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桑枝大吃一惊,神情古怪起来,“阿姨,你听谁说我怀孕了?”

    “这还用谁说吗?李小姐都说你昨天在她面前耀武扬威了!仗着孩子胡说八道,说你进了我们龙家的门!我告诉你,你也别痴心妄想了,我是不会同意的!”龙妈妈气愤地说,丝毫不肯退让。她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桑枝破坏了龙泽天的相亲,但用脚趾头想想也就是她这个小妖精,孝顺的龙泽天才敢和她闹翻。

    桑枝恭正了神情,认真地说:“阿姨,这是没有的事,说我怀孕的是是无稽之谈,这可能是个误会。不信,你问龙大哥。”

    龙妈妈听了桑枝这样说,又仔细想了儿子昨天的态度,对这事就信了个七七八八,但李小姐昨天那委屈的态度也不似作假。

    “那昨天怎么回事?是不是你破坏了小天的相亲?”龙妈妈立即逼问道。

    桑枝不免有些尴尬,虽然是肖菲强势破坏了龙大哥的相亲,但本质也是为了她。她一时不知怎么解释好。

    龙妈妈借机撒泼,指着她发脾气,高声骂道:“好啊,你这个心机婊,把我儿子哄的团团转不说,还骗我儿子说你有了身孕,破坏他的相亲。来威胁我们龙家。告诉你,我才不会让你这种女人上门的!”

    顿时,咖啡厅四周的人都看了过来,各色的目光都有。有的一脸鄙夷,说:“又是小三要上位的戏码,长得这么漂亮,做什么小三吗?”

    有的听得仔细,狐疑地问:“男的不是在相亲吗?有了孩子还不让进门,这男的真没用!”

    有的一脸义愤填膺,说:“恶婆婆斗好媳妇,唉,当年我也受婆婆的欺压,想当年……”

    龙妈妈听得火大,说桑枝好话的都是离他们近的,因为刚开始就看见了龙妈妈咄咄逼人,桑枝一脸委屈顺从的模样。人都是八卦的,他们都支起耳朵在偷听。

    桑枝听见了,恨不得钻进洞里去,她脸皮薄,胆子又小,听到这些顿时委屈地流出了眼泪,脸涨的通红。

    龙妈妈见了桑枝这副样子,心里更不舒服了,觉得她像碎瓷一样,挨不得碰不得,每次都泪汪汪的样子,活像全世界都欺负了她似的。

    “哭什么哭,我欺负你了吗?做这副样子给谁看了,我儿子不在这了!”龙妈妈一拍桌子,生气地训斥桑枝。

    桑枝再也忍不住了,丢下一句“对不起”,就捂脸跑了出去。

    龙妈妈顿时傻眼了,不免鄙视现在孩子真脆弱,一点委屈都受不了,哪像他们那个时期,受了多少苦多少累,也从来没有一声抱怨。

    “看什么看,吃你们的东西去!”龙妈妈顶着各色的目光,未免有些坐不住,凶巴巴地扫视了一圈,目光想锥子一样。

    “凶女人!”不少人低声嘟囔,转身喝自己的饮品去,一脸的不屑,觉得她出现在优雅的咖啡厅,就是一块碍人眼的污迹。

    龙妈妈看看四周,差不多都是年轻的白领,穿着西装革履,女的也大多是西装套裙,一副精明干练的打扮,而自己却是休闲宽松的大妈装,难免觉得不自在。

    她不由埋怨起桑枝约她在这个鬼地方见面,故意掉她的面子。显然龙妈妈忘了面子是自己挣得。

    龙妈妈起身,走出了玻璃门,服务员赶紧追了出来,礼貌地说:“你好,你还没有买单,请在前台买单。”

    龙妈妈只好又跑回去买单,大家看她的目光更鄙夷了,有人忍不住笑了出来。

    龙妈妈脸色气的铁青,将这笔账记在了桑枝头上,更加坚定了不能让桑枝进龙家门的决心,她和桑枝真是八字犯冲!

    桑枝哭哭啼啼地跑回去了,自己哭了一阵,越想越委屈。但她是个善良的好姑娘,不想在龙泽天面前告状,毕竟龙妈妈也是为了龙泽天好。

    要是跟肖菲说,难免有些责怪她那天为她出头的意思,桑枝愁眉苦脸地想了一会儿,自己一个人默默生闷气,决定以后再也不要见龙泽天的妈妈了。实在太不讲理,太气人了!

    桑枝这里生闷气,那边龙妈妈上了公交车,越想越气人,觉得桑枝肯定会跟龙泽天吹枕头风,难免儿子与自己更生分了,更不听自己的话了。

    龙妈妈想到这里,也顾不上是在公交车上的公众场合了,直接给龙泽天打了电话。

    龙泽天正在网吧打游戏,他通宵玩穿越火线,神识高度集中,他一打一个准。神情冷厉,全身心投入其中。

    又赢了一盘,一对五,全胜!他觉得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心中升起豪情万丈。

    龙泽天抽了一口烟,深吸一口气,顿时觉得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正在这时,惹他烦恼的根源来了,手机铃声抽风般地跳动,铃声响起,这是一首老歌,华仔的《忘情水》。

    龙泽天静静地听着歌,怀念着天堂的前女友,当最难过的那段时间,他就听着这首苦涩难言的歌度过。现在他有了桑枝,桑枝却并不爱他,他又符合了这首歌的意境。

    歌声停了,龙泽天才恍然惊醒,他还没有接电话了。他拿起手机,心想肯定又是他的妈妈催他回家的电话,不把他骂的狗血淋头她心里不舒服似的。

    方一犹豫,手机铃声又响了,在他的手心跳动个不停,龙泽天觉得他像攥住了一颗跃动的心脏,乃至他的心也随着手机的震动,而震动个不停。

    等沧桑悲哀的歌声停了,龙泽天才恢复正常,从口袋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是他的妈妈打的。他不免有些失望,同时心里有些沉重的悲凉。

    龙泽天重新将手机扔进宽大的休闲裤口袋里,继续玩游戏。再次以一敌五,赢了对方的队伍后,他却没了原来的激情,顿时觉得索然无味,心中还有了淡淡的失落。

    今天就去部队里睡一晚上吧!龙泽天给自己定了目标,就结了账,往部队里赶去。

    手机铃声很快响起了第三遍,龙泽天这次倒没有犹豫多久,接了电话。

    “喂,妈,什么事?”龙泽天语气很淡,但带着一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九十二章 矛盾爆发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