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肖菲讶然,然后无话可说。她一直知道白修斯是温柔深情的,对一个人默默的好,可以爱到天荒地老的那种类型。她喜欢的,也正是这样的他,却没曾想他绝情起来也是那般狠辣决断,任凭她千呼万唤也不过是冷冷的拒绝。

    现在,她喜欢上了别人,白修斯也像个骑士一样默默守候。肖菲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似乎说什么都是自私,玷污了白修斯纯净的守护的心。

    于是,她默默感动,祝福他能有更好的人陪伴他,去爱他。

    白修斯看见肖菲没说话,知道她默认了自己的守候,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说:“刚刚被陈冰打扰了,害得你没吃上晚饭,现在我再补偿你如何?请。”

    肖菲想起刚才的事,心有余悸。这事还得从今天她快下班时说起。肖菲做秘书只八小时,但慕郑浩可是总裁,指不定什么时候加班,肖菲每次陪着慕郑浩加班。当然,她玩手机游戏,聊天,慕郑浩处理文件。

    今天下班后,肖菲准备去总裁的办公室窝着时,白修斯突然打她的新手机。肖菲以前是真心喜欢白修斯的,对他的手机号码倒背如流。

    对于这个电话,她就感到惊奇,但又纠结该不该接。她的旧手机就是因为白修斯打了电话,她正准备接,慕郑浩一下发了火,把手机扔下楼去才换的新手机。

    听说,那部手机不巧砸烂了别人的车窗,慕大少爷又出了一笔买醋的大价钱,才摆平车主的愤怒。这个醋吃的真不值!

    肖菲想着,就错过了接电话的时机,她刚松了口气,白修斯的信息就发了过来。

    肖菲,我是白修斯,能下来谈一谈吗?

    肖菲纠结了半天,看了看近在眼前的玻璃门,还是溜了。

    白修斯把肖菲带到以前常去的餐馆吃饭,期间,慕郑浩的电话来了几个,肖菲心惊胆战地接了。

    慕郑浩发了一堆脾气,说自己马上就来。

    这时,肖菲已经点好了菜,不肯接慕郑浩的电话,只发短信给他地址,就调静音,不理他了。

    在等菜的途中,肖菲忍不住玩手机,顺便给了慕郑浩几个安抚的短信,让他回去。

    餐厅里有着悠扬的小提琴的声音,听了让人心静,肖菲却觉得异常心虚气燥,手机屏幕点的飞快,指甲都不小心撇了一下。

    “肖菲,我现在才发现我还喜欢你,我一直想着你,却让自己忘记你。我忘不掉你了,你能再给我一次追求你的机会吗?”白修斯终于开口,深情款款地说。

    肖菲此时终于松了一口气,有种终于判刑了的感觉。她第一个想法就是拒绝,因为她想起了慕郑浩对她的好。

    第二个想法却是心酸,她前段时间恳求他呃原谅,恳求他回头,做梦都梦见白修斯这样和自己说,而自己笑醒了就流泪了,哭的撕心裂肺。

    而现在她不需要他回头了,他却说出了这样的话。

    “对不起,我和慕郑浩在一起了。”

    肖菲说完了之后,不敢去看白修斯的眼睛,她怕她看到了伤心,她以前恨不得把世上最好的东西捧在他的面前,让他开怀一笑。现在她只能让他伤心了。

    “我不介意,肖菲,回到我的身边吧!”白修斯握住了肖菲的手,眼里有着伤痛,但很坚定。

    肖菲想抽开手,但被白修斯握得紧紧的。她笑得不自在,带了点哀求说:“白修斯,你别这样。我不值得你如此,我已经变心了。”

    白修斯握着她的手,并不说话,眼里沉郁的痛苦全都碾压了过来。

    肖菲呼吸一滞,她神情也带了些感同身受的痛苦和愧疚,她低下头,说:“对不起……”

    琴声悠扬,高档的餐厅装修出浪漫的古典风格,金红色的木质纹路贴满了整个餐厅,华丽辉煌的吊灯闪耀,水晶帘分散出暧昧而闪耀的光。

    有人踩着高跟鞋急促地走过来,戴着白色的口罩,黑色的墨镜,与这餐厅的风格格格不入,她也不在乎,只快速前行,怒火燃烧了她的心智。

    肖菲眼睛随意一瞥,便看见了前面走来了一个满身怨气的人,不由想这女的是和老公吵架了吧!看起来有点眼熟。

    然而,肖菲顾不上这些一闪而逝的想法,她正被白修斯紧握着双手,深情款款地告白。

    无论她怎么说,白修斯都一副雷打不动的样子,非要她重新做他的女朋友。

    肖菲也有些急了,却无奈。这时,一道菜上了来,穿着金红色旗袍的服务员将菜放下,看着他们牵着的手,一点也不避忌生人,认为他们在秀恩爱。

    她抿了抿唇,笑着赞扬说:“两位感情真好,真让人羡慕!”

    肖菲头更疼了,预感自己会被慕郑浩收拾的很惨,她开口澄清:“我们不是……”

    “我在追求这位美女,就看她肯不肯赏脸,做我的女朋友了?”白修斯抓着她的手,专注的眼神与她对视,温柔地说。

    服务员听了,含笑劝肖菲,说:“白先生英俊潇洒,又温柔体贴,是我们店里的贵客。我看他经常带别人来吃饭,单独带的美女就你这一个,一看就十分专情的男人!这样的好男人不多,赶紧嫁了吧!”

    白修斯觉得这个服务员太会说话了,趁机握着肖菲的手,深情一吻,再次重申:“肖菲,这辈子,我只会爱你一个,再也不看别的女人一眼,原谅我好吗?”

    肖菲顾左言右,服务员默默退场。

    这时,那个戴口罩的女人突然冲过来,将一盘子滚烫的菜朝肖菲脸上甩过去。

    肖菲吓了一跳,偏了偏头,菜叶子都落在她的肩上和椅子上,滚烫的菜汁溅到她的胳膊和脖子上,脸上也烧灼出几个小红点。

    肖菲最爱惜容貌,不由尖叫一声,生怕自己毁容了,从椅子上站起来。

    那个女人却拿起雕龙刻凤的大汤盆,要朝肖菲泼去。汤盆是瓷的,又重实,一只手拿起来实在费力,口罩女用两只手去拿。

    这一耽搁,白修斯已经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扣住了口罩女的手腕,把汤泼了口罩女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九十六章 报复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