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 ,阔少的契约萌妻

    爷爷虽然老了,但还没有到老糊涂的地步,听的出哪是桑枝的声音,哪是陌生女人的声音,就说了一句:“你是保姆吧?我儿媳妇在不在,让她接电话吧?我是她的公公。”

    林鸢握着电话,神情阴狠,咬牙切齿地说:“桑枝不在,死了!”

    爷爷着急了,就骂道:“你怎么说话的?你才死了,你是怎么做人家保姆的?有没有素质啊?叫我儿子接电话,我叫门少庭开除你!”

    林鸢骂了句“老不死的!”

    老爷子顿时怒了,和林鸢对骂起来,张口保姆闭口保姆,把林鸢气得吐血。

    这时,正在玩耍的宸安跑了过来,听到电话里爷爷的声音,兴高采烈地喊:“爷爷,爷爷,我是宸安,你快点过来啊,我快被后妈打死了!”

    爷爷听到这话心疼极了,对着电话吼道:“你这天杀的狐狸精,坏女人,看我不过来打死你!不让门少庭离婚我就不姓门了,你们还虐待我的孙子!我可怜的孙子,我门家就一根独苗啊!看完回来不打死门少庭!我明天就买票过来!”

    林鸢气得挂了电话,宸安冲她扮一个鬼脸,拍拍手说:“爷爷要来了,爷爷要来了,他要把坏女人赶走了!”

    林鸢气得要打宸安,宸安立即逃跑了。

    林鸢说了气话后,想到爷爷要来,又要揭穿她,不由慌乱起来。

    她在门少庭的家里东翻西找,找到了爷爷的几张照片,经过宸安证实,她脑袋里有了个成型的主意。

    爷爷不知道他已经被林鸢盯上了,还在找门少庭的手机号码,准备把门少庭臭骂一顿,把这小子骂醒。

    谁知门少庭的号码却是空号,原来门少庭的手机早就被林鸢换了,他原来的手机,林鸢告诉他是在执行任务时弄丢了,实则是林鸢处理了。

    爷爷骂骂咧咧一阵,找到了儿媳妇桑枝的电话,这次拨通了,爷爷一开口就问桑枝是怎么回事?怎么她不在门家,不在宸安的身边?门家的那个恶女人是谁?

    桑枝陡然接到这个电话,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又不想老人担心,又不希望宸安出事,她只好支支吾吾地引开话题。

    爷爷听了桑枝语焉不详的话,更加担心乖孙子受到了虐待,把宸安的话跟桑枝一说,训斥桑枝这个做妈的软弱,才让宸安受后妈的虐待。

    桑枝听的心一凉,想到宸安受了林鸢的虐待,不禁悲从心来,在电话这头哭了起来。

    “你别哭啊,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乖孙子好不好啊?门少庭在做什么,叫他接电话!”爷爷脾气暴躁,最听不得女人哭的,着急地吼道。

    “门少庭不在这里,他什么都不知道,爸你别怪他,他只是暂时失忆了!”桑枝怕爷爷把这一切快在门少庭头上,不由焦急地解释。

    “失忆?”爷爷更不满了,没好气地说,“失忆就换一个老婆啊?失忆就让人虐待他的儿子啊?他这个忆失的真好,我年轻时怎么不失忆,换个老婆,让人来虐待他啊?”

    桑枝对爷爷的回答感到哭笑不得,她脑袋一片混乱,劝老爷子说:“爸,你别管这事,我相信门少庭总会想起来的。宸安没事的,林鸢都要讨好他。”“什么不管!你要问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孙子受苦吗?不行,明天我就买票去找你们,从老家过来。你没和门少庭住在一起了,人生地不熟,你住哪里了?到时你跟我一起回门家,见见这不孝子,看他敢不敢和你离婚!”老爷子吹胡子瞪眼的,说的话气势恢宏。

    桑枝着急了,想着老爷子和林鸢通过电话了,老爷子已经打草惊蛇了,指不定林鸢怎么欺负宸安了。到时候,林鸢拿宝贝孙子威胁老爷子,老爷子还不是乖乖听他摆布。

    “爸,你别来,宸安会有危险的!”桑枝只好拿宸安来劝爷爷。

    爷爷更生气了,说:“就是有危险,我才来看看,能不能帮什么忙,省得在一旁干着急!怎么,嫌我没用了?”

    桑枝连忙说不敢,只好问了老爷子的车子,说接车,老爷子气呼呼地告诉她明天就来。

    桑枝想可以把老爷子接到他这里住下,先安抚好他的脾气,再哄哄他,老爷子气消了就会回去。

    桑枝挂了电话,立即和林鸢打了电话,问林鸢怎么还在欺负宸安,他们已经谈好了条件。如果林鸢再这样,她就不顾一切把真相说出去。

    林鸢此时心里有了算计,拿着老爷子的相片,恢复了从容的本色,直接问:“是不是爷爷跟你说的?”

    桑枝回答说是。

    林鸢眼里添了一分狠利,捏着照片用力,把照片捏的变形了。

    她笑着说:“怎么会了,只是宸安和我合不来,老是对别人这样说,想赶走我。爷爷这不是赶着过来,要赶走我了吗?桑枝,你真是生的好儿子!”

    桑枝听了,害怕林鸢把气撒在宸安头上,连忙低声下气地哀求:“宸安还小,不懂事,你别和他计较。爷爷的事情我来解决好吗?我把他带到我家住下,绝对不会让他对别人乱说的。你对宸安好点吧!”

    “我当然会对宸安好的。爷爷嘛……你看着也好,他要是不听话,我对宸安也不客气了。”林鸢语气凶狠地说。

    桑枝连忙称是,保证把老爷子照顾好。

    林鸢又问:“老爷子坐的是火车吗?什么时候到站?你会接他吗?”

    桑枝有些警惕,问林鸢知道这些做什么。

    林鸢说自己也要去火车站,见见老爷子,好给他个好印象,省得他老难为她。

    桑枝听了,真诚地说:“老爷子很好讨好的,他喜欢喝酒,买点好酒给他喝,他就会高兴,喝高了还会给我们唱歌。宸安最喜欢学爷爷喝醉酒唱歌的样子了!老爷子胃不好,也别让他多喝,劝劝就好了。得好好劝,爷爷脾气不好。还有,爷爷睡的早起得早,他不喜欢……”

    “够了,桑枝!谁想伺候他?”林鸢忍不住打断了桑枝的絮絮叨叨。

    桑枝立即 你现在所看的《阔少的契约萌妻》 第八百九十八章 绑架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阔少的契约萌妻