操心吧。“

    龙小米吐了吐舌头,心想,这可由不得你,有我在你还不得乖乖去相亲。

    第二天,龙泽天还是没有打电话给桑枝,连个短信都没有,桑枝不由得感到一阵阵失落,但是有什么办法了,她也不好意思主动去找龙泽天啊,这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桑枝一喜,冲到沙发上就拿起电话,打开一看原来是肖菲的电话,桑枝瘪了瘪嘴,但还是接起了电话。

    “喂,肖菲。”桑枝的声音里面满是失落。

    肖菲在电话这头也感应到了桑枝的不开心,开口问道:“桑枝,你怎么了?”

    “没事,你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肖菲在电话这头咯咯笑了两声然后说道:“上次的事我还没有好好谢谢你,今天啊打算请你出来吃饭的。”

    桑枝本来打算推辞掉,但是一想自己在家闲着也是闲着,没事干还不如和肖菲出去逛逛,然后说道:“那好啊,就咱两,你可不许带慕郑浩。”

    肖菲娇嗔道:“哎呀,你以为我们是连体婴啊,那就在你最喜欢的那家餐厅见面吧。”

    桑枝答应了下来,一要出去玩,好像前几日的阴霾挥之即散了一样。

    而这边的龙泽天则被龙母安排去相亲,龙母给的借口则是让龙泽天定餐厅去吃饭,龙泽天满口答应下来,定的餐厅却是桑枝最喜欢的那一家、

    下午桑枝如实赴约,和肖菲两个人点好餐之后聊的不亦乐乎,这时龙泽天也一个人来到餐厅,他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和妹妹打的什么算盘,直到看到坐在自己餐桌上的那个红衣女孩,龙泽天才知道自己上当了。

    但是被逼至此,龙泽天也不好意思甩脸色直接走,只能硬着头皮坐在女孩对面,龙泽天露出一个尴尬的微笑打了个招呼:“你好,我叫龙泽天”

    那女孩也腼腆羞涩的笑了一下,回答道:“你好,叫我陈敏就好。”

    开始的时候龙泽天还有些拘谨到后来却发现自己跟这个叫陈敏的女孩很聊得来,索性也就当做认了一个朋友吧,二人竟然相谈甚欢,笑声不断。

    这一边正在吃饭的桑枝和肖菲也察觉到了那边那桌客人的动静,桑枝背对着龙泽天,龙泽天也背对着桑枝所以一开始桑枝并没有发现,直到肖菲提出来。

    “哎,你看那个人是不是龙泽天。”

    桑枝看见龙泽天,就止步不走了,在旁边的座位坐下。

    这个位置在里面一排,光线稍显不足,又靠近大堂,人来人往不方便。肖菲皱了眉头,不肯坐,催促着桑枝往前走,找个靠窗的位置坐,顺便看看外面的风景。

    桑枝将大包小包的东西放在沙发外面,自己坐在里面,揉了揉大腿,温和地说:“逛了一天的街,我好累,就在这儿吧?”

    肖菲听了,也无法,把花花绿绿的购物袋扔进去,坐到桑枝的对面酒红色的沙发上,一脸惬意地往后靠了靠。她闭着眼,也不忘鄙视好友,嘲笑着说:“这还是哪儿了,一天也太夸张了,我们才逛了几小时了!”

    “快点东西吧,你不早吵着饿了吗?”桑枝打开精致典雅的菜单,挑了半天,点了牛排,红酒,甜点和鲜果果拼盘,各两样。

    刚点到一半,肖菲果然说:“随便啦,和你的一样!”

    桑枝不由笑了笑,一时也忘了背后不远处还有个龙泽天,精心挑选着食物。

    这家西餐厅味道不错,气氛也好,是很多情侣的约会地点。尤其到夜晚,隐晦暧昧的灯光明明暗暗,店家会点燃蜡烛,酒红色的沙发将坐的人视线遮得严严实实。

    桑枝能注意到龙泽天也是因为龙泽天坐的不巧,在她斜对面偏上一位,而龙泽天对面的人只露出了一小半的小波浪卷的头发,下边是酒红的,上边是金黄偏红的过渡色。

    桑枝觉得龙泽天能把人的约在这里,已经说明了很多事情,她还是不要打扰他们了。事后再向龙泽天提一提,向他表明自己的祝福,他就能明白了吧?

    焦糖布蕾很快上齐,肖菲和桑枝都拿着小铁勺飞快地消灭着。中间服务员上来点蜡烛,明亮的白帜灯换成了暗红色的小灯泡,瞬间气氛就出来了。

    服务员继续拿着蜡烛向下一个座位走去,礼貌的声音响了起来,龙泽天冷硬地回答了一声“好”。

    桑枝不由愣了愣,这声音听起来不怎么高兴,不会是和新女朋友吵架了吧?

    “咦,那不是龙泽天吗?对面的女孩是谁?”肖菲口里含着食物,含糊地问。

    桑枝不言语,低下头叉了一口苹果,淡淡地说:“不要管了,我们吃完就快走吧!”

    肖菲不依,看桑枝不问世事的样子就感到生气,猛地一拍桌子,为好友抱不平,“为什么不管,他可是和你在交往,现在又和不三不四的女人来往,他什么意思啊!”

    龙泽天被肖菲的大嗓门惊动了,一看居然是肖菲,而肖菲又是桑枝的好闺密,不免心虚,又不知怎么解释好,一时坐到那不说话了。

    桑枝坐在沙发里面,酒红色的沙发将她的背影遮得严严实实,龙泽天看不到桑枝,反应还没这么大。

    肖菲一时没想到这点,觉得龙泽天真是一个虚伪透顶的花心大萝卜,看到桑枝也不理,生怕闺密吃亏上当,怒气冲天地站起来,拉着桑枝找龙泽天麻烦。

    桑枝被肖菲拉的身子一歪,扑倒在那一堆衣服鞋子上,露出半个脸,她急忙喊:“肖菲,你别这样,先冷静下!”

    肖菲甩开桑枝的手,犹如一头暴怒的母狮子,眼里有这冷酷而犀利光芒,朝龙泽天大跨步走了过去。

    桑枝吓了一跳,忙起身,追上了肖菲,喊道:“肖菲!肖菲……”

    龙泽天站起身,神色纠结,张着嘴,想和桑枝解释什么。他看看对面的人,又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解释好。

    肖菲已经冲了过来,她直接拿起桌上的红酒泼到龙泽天脸上去,骂道:“龙泽天,你这个混蛋!你丫的包小三!”

    桑枝本拉着肖菲的手,但没拖住她,看到事情发展成了这样,不由下意识地捂住了唇,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而龙泽天对面的李小姐反应最激烈,她本来被两人吵架吸引了注意力,看了一会儿,就把目光转到眼前的约会上。

    肖菲走过来时,李小姐认为事不关己,正吃着东西,评价着这次约会的满意程度。

    从龙泽天的长相来说,他是枚冷冰冰的型男,如刀拓般的面容,五官硬朗立体,眼神坚毅,可以有个九分。

    从工作上说,在国家部队工作,是金饭碗,有房有车,但不能常常在家,未免让她冷落空闺,这点她还是有不小的意见。

    从性格上说,她喜欢暖男,对着一块冷冰冰的石头,她确实欢喜不起来。

    但她瞄着他浓墨般的眉,锐利似鹰的眼,觉得这是个看脸的时代,她就勉强收了吧!

    李小姐正想得满腔柔情,龙泽天却突然站了起来,她正温声问:“怎么了?”

    龙泽天就被人泼了一脸的酒,李小姐有一瞬间的震惊,然后,她暴怒而起,神情凶狠,正准备和人掐架。下一刻,她被肖菲的话浇灭了所有的气焰,浇了个透心凉。

    “你你……你说什么?你是他的……龙大哥,这是怎么回事?”李小姐结结巴巴地问,说到后面,声音陡然尖锐,像被踩住了尾巴的猫一样。

    龙泽天直愣愣地站着,只望着后面的桑枝,不发一言。以他的身手,他本来可以躲开,但看到桑枝的那一刻,他整个人像被水泥凝固住了一样,再也做不出任何反应。

    现在一片混乱,醒目而纷杂。两个正主都沉默,相互对视,桑枝对龙泽天歉意一笑,龙泽天如顽石般沉默。

    这边,肖菲和李小姐已经开始掐架了。

    肖菲得意地说:“我是他的谁,你别管,你该问问我朋友是他的谁!桑枝都有了他的孩子了!”

    肖菲一拉桑枝,桑枝彻底懵了,下意识去摸肚子,心想这哪出来的一个孩子。

    李小姐看着桑枝那个动作,嘴里都吞的下一个鸡蛋下去了!

    龙泽天目光也飘向桑枝的肚子,很平坦,完全看不出来。

    桑枝明白好友在说谎,不免汗颜,这样传开之后,龙泽天还怎么找老婆。她急忙开口:“我没有……”

    “闭嘴!不要为那个渣男遮掩了,都领了证,小孩也有了,难道你还离婚,让小三上位啊!”肖菲神情凶狠地说。

    桑枝被肖菲雷的外焦里嫩,更别提林小姐了。她脸涨的通红,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指着龙泽天问:“她说的是真的吗?”

    龙泽天沉默,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好,肖菲给了他个警告的眼神。

    “你怎么不说话,她说的是真的对不对?”李小姐激动地问。

    “不是的,我这朋友开玩笑!其实我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桑枝急忙争辩着说。

    肖菲冷哼一声,眼神鄙视意味十足,“这话说出来谁信?政府都承认了你们有关系!”

    “龙泽天,你混蛋!有老婆小孩还相个屁亲!”李小姐拿她的包狠狠地朝龙泽天劈头盖脸地打去。

    第八百九十一章交锋

    龙泽天仍像泥塑木雕一样,打骂不还手。

    “你别打他!这是误会,误会来着!”桑枝连忙上去拉李小姐。

    肖菲正看得过瘾,一时没拉住桑枝。

    李小姐甩开了桑枝的手,用仇恨的目光将龙泽天凌迟了一顿,愤怒地骂了声“渣男”,便踩着她十厘米的高跟鞋走了。

    桑枝走上前去,抽出桌上的纸巾,想擦拭龙泽天脸上的红酒,肖菲却一把把桑枝拉下,挤在他们中间。

    肖菲怒视着龙泽天,挺着胸膛,非逼着他给个说法。

    等她声讨得口干舌燥,龙泽天也是不发一言地盯着桑枝。

    桑枝拉着肖菲的手臂,一直在劝:“肖菲,算了吧,这没什么?”

    肖菲听了这话,恨不得狠狠煽桑枝几个巴掌,把她给打醒,这妞怎么这么傻,这种情况还为龙泽天说话。男人背叛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啊!

    “对不起,桑枝。”龙泽天神色复杂地说,有愧疚,有焦急,还有一分害怕桑枝会生气的胆怯。

    桑枝并没有接受龙泽天的想法,看到他这样受折磨,不免难过。她正准备说出安慰的话,好友又开始朝龙泽天开炮了。

    “哟,现在会说话了啊?刚刚怎么不说话?啊?”肖菲戳着龙泽天的胸膛,笑容娇媚,带着咄咄逼人的嚣张气焰。“对不起,你还好意思说对不起!你都背叛了桑枝,才来说对不起!这有个卵用啊?”

    龙泽天面对逼问,退无可退,又沉默下来。

    倒是桑枝明白龙泽天的家人都不喜欢她,猜到是他的妈妈来逼他相亲的。

    “肖菲,龙大哥的家人不怎么喜欢我,你也别逼他了。”桑枝说出了真相,摇晃着肖菲的手臂。

    龙泽天又说了声“对不起”。

    “对不起个毛线,你就找借口吧!你是不是根本不喜欢桑枝,不想和她结婚?”肖菲拧着眉头质问。

    “不是!”龙泽天这次答得飞快,看向桑枝的目光里流进了少许灯光,霎时,冬雪消融,天地温暖如春。

    “我喜欢桑枝。”他答的认真,注视着桑枝的反应。看见桑枝低头不语,并不是开心的模样,知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九十章——第八百九十一章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