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这个电话是桑枝的号码,准确的来说,是肖菲抢了桑枝的手机来打的,她正憋了一肚子火,无处发泄,这一下子给龙泽天判了死刑。

    “我看这渣男扔了吧!妈的,还没追到手,就任凭恶婆婆欺负你,还自己跑去相亲,罪无可恕!”肖菲冷冰冰地说,怒火压倒了极致。

    桑枝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隐隐感到失落。她本来是不想打这个电话的,但肖菲下午找她玩,看到她眼睛肿得像个樱桃,再三逼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桑枝不肯说,怕肖菲冲动去找龙泽天的妈妈,让龙泽天左右为难。被逼问了几次后,还是说了出来了。

    肖菲听了,火冒三丈,非要找龙泽天的妈妈算账。

    桑枝忙劝住,肖菲不听,拿了桑枝的手机找桑枝妈妈的电话。桑枝并没有存龙泽天妈妈的电话,通讯记录有。

    但桑枝就是不说,肖菲更生气了,直接打了龙泽天的电话,来找他算账。

    电话被挂,肖菲大小姐还是不肯罢休,非要到龙泽天家里去找人,去闹一闹,看这么她的脸皮有没有城墙厚。

    桑枝自然不肯说龙泽天的住处,肖菲就一直在发脾气,数落桑枝就是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

    这样一搅和,桑枝那点伤感的小心思被绞得烟飞云散了,只一门心思地安抚暴怒的母狮子。

    肖菲发了一通脾气后,才想起受害人是桑枝,她又冷言冷语地再把龙泽天骂了一顿,别别扭扭地安慰起了桑枝。

    桑枝熟知好友的性格,见她消了大半的气,松了一口气。

    “上三楼,你看开点,借给你介绍大帅哥,完全秒杀龙泽天和门少庭的,让他们哭去!”肖菲拍着桑枝的后背,尽力把力度减轻了些,勉强称得上是温柔。

    桑枝把眼一斜,问:“就慕郑浩那样的?”

    “别提他!”肖菲嫌恶地挥挥手,揽过桑枝的肩膀,高兴地说,“走,我请你吃大餐去,你肯定又没吃饭。咱庆祝旧的去了,新的马上就来了!哈哈……”

    桑枝看着肖菲这副豁达开朗的样子,觉得自己那点小伤小痛算不了什么,不值得记挂。她也被肖菲的快乐感染,换上漂亮的衣服,就跟着肖菲出门了。

    很快,夜幕降临,她们吃了丰盛的晚餐后,看了一场爆笑的喜剧,散场回家。

    她们是在桑枝家附近的电影院看的电影,便走路回去。走到一半的路,肖菲看见有奶茶卖,便去买奶茶喝了。

    龙泽天的电话是这个时候打来的,桑枝作贼心虚地看了肖菲一眼,见她正在和年轻帅气的老板谈笑风生,松了一口气,才接起电话。

    “桑枝,对不起,我没看到你的电话。”桑枝刚接起电话,就听到龙泽天饱含歉意的说,声音里还怀着一丝害怕失去的忐忑不安。

    不是他挂了肖菲的电话吗?桑枝心中有些疑惑,但她还是压低了声音,说:“没事的。”

    “你睡了吗?声音这么小?那我不打扰你了。”龙泽天疑惑地问。

    桑枝想了一会儿,正准备说好。

    “桑枝,你在接谁的电话,干嘛偷偷摸摸的?”肖菲拿着奶茶走了过来,看着桑枝鬼鬼祟祟的样子,眼睛眯了眯,怀疑是龙泽天,立即高声质问。

    桑枝吞吞吐吐地说:“是一个朋友,你不认识的。”

    龙泽天皱了眉头,听到了肖菲的声音,有些疑惑,但他向来尊重桑枝,就没说话,配合着桑枝。

    肖菲风风火火地跑过来,把手里的奶茶递给桑枝,桑枝去接,她就立即去抢手机了。

    “诶!”桑枝没想到肖菲来这招,不由小小惊呼一声,想抢回来。

    肖菲用强烈谴责的眼神望着她,说:“桑枝,你敢出息点吗?”

    “你好好说,别发火。”桑枝期期艾艾地说。

    肖菲点头,微笑,接电话,立即变脸骂道:“龙泽天,你敢再没用一点吗?你老妈都搞不定,还要让她来羞辱桑枝!你听听你老妈说的是什么话,怎么你是人,我家桑枝就不是人啊?谁不是爹妈宠着的,凭什么你妈妈这么说桑枝!”

    龙泽天被这一连串话给打击得懵了,连忙问:“怎么回事?我妈说了什么?”

    桑枝无奈,一手拿着奶茶,一手扯着肖菲衣服的下摆,小声地说:“别说,这没什么。”

    肖菲每当看着桑枝这副样子,就火冒三丈,她对准电话,把自己的愤怒喷薄而出。

    “听到没,渣男!桑枝还在为你说好话,你自己的家事少扯在桑枝头上!自己要解决不了,就把你老妈好好关在家里了,小心她疯了出去乱咬人!”肖菲毒舌不饶人,极尽讽刺。

    龙泽天沉默地隐忍了,听到肖菲骂他的妈妈,脸上血气上涌,愤怒极了,但他却不敢说什么话。本来这事因他而起,他的妈妈这个人能说什么好听的话,怕是桑枝受了不少委屈吧?

    他确实该骂,该罚!

    “肖菲,让桑枝和我说句话吧!她骂我也好。”龙泽天低声恳求。

    肖菲拿着电话,斜睨了一眼没出息的好友,觉得反正桑枝也不想和龙泽天在一起,龙泽天又有一个那样蛮不讲理的妈妈。

    她索性帮好友快刀斩乱麻,断了龙泽天的念想最好。

    “桑枝?桑枝在哭,不想接你的电话。”肖菲拿奶茶堵住桑枝的嘴,睁眼说瞎话。

    “唔……”桑枝吸着奶茶,听着好友的胡言乱语,她正准备说些什么。

    肖菲把奶茶杯往上抬了抬,给了桑枝一个威胁的眼刀。

    桑枝立即乖乖吸奶茶了。

    “怎么会?你有安慰她吗?让我说说。”龙泽天着急地问。

    肖菲皮笑肉不笑地说:“安慰了,又哭了,她哭了一天了,你不打电话时她还好好的。你打了电话,勾起了她的伤心事,现在在哭了。”

    桑枝在一旁无辜地睁大眼睛。

&nbs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九十三章 左右为难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